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ruth which makes men free is for the most part the truth which men prefer not to hear." 
    --(Herbert Agar, 1897-1980; American poet and writer)  
     
      說話的人太多,但說真話的人不多。
 
    說真話的人不多,且說有道理的真話的人很少。
 
    說有道理的真話的人很少;這麼一來,那大部分、不說有道理的真話的人,究竟都在說些甚麼呢?
 
    他們說的,既不真也沒有道理,可是他們是比較大部分的人--說著冠冕堂皇的虛言、用流暢便給的言語,煞有其事地構築著自成一格的道理。
 
    如果常常認真聽人說話,機率很高地,自然會聽入很多不真而無理的說話。
 
    偶爾聽見了特別真誠而論理懇切的說話時,會不會、搞不好還會猛然覺得,這是聽話的人聽錯了? 還是說話的人,八成是在胡說呢...
 
    於是,說真話、說道理的人,總是寂寞的。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