目前分類:Diane的人生小謬思 (1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隨筆3】安迪‧沃荷 (Andy Warhol)
 
    Andy Warhol哪來的通天本事,預知在他身後的新世紀裡,人人都可成名十五分鐘?
 
    "In the Future everyone will be famous for fifteen minutes."-在未來,每個人會成名十五分鐘。毫無修飾矯作的言詞,讀來雖是平鋪直敘地簡單、話語背後彷彿深刻地暗藏一股不可思議的離奇。在多久以後的未來?會以甚麼樣的方式成名?又為何是十五分鐘?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隨筆2】帝奇塔諾‧坦尚尼(Tiziano Terzani)
 
    帝奇塔諾‧坦尚尼(Tiziano Terzani)-出生於義大利佛羅倫斯的傑出記者,出身微寒但力圖改變一切;早年在家鄉攻讀法律、後轉而精研少有西方人深入的漢學;以記者為終生志業;一生害怕安穩並熱情追逐自由,成為了長期大膽行跡各大戰地做報導的新聞特派員。
 
    一本他臨終前三個月堅持找來他兒子一起對話完成的著作《最後的邀請》,記錄著這位新聞耆宿的生命歷程;透過他與兒子大談曲折離奇的冒險人生的對話,所隱蘊著珠璣字句,盡是打動與打醒人心的振奮激勵。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隨筆1】達爾文(Charles Darwin)
 
    世界要是多幾個很達爾文的人就好,我常這樣想。
 
    只因為達爾文幾百年前說過的一段話,讓我對他以及他腦袋內的思維,感佩得直到五體投地。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沒刻意去記是誰主張的論述、也未記下看到這段話的確切出處與時間;只依稀記得是在某天讀報紙國際版的外電時看到,大意是這樣的-
 
   「如果把一個國家的政府比做一個企業,那主導政府作為的人,通常是最差勁的CEO。」大抵這段話的旨意,是針對全球經濟海嘯下的諸國政府,從其各層級的主事者、乃至執掌不同功能的各組織,明知舉國已陷入程度輕重不一、無法全身而退的經濟困境,卻仍常總是那個脫序演出的腳色: 不用生意腦袋營運、不懂務實盤算效益,仍理想十足地發想出很不經濟正確的政策,使人民摸不清自己置身的國家,究竟要把這一整個「企業」做成甚麼樣、又將帶向何方。比方,心知肚明財務缺口只顧坐大不見縮小,眼看股市因外資狂賣出而狂瀉,就掏出不知有沒有效用的國安基金或某某基金(通常百姓也搞不清一個國家手中到底握有多少這種基金)進場加碼護盤,護盤後只落得越加碼表現越無力的窘況,像個白白胡亂散財的傻瓜;又比如,主計處把發消費券及釋放短期就業機會等宛如打嗎啡蒙蔽疼痛根源的衝短線策略,直接看作是讓現在關乎失業率的諸數據並沒想像中高的「德政」,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苟且,會叫人產生一種錯覺: 以為要經營一個國家還不簡單嘛?只要擺好鴕鳥姿態、以及擅長挖東牆補西牆地美化帳面上的數字,遇到外界質疑指責策略無效領導無方,旋即來上一句:「現在大環境不好、我也不知大環境會有這麼不好、我有甚麼辦法?」云云打混帶過,打完太極後,就又沾沾自喜自認時局敗壞至此,能這麼帶頭領政已算勇氣可佳、很了不起了。
 
    忍不住又聯想起,看最近的電影《真愛旅程》,身為業務員的男主角,坐在自己辦公室位置上,對自己的工作與效績,來上一段深沈又感慨的心得獨白-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三年,足夠教呱呱墜地的初生稚嫩嬰孩,長成活潑跑跳、言行自如、甚至鬼靈精怪的國小學童了。
   
    十三年,可以讓青春年華的青澀少女,蛻變為身心靈漸趨成熟、在感情或職場等人生場域上,略顯世故的輕熟女了。
 
    十三年,能使歷經幾番人生起伏磨練、奉獻出最精華的青春與心力、因而練就一身猛膽的青壯年,折舊為力有未逮、開始追憶與感嘆過往巔峰的老者。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The truth which makes men free is for the most part the truth which men prefer not to hear." 
    --(Herbert Agar, 1897-1980; American poet and writer)  
     
      說話的人太多,但說真話的人不多。
 
    說真話的人不多,且說有道理的真話的人很少。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日前和非常好的老友麗莎在MSN上聊。我說,最近回想我們之間、幾個從大學時代結為莫逆至今仍有往來的姐妹淘,這些年來我們各自走各自的人生歷程,也在歷程中不可免地各自產生心境與性格上的微妙變化。我不禁跟麗莎透露,不知是我已變得太多但其他人未變、抑或是其他人改變了而我依然故我? 似乎有一道gap在我心底隱隱構築起雛型來。那是股奇異難以言說的感覺: 一種開始不能全盤理解並接納朋友情緒的、一股小小的莫名疏離感,正在暗暗改變著自己。
 
    麗莎不愧是我們之間,我認為比較成熟的那一個--畢竟我所看見她一路走來的人生道途上,被鋪滿較多荊棘、蒙以過寒風霜。麗莎說,她認為我變的很多,這可能是我心底那道gap成形的原因吧!? 我欣然接納她對我的解讀。
 
    不論是家人、戀人或友人,在越來越久遠的曾經裡,我對存在於諸多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情感,曾是不折不扣的"永遠"派信徒--我願意追逐天長地久的永恆、我天真地相信總有牢不可破堅不可催的緊密連結,去牽引著彼此相愛相親的人們。後來,一次次的總是來自對方的主動變化,造就我必須被動承接疏離與背棄的結果,結的莫名奇妙的苦果開始在我的信仰裡產生化學變化,催使我轉而與我曾經偉大而終歸落得愚蠢的信仰分離--就如那些變化的人與事殘酷地離我遠去般地分離,離的淡定而無情。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Nov 26 Wed 2008 00:55
  • 面對

     失去並不可悲,可悲的是不會坦然接受失去,還天真地自欺欺人,以為自己仍擁有那早已付之闕如的失去。
 
    錯誤並不可恥,可恥的是不想老實承認錯誤,還大言不慚掛起天大面子,起勁扮演假面的完美先生或小姐。
 
    驕傲並不可惡,可惡的是不懂低調斂起驕傲,還將不可一世的放縱兀自當作值得散發的光熱與讚頌的魅力。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過流星嗎?難得一見、閃亮耀眼、身影匆忙。如果將一個人的氣韻或際遇,比做宛若流星劃過天際那般、懾人心魄同時教人黯然可惜於那太過份匆急促而逝的美麗,那一個好比流星的人,在你心中,會是誰?
 
    我個人以直覺脫口而出的答案-文壇上有日本近代文學作家中的奇才芥川龍之介,短短三十五載的生命,泰半在癲狂的情緒中掙扎起伏,無可否認這樣太富戲劇張力的邊緣性格,令芥川筆下造就出多篇風格鬼魅、寓意深遠,至今無人能出其右的獨特文作;但這也讓他於俗世中背負難以承擔的壓力、注定得痛苦過活;最後芥川在「恍惚的不安」中,自我了斷抑鬱卻又如流星閃耀驚異的傳奇人生。
 
    最近歌壇上-或許嚴格說來也無法稱是歌壇-因為這顆會唱歌的流星,還沒有發過任何一張唱片、唱過完全屬於自己的歌…總之,就像是一顆受人期待的流星,才要冒出頭閃爍專屬於自身的獨特美麗,卻謎一般地自己決定要匆匆一閃而逝。她是黎礎寧。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真是怪,九月明明該是夏天的尾巴、即便台灣春秋極短暫又不分明也加減要有天涼好個秋的氣味,結果這個九月卻是典型台灣七八月颱風旺季的濃縮加強版,附近海域上一連生成五個颱風,三個直撲兩個路過,有的疾如電摰狂掃呼嘯即逝、有的是流連忘返溫吞打轉停滯。相同的是,甚麼時候不好挑、偏偏都選週休二日的時候來;這無疑重複打擊了週一到週五足足貢獻給了辦公室或課堂,因而巴望著週末兩天至少能自由舒適地放身於居家、尤其各種玩樂場域的人們哪。
 
    颱風天雖然照樣可以偷閒發懶,一如平常的例假日,但是,有一種人成天不出門關在家裡超過兩天以上,就如失去戰場般而無用武之地的困獸,失元氣又壞心情,我就是這一種人。
 
    以前在以天氣多變詭譎聞名、氣象報告完全不能參考的英國生活讀書時,曾遭逢五月一整個月天天都在下雨、沒有一天是乾爽無雨的超怪天候。那陣子下雨下到好幾區都變成蓄水池,鄰近我居住的Nottingham、曾旅遊過而心儀不已的Lincolnshire和Yorkshire的部份區域都淹水了,最嚴重的是Gloucester,它是整塊都泡在汪洋裡無一倖免,當地人賴以採買民生物資的Tesco超市也淪陷成了災區,所以連食物飲水都要空投或以快艇送遞。狂雨的五月,天空除了灰還是灰,宿舍房間的窗戶每天都是被雨珠沖刷濕潤的模糊一片,讓外面那層賴著不走的灰成了更加迷茫的陰霾。去買報紙時,不管是鏡報、獨立報還是一些我始終記不得名字的小八卦報,頭版幾乎都是哪一個郡變為水鄉澤國、雨量跟淹水量又打破多少紀錄...等等的圖文。就算內心本質再怎麼陽光積極的人,都要被這一連串鋪天蓋地的雨天景況與災情完全淹沒熱情鬥志了,更何況長期被怪天氣馴服的個性陰晴古怪的英國人呢? 無怪乎,那陣子冒雨走出去--不論是為了不得不的上課、為了一定要的採買、為了(對我來說)免不得的透氣--常常發現眼前舉凡是人的,個個都在發呆、臭臉或滿口碎念地抱怨,連被主人牽著溜達的狗、宿舍門前小花圃裡土壤裡鑽動的蚯蚓都能顯得很沒勁。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上週日,其實有一場大學同學會。說是「同學會」嘛,若以我個人對同學會的理解與認定來看,這場聚會根本稱不上同學會的規模,還不如倒著說是去「會同學」--會會幾個許久不見的老臉孔。
 
    不把我算在內的話,其實我在這天,會了剛好一隻手指頭可數滿的人數的大學同學,跟他們的關係嘛,其實真的不能算熟,我的交友重心,都選擇放在社團,系上的參與感與熟悉度自然不足。到底是我的這一班本來就是小團體林立而導致感情極淡、抑或是出於我自己的投入不夠所以感覺這一班於我而言特別疏離淡薄? 已經分不清楚也不想追究了。
 
    儘管如此,還是在捷運站的出口認得了一個始終不變的同學,之後隨她到了預定好的餐廳坐了下來,等著其他難得確定會赴約的三三兩兩的小貓們,來到。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如要我自己定義"唐突"兩字,我會說,這兩字泛指凡不在我期待之內、突如其來的陌生,以及伴隨而來的莫名不期之請。那可以是一個攔住我去路的人、一聲吆暍後的問候或請託、手機裡一封來自保密號碼的簡訊、一條即時通上的離線訊息。
 
    尤其是即時通上的啊,也許是即時通真的在世界上眾人之間四通八達地太厲害了,三不五時打開它,會在左上方冒出長方形灰色框框,一個毫無邏輯可循的帳號就會浮現,逼著自己毫無判斷依據地去選擇是否加入與拒絕擁有那陌生帳號的某神秘人,這種唐突,最是無所適從。
 
    想來是很浪費心神的,把時間與精神拿來盯著那神秘帳號、並思考加入與否。還會很不可抑地心生排斥,感覺沒被尊重,起碼要告訴我,自己是誰、又為何要我把一個毫無所悉的人列入一串MSN聯絡人名單吧。很多時候,決定去心悅誠服地接納或執行一件事--哪怕那是多麼雞毛蒜皮無關痛癢的小事,做不做不是對錯問題,而是感覺問題,感覺不對,何必問是非,直接就是一陣反方向的漠然忽略,讓那些唐突終歸淪為不曾發生的船過水無痕。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別看錯也別狐疑,這文章標題並不是文字顯示成亂碼也並非沒有轉換中文輸入法的手誤所致,這兩個數字,跟剛剛放榜的大學入學考試,有很密切的關係。
   
   7.69分-這是可以錄取學校、也就是能榜上有名的最低分數。97%-則是參與本次考試者,有大學可讀的機率。
 
   6個考試科目滿分600,只要考出個位數,就能「擠」(在我爸媽求學的那年代,進大學就像通過窄門縫,得用擠的,擠不進算尋常、一旦擠進可是會全村放鞭炮的!)進大學之門,也就是成為97%中其中之一;每一百名考生就有約高達97人可以是個大學生,但這之中可能有考到四五百分的強者、多的是拿了兩三百分的普通人、也有勉強硬湊出幾十甚至幾分的,這樣的數字,背後透露的,多的是不止耐人尋味更是啟人疑竇的憂慮。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還記得日劇「求婚大作戰」裡,那個對未能將自小到大始終心儀卻無法表白的青梅竹馬吉田禮娶為今生的新娘、而陷入無限懊悔的巖瀨健嗎?我最愛看到的一幕,就是主人公巖瀨健,在同情他而挺身幫助他回到過去以改變未來的教堂妖精施法相助下,耍帥又認真地喊著「哈利路亞…給我機會!(Hallelujah... Chance!)」後,隨即被吸入穿梭時空隧道前必經的一片神秘白光裡,旋即轉身遁入六年前的立修高校時代。
 
    回到過往所經歷過的每一段開始與曾經,嘗試著施以修正或施以阻擋等等,可以扭轉每一個過程的方式,是否就能就此成功改寫那些過往導致出的結果,然後因為這些被刻意改寫的人生「新歷史」,重新活出不一樣面貌的、不帶一絲悔恨的美好人生光景?這簡直是在空想的假設上再做痴人說夢式的假設、是加倍不切實際的虛妄提問…但是,這卻是或多或少正時時刻刻活在各種過往悔恨帶來的惆悵衝擊中的人們,很想大聲探問,卻又不知所問何人、答案又不曉得是否有解的大哉問!
 
    在我看來,生命裡任何一件事,從開始到經歷到結果,過程中若從沒有過錯誤、不感覺懊悔,就無法構成更有想法的人生-這樣想來也許殘忍,但是,卻是事實。我喜歡劇裡妖精的想法-他曾幽幽淡淡地輕嘆道,世間的人們最常用「沒料到…」「早知道…就…」的口吻為藉口,去悔恨過去那明明失誤卻仍渾然無覺並執迷不悟的自己。仔細想想,沒有因為種種徒呼負負的「錯過」而後悔悲嘆、而痛定思痛過的人,又怎麼能深刻知道,甚麼樣的人才是對的人?甚麼樣的價值對自己才是最需要追尋的?要把汲汲營營的完美理想追逐到手,首先必得被不完美狠狠捉弄與打擊,從不可收拾的傷痛去學習教訓以避免重蹈覆轍,學乖了、更聰明了、才知道完美該怎麼追-「不經一事、不長一智」-這似乎是世人想逃也逃不掉的宿命呢。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IMG_0005
 
 
    看到電視新聞畫面裡,大把的太陽花、桔梗、還有好幾種族繁不及輩載的花朵,因物價紛飛漲、經濟艱苦的時代下(或某總統登高一呼簡約度日就別送花的另類環保訴求下),身價直落也乏人問津。花,終究成了萬物一片不斷「漲」聲中、少數忍痛「喊跌」卻還銷不出去的賠錢貨。也於是,花兒們只得彼此挨著身子,一起成堆地垂頭喪氣躺落土地上,任由炙熱的炎夏驕陽曝曬至萎縮乾枯,或是逐漸發爛-終就化作花泥混入塵土,而非在綻開的最嬌美豔麗的動人時刻,被小心翼翼地採摘收成,送入惜花愛花者手中,成為一盆盆一束束令人心「花」朵朵開的花朵……
 
    生長在一個愛花惜花的家庭裡,家中前後的陽台上、甚至鄉下老家屋邊一畝小花圃裡,向來植滿開遍繁花朵朵-玲瓏秀氣的黃蟬、娟秀紅豔的日日春、難得盛開的神秘白曇花、淡雅幽香的夏日小茉莉…,最期待也開心的,莫過於聞到花香盼到花開;而最害怕也傷心的,自然是目睹花落花謝的淒清殘像。目睹花農們避免自困在「一採收就是賤賣、一賤賣就是賠本、一賠本就是瘦了荷包」的難堪窘境,而必須忍痛選擇親手「葬花」,「擺爛」掉自己日日夜夜辛苦灌溉呵護的花兒們,心底當然是極難過的-為花朵得犧牲於這麼令人無奈的現實時局而難過、並多少對「為了節約可免掉送花」的呼籲存疑。(那麼一樣的邏輯,人民荷包越來越扁、因為通膨缺糧的時局導致賺錢越來越難花也難存,所以是不是政府應高抬貴手,一些取之於民的規費稅收也可省去別收、勿再跟苦哈哈升斗小民的瘦荷包扁肚皮過不去了?)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隔壁鄰居、同時身兼老爸的職場老友與登山良伴的李伯伯娶媳婦,直到四十不惑之齡、才覓得與自己年紀也相仿的人生另一半的李伯伯小兒子,與他今生的新娘,為了這場人生大宴,自然喜不自勝地請了各路親朋好友來吃這有點遲的喜酒,我(代表腳傷難行不克出席的老媽)和老爸、還有老爸與李伯伯生意場域上的一竿子老戰友們,都被受邀入席,席間同坐一桌。
 
    同桌的大多是李伯伯的前同事,所以年紀不是坐五望六、就是六十好幾。跟這滿桌的伯伯爺爺級之超熟男們同桌,看他們時而互相勸進拼酒、時而大嘆男人真命苦的熟男職場或家庭心聲的生動神情,對我來說很是新奇有趣。尤其看他們面對滿桌豐盛澎派的珍饈美饌,同時聽到他們彼此間欲拒還迎、要夾不夾或推來擋去的舉措,伴隨著他們解釋為何面對山珍海味需要如此扭捏忐忑的言語,心中竟不由得浮現很多感慨。
 
    一個阿伯說:「唉!年輕的時候,是用生命在換取金錢;誰知一到年老,就變成得用金錢來換生命哪!」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又是早上趕著出門上班前在家天人交戰的空檔,我站在梳妝台前一邊化著妝一邊聽著收音機吸收新知,不容許自己錯過,任何能讓我對這世界繼續充滿好奇、或重然新觀感的可能。
 
    早晨新聞性節目的主持人與一位在台師大教授藝術課程的老師,聊起了一代天才--達文西。
 
    用寥寥四字--一代天才,去稱呼達文西這位身懷多種專精學藝與特長的奇人,實在有點太籠統;可以畫出蒙娜麗莎的微笑與聖母像這類藝術畫作、同時又可以描繪出複雜機械或人體解剖透視圖等發明或科學導向的精密繪圖,到底他的腦子裡都裝些甚麼、又是如何運轉的呀? 主持人一邊聽著老師如數家珍地細述達文西在世時締造出的多種天才事蹟,一邊滿懷感佩與好奇地喟問。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挑戰高達近六百頁的小說: 事發的19分鐘(Nineteen Minutes),截至目前為止讀了快兩百頁的篇幅裡,感覺寫作節奏最讓人拍案叫絕、讀得欲罷不能的"第二天"這段篇章中,來自瘋狂掃射全校師生的殺手彼得的父親,所自創出的一套關於幸福的公式,引起了我更深一層的側目。
 
    幸福可以被估算嗎? 故事中殺手彼得的父親是個大學經濟系教授,常常在一堆繁複而別具深意的數字與算式理論中,窺探與思索經濟的微妙起伏。他把這股研究的熱誠與勁道,放諸於計算人類的幸福感,他是這麼自以為地算到的:
 
    H=R/E--Happiness=Reality/Expectation (幸福=現實/期望)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y 19 Mon 2008 02:39
  • 人性

    有道是患難見真情,世事紛擾變換固然難料、糾葛幽微的人性更是難於參透領略。
 
    四川一場世紀大震災,震垮了多少平凡穩靜的小幸福、又同時震出了多少無奈又苦痛的血淚?答案是不由分說、點滴感受自在人心的。不分國界疆域、種族親疏,想必凡是知道這場慘絕人寰的四川大震的地球人-不論是透過何種管道的媒體報導、或是經由切身實地經歷見證得知-在放諸四海皆準的人性自然機制運作下,每個知情者必然是惻隱之心大發、所感受到的震驚與感傷都是一樣強烈的吧。
 
    可是我一開頭就說了-人性是難懂的,它的複雜多樣,沒人能夠說出個準的。面對一場驚心動魄的大震,看著近一週來自災區的、折騰與煎熬人心的悲戚場景,動了惻隱之心的觀者,都會很想幫忙盡點甚麼心力,以示關懷、以示同情、或以示其他我沒能及時點出的甚麼。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May 14 Wed 2008 01:04
  • 自私

    很多人、很多事、很多感覺,難分孰是孰非、對與不對,只能用好與不好來認知與論斷。
 
    和好友小愛講電話,原本只是想通知一本答應幫她買的日文雜誌訂不到而已,因為彼此有段時間沒見面了,於是接著天南地北、妳來我往地展開一段很長的瞎聊。言談無意間聊出,隨時想找個週休或自己任性地暫把工作甩到天邊硬是排個連休,機票住宿訂一訂、包袱收一收,拔腿就直奔機場出國放空溜達去。剛好都對日本執迷不悟的我們,不約而同把日本當成投奔心靈自由的頭號樂園,當我們正各執話筒一端,爭著如數家珍彼此過往在東京遊歷的美好記憶時,屬於我個人一段壓箱寶的難忘東京自助遊的記憶,伴隨百感交集的旅行過程,又被順勢翻攪而出。
 
    那是和一個已翻臉多時、曾互視為摯友的前同事一起去的,一趟五天四夜東京遊。遊歷時節刻意千挑百選在四月初早春櫻花滿開之際。從沒出國經驗的這位同行者,我一路上本著自己對朋友習慣噓寒問暖的關心本質、加上自助遊本就得一切靠自己與同伴相互扶持的態度,付出更多心神在關照同行友人的適應跟感受上;比如東京天氣,不如她想像與習慣的台灣春暖那般好承受,怕她一路就此著涼,就算四月的東京早已換售輕薄短小的春夏裝了,我還是耐心地犧牲少逛幾條街少去幾個點的時間,改去領著她沿路找服飾店試著買保暖外衣。還有一天約了當時人在東京攻讀碩士的國中老友皮皮在新宿碰頭,皮皮不見外地大方熱情款待我和這位同行友人,到新宿頗負盛名的老天婦羅專賣餐廳,請我們嗑了每人一客就得花上近二千日幣的精緻定食,臨別時又堅持塞給我們好多顆香軟甜的草莓大福…。誰知一路上玩得有說有笑、有吃有拿的這位同行者,在這趟旅行圓滿結束的幾個月後某一天,瞬間態度大變、對我口出惡言面釋惡意,我不明所以、只得當作自己倒楣地冷處理,很久後才從另一共同的前同事口中輾轉得知,她對我很有意見,起因之一,竟是那趟東京遊,她大小姐認為她「一路玩得很委屈」,感覺從頭到尾她都沒被關照,我成了一個一路上只顧著自己玩的開心走的爽快、絲毫不顧同伴喜怒哀樂的自私旅人。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