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Diane的人生小謬思 (1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天氣太熱,各路記者不約而同想到,親自在大街上的下水道孔蓋上表演兼荷包蛋,沾沾自喜又大驚小怪地對觀眾疾呼-這天氣熱到可以在馬路上煎蛋了!妹妹覺得,這種行為有夠短淺、有失身為一個新聞記者的高度。畢竟,新聞報導不是綜藝節目,甚麼時候採訪跑線的記者,竟要活像個搞笑藝人,分不清是看街頭搞笑秀、還是看時事追蹤報導的「採訪」,這種新聞與新聞人,好膚淺!
 
    我早就覺得台灣的新聞很淺了…這莫非是種,為了快速地在收視率的激烈拼搏中高調勝出,而勢在必行的一種嘩眾取寵麼?即便是正襟危坐、四平八穩地播報,聽起來看起來也僅止於資訊的歸納整理與流布,喔,今天又是個高溫破35度以上的熱天了、明天石油又會調漲半毛錢了、藍綠陣營又為了意見不一樣準備在國會幹架了…
 
    結果如此,然後咧?連續的熱天背後,能源的高貴下、政治的角力間,記者期望餵養觀眾些甚麼?難道是要觀眾-理解煎蛋不只在自家廚房裡可為、到大街上也可以?油價要飆了、所以漲價前請先到加油站加滿油以省荷包?看吧每次藍的想往東綠的就偏要向西、然後一定會打起來所以總結綠的就是暴力?我想可以思索與辯證的必然會比上述的層次更深幾許,可惜在台灣的新聞記者口中與眼裡,他們常在鏡頭前搖擺生姿地說著的「帶您一起去瞭解」,之後的東西,拜託,我一點也不想瞭解。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30 Wed 2010 13:53
  • 預測

    最近在踢世足,一位朋友半打趣半認真地說,要不要來賭賭看--預測誰是本屆冠軍?
 
    預測是件最簡單也最困難的事--簡單在於,不過就是冒出一個答案,這答案根基於猜測者的直覺、經驗、觀察等等因素,答案的對錯往往可以是無關緊要的,意即答錯了也無傷大雅,頂多是被恥笑一下、瞬間感覺到依照自己所自負的思考或知識所下的判斷其實很癟腳而且沒甚麼了不起的,有時候你會因為預測失準或多或少地損失些許賭金之類。困難在於,這個或經過深思熟慮或不經意流露的發想,一旦會牽涉甚且能攸關到重大責任、高度價值、深切期許的人事物,這個預測準或不準,就很要命了。比如天氣預報不準,很可能無法讓順向坡上的人及時逃脫滾滾大雨泥流、錯失撤離良機因而喪命;或者假設基金的幾年走勢曲線抓不準,也許會讓投資人進場時間錯誤、選了高點興高采烈買進卻立刻陷入低檔流失資本而不知何時才能翻本...
 
    昨日無意間讀到一段文章,論及預測這回事: Predictions has never been easy. 預測,從來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我想,無非是預測這個舉動,總是也只能是針對未來去做,現在跟過去的一切都已定調,早已容不得任何事先預想的可能。未來隨時充滿變化與未知,於是,面對uncertainty,人又要如何給個胸有成竹而言之鑿鑿的certain answer還要圖個可安心的交代? 甚或為了對未來無知而產生的不安,以預測來試圖尋求解救與安慰呢(比如"算命",正是一種安慰療癒兼自欺欺人的預測哩)?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輾轉從好友口中得知,我們一位共同的老朋友,對他剛開始交往的女友,有點抱怨。
 
    曾和他們吃過兩次飯、席間這位新女友也有被帶出席一同進餐。女孩子外表清秀、言行舉止非常溫順乖巧,從頭到尾靜靜聆聽、也會配合我們天南地北無厘頭的談話、在男友一旁開懷地笑著卻不多插嘴--這不正是台灣多數男性心嚮往之的女友或老婆典型嗎?! 應該夫復何求吧,何來的抱怨呢?
 
    好友轉述--他抱怨這女孩興趣不多,只愛看書;還有一些蠻基本的常識,她似乎不是很懂。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世足賽,西班牙對上瑞士,瑞士不是西班牙的對手,今年奪冠軍希望濃厚的西班牙必勝,各路球評與球迷如是想。
 
    結果大出所料,全場90餘分鐘,西班牙有25次的射門機會、高達7成4的時間球都控在他們腳下,卻始終沒有踢進得分。
 
    反倒是瑞士,僅有不及於西班牙三分之一的機會能射門,卻在這9次叩關之中,射進了一球、這也是整場唯一的一分!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工作,一天十餘小時裡反覆著同樣的動作約莫幾千次、加班是常態、吃飯休息的空檔則是疾如行軍。
 
     人變成了某種機器,有夢想有思想有七情六慾有血有肉、但是否有靈魂則有待商榷。
 
     工作的場所,也許設計與建築拔群優質,空間裡秩序井然窗明几淨;甚至還別有洞天地另闢掛有沙包與人形立牌的出氣發洩室、提供舒活筋骨用的運動場域或可游泳或能健身… 硬體空間裡,處處滿佈難以挑剔而多元的體貼。這種種,無非是希望這些機器人在工廠裡運轉起來沒有怠鈍失誤、反應更形敏銳快準、迸發出以倍數激增的效益。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吳佩珊自爆,「寶貴」第一次在自己16歲那年、獻給了當時初戀男友周杰倫。
 
    范植偉自爆,前女友王心凌「才」17歲卻「不是」把第一次獻給他,讓他「很失望」。
 
    韓國超紅女子團體Wonder Girls旋風訪台,錄康熙來了,主持人小S大問五位小女生「初夜」發生在何時?問的Wonder Girls一愣楞的、她們家鄉的粉絲更是隔海大罵這種問題很沒水準。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藝人黑人的愛心T恤,以580元賣出一件、挪出其中100元做公益的事件,引爆外界關注是否是打著公益的旗幟、暗中進行著拿大部分賣T恤所得圖利自己公司之實。此事沸沸揚揚地大吵開來了--在媒體人周玉蔻與身為藝人、也同時是黑人好友的小S於一個政論節目的現場call in間的唇槍舌戰之中,展開。
 
    我今天剛好接到續購我一個付費電郵信箱的續約來信,信裡一行話這麼寫的: 「網擎資訊將捐贈九十八年五月份 Mail2000 營收之 3% 給 發展遲緩兒童基金會。」想著黑人賣T恤作公益卻換得一身腥,不禁認真玩味起這樣的一句捐款提醒,這3%的提撥與捐輸,是否也要好好被放大檢驗、被質疑圖利企業而非幫助弱勢呢?
 
    我想爭吵無濟於事,對某個立場的人發動攻擊、或是爭辯誰要為舌戰裡的甚麼字眼做道歉與收回,也通通無益於對事理的釐清與後續;大家如何正確、聰明地繼續做公益。才是我們思考這件事要有的核心態度...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愛妳,是因為妳的聰明嗎?他懂得妳的聰明嗎?」在一部曾看過的好電影裡出現的醒世台詞,出自被愛沖昏頭的女主角身旁一個姊妹淘的口中。姊妹淘看出把好友迷惑得神魂顛倒、連快完成的學業與申請名校的入學考試都能放棄的男人,很可能根本不是個東西、貪圖的只是她青春無敵的肉體與一派爛漫無知,於是這麼關切地問。
 
     男人愛妳的原因,除了外型的動人美貌或誘人肉體,個性的天真無邪或順從乖巧,還會為了甚麼?
 
    反一個角度逆思考,男人通常選擇「不愛妳」的原因,又會是哪些?不夠青春美豔性感、不能順服他的要求、不願放縱他貫徹追尋自我意志的自由、不能接受妳對很多人或事(包括對妳自己)懂得很多可偏偏對他的理解與包容太少?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有些人不善說話,問題不在於說話的技巧,也許發音清楚正確、也許節奏起伏得宜;但是因為說話的內容很抱歉,空泛不着邊際、虛無沒有重點、粗淺缺乏內涵,所以說到最後旁人無心多聽、自己也自討沒趣。
 
    前些天和一個新加坡來的廠商談話,我感嘆道現在與未來賣書真是吃力不討好的事業,因為現在的人、尤其年輕與幼小的世代越來越不能耐心專注紙上的文字,只願意留點目光給聲光圖像,密麻麻的長篇字句一概消化不良。廠商也說,這是世界之所趨吧?! 在新加坡也是,她與我年紀相仿,每天早上一定要讀報紙、下了班若在家會拾本書來讀讀;可是她上班通勤看車上的人,很多不是在打PSP掌上電玩、就是盯梢並忙按著手機,唯有她一人翻閱報紙,突顯出她的過分獨特與old school,她有點感慨,逐文逐句地捧書撫紙閱讀的人,幾時變得一如瀕臨絕種的動物般希罕了?!
 
    為甚麼討論說話、要扯到閱讀習慣的凋零?因為,說話說沒邊際欠內容的行徑,跟不閱讀,非常有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說話直接,好處是不拐彎抹角、清楚懇切地直搗問題或感觸的核心,無須費過多時間與心思和說話的對手攻防或猜疑。但也正因為說話直接,許多尖銳的部份未經修飾、鋒芒盡現之處常以或明或暗的姿態痛擊對方,這樣的言語傷害力最後也極可能回擊說話的自己、最終來個兩敗俱傷甚且老死不相往來的結局。
 
    我是個說話直接的人,個性使然,驅使我無法太婉轉以及扭曲矇蔽自己心智地說瞎話;但每字每句出口前,我都力求達到爽快、痛快而不具殺傷力的直接為原則。讓然感覺自己是個直接、但不傷人的人,是藝術、需技巧、重練習,也必須藉由過往一些不慎禍從口出的意外所得到的教訓、來琢磨精進自己說話爽直快活卻無殺傷力的能力。
 
    不久前見識了說話太直的人,所帶來的尖銳殺傷力,來自一位少有往來的親戚。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朋友M要換工作,她一如眾多求職者、多方投遞履歷,企望發揮所長的下一個棲身之所,規模有大有小、歷史有長有短、也各有各的習氣性格;M近日獲得我目前所在的公司一個公關職缺面試的邀約,一向對我公司品牌有嚮往的M,心情自然雀躍。但她身邊的一些友人卻勸她別去,理由是-「錢很少事很多啦!福利又不好!不值得!」云云。
 
   M告訴我,在此之前有接到過一個小公司行銷職務的面試通知,因為是較小、聽也沒聽過的公司,難免有點不安的她,詢問身邊友人們是否對這公司略知一二,一些自稱知情的朋友告訴她-別去,老闆人不好,公司不好,不要試啦…那麼這下可好,終於接到知名大企業聯絡她來面試了,結果一樣被朋友們「勸退」,聽入耳的盡是一些叫人幻滅的風評,M於是不免迷惘了,發出「到底是怎樣呢!?小也不好、大也不怎麼樣,那到底怎樣的公司才會好、才是可以去待的?」這般的徬徨喟嘆起來。
 
   M在線上敲了我,問起我這個「當局者」,也許她會覺得我的說法較為真切可靠吧!畢竟我不必靠「聽說」、靠自己在其中工作的親身體驗所說出來的心得感想,才最貼近真相。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最近在朋友的Facebook上無意間瀏覽到的一段小影片,意外地趣味好看。

   短短四分多鐘,四段針對不同血液型作同一舉動、藉此實驗四種血型的人格特質、是否真如坊間血型與個性的分析書上所述,A型規矩謹慎怕麻煩、B型活潑善變樂天派、O型積極直接正義感、AB型神秘自我難捉摸…

   看了影片裡這些孩子單純直截的反應,再對照關於血型與個性的分析資訊、加上對自己與身邊親友的觀察與相處心得,似乎真有其謀合準確之處呢!

   先和幾個看過這影片的同事們討論了,發現大家也都看的心有戚戚焉…尤其是AB型心內的不定性與腦袋的複雜思路,深奧到讓人排拒甚且畏懼或生厭呢!人數最少的AB型,於是在類似的解析與評論中,總是會被冠以各種較負面的形容詞作結論,比方像「不知道在想甚麼?!」「心機重、會算計別人」「自私、活在自己的小世界裡」「表裡不一、很假」「聰明但驕傲、跩、自視甚高、反應快所以沒耐心」等等,都是常聽到的,關於AB型的指教。

   怎麼抓著AB型講起來了?那當然是因為我自己就是這個血型的緣故。從小在學校教室、長大在公司辦公室裡,總是最少數的我們AB型,也許正因為是最少數,外界對這稀有種的接觸機會自然稀少、所以才莫名地「神秘」起來。不過在大多數非AB型者對AB型的描述言語間,總能多少嗅到一股對AB型的不尋常質疑與距離感,所以這分AB型具備的「神秘感」,是否正是源自於此型人天生的人格特質生就如此,很難讓人親近與認同呢?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洪蘭日前批台大醫學院大學生,課堂上打盹散漫不打緊、還有大喇喇吃雞腿泡麵等作盡與上課聽講無關的閒雜事而絲毫不迴避,批的慷慨又無奈。
 
    然而,這樣的洪蘭,被「反批」了…
 
    反批她的是台大醫學生,一群台灣學生裡堪稱最會讀書考試的佼佼者,他們認為洪蘭批的小題大作,因而反批。批的時候,還是以舉辦「座談會」形式(據報載這「座談會」在下週一舉行,席間還會免費準備雞腿與泡麵,也不排除要親邀洪蘭到課堂上「交換意見」。)這座談會的發起學生,不忘為此座談煞有其事地起個名-「力挽洪蘭」(靈感應是取字四字成語「力挽『狂瀾』」)。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一樁偷吃沒閃好又不抹淨的婚外情,大曝功成名就、道貌岸然的得意男子,失控為惡還不踩煞車、夜路走多終撞到鬼的「另一面」;也顯露糟糠大老婆忍辱負重還得無奈受辱、為家為愛為婚姻拋開自我的真心、卻換得丈夫只對外面女人「意亂情迷」對自己卻無情的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辱;抖出與別人分享另一半者的心境與行蹤與生命情感態度是如何神秘幽微…最後,竟連一代生物演化研究大師「達爾文」都扯進來

    名人外遇,說穿了重點不是名人也非外遇,名人拋開「名」的光環也不過是如你我一般的凡夫俗子,而「外遇」,放眼古今中外、大街小巷,這行為,用「俯拾即是」來描述可能太過火、但用「屢見不鮮」或「層出不窮」來形容之,倒也使人無可否認。我媽媽的朋友就有幾個是丈夫是偷吃獵豔打野食的累犯,她們因為長期當主婦早已與社會脫節也只能一直維繫僅存表象的婚姻。我一個國小同學兼同巷鄰居的爸爸、也是慣性外遇,身為醫生在自家診所裡的小護士一個接一個方便地吃,被吃的護士們,還會彼此爭風吃醋明爭暗鬥、甚至還有一個為此所困而在診所輕生,悽慘地死給大家看。

    聽到陶子的廣播CALL IN,一位男性聽眾用「達爾文」論理,定調與合理化男人偷情外遇的需求是其來有自、不是自身所能自制。甚麼需要廣為「播種」以繁衍生命啦、照三餐吃麥當勞很單調會想換口味啦…說的振振有詞頭頭是道。收聽的瞬間,因為不斷有海獅還是海象等動物以及達爾文物競天擇、演化論、精子卵子的數量…等詞彙盡出,我還以為我聽錯頻道,是在看Discovery還是「頑皮家族」(陶子早期在華視主持的節目)重播咧!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晚起的週日早上,轉開電視,隨意亂轉台,看到一個節目專訪了昔日是創作音樂人、如今是經營餐廳的義大利料理達人,她回憶起轉行作餐飲的甘苦歷程,提及顛峰時期一間扛起兩間餐廳的運營大計時,現實生活被管理餐廳所必須打點妥當的各種大小事綁住,凡事都要費神「計較」,繁瑣至極的結果,讓她與內心最愛的音樂創作本行漸行漸遠,「想寫歌、也寫不出來」。
 
    後來她選擇適度放下-毅然徹底結束不太能走的下去的店面,縮小經營規模也縮小勃勃野心,改採預約制-有客人主動訂位她才開張,量力而為地作,這才漸漸放過了自己,放任這尋回自我的自己,更能以自在清明的心過自己想要的生活,日子變得有質感了、有更多餘裕開發鑽研更多好菜的作法了,看她一臉素顏一身素樸在滿佈油煙熱氣的廚房裡揮汗奮力地翻攪著大鍋裡的佳餚,不一會又得親身出場上菜、招呼客人、接預約電話…她在忙得跟陀螺般轉圈圈之際,仍用滿是興奮活力的語氣,對記者的鏡頭大聲回應著:現在的自己,作得很開心…這幅樂在工作、也樂在生活的起勁模樣,應該可以驚醒、同時羨煞不少一提到工作與生活,就無奈乏力地提不起勁的人吧!
 
    少去斤斤計較、摳摳省省、東挖西補式的來回加減算計,這得需要具備怎樣的前提,來作為「不計成本」地大方生存的後盾?想必很多人會說-啊!那得要很有很有錢吧?!現實上有足夠的金山銀山可靠,才有種時時刻刻大方付出而不怕掏空不怕倒呀…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常有人說要政權交替,不過變天以後,這個國家可以得到什麼。」日本現任、但卸任在即的麻生首相,在剛剛落幕的日本眾院大選日前夕,為岌岌可危的自民黨低迷選情,親上火線,向選民如此告急。
 
    但由昨晚一路開票到今天清晨的結果來看,自民黨一如選前各方看壞地徹底大落敗,成立至今也不過十年的對手民主黨,壓倒性地過半數,取得完全執政的權利、也推翻長達半世紀自民黨的一黨獨大,日本第一次「變天」,近七成的超高投票率,隱約可感受到,多數日本民眾不但不怕改變、還求變若渴,以最實際的行動--投票,宣判對現今局勢以及領局者的不滿;同時以手上的同一張票、交付寄望予毫無執政經驗的稚嫩反對黨,期待民主黨競選期間喊出的一連串革新構想,能落實並終止國內諸多頹勢。
 
    民主黨現任黨魁、目前也被視為是麻生正式辭任後的繼任新首相的鳩山由紀夫,出身政治世家、從政資歷完整,本人氣質儒雅、言談幽默風趣;就連他娶的太太(人稱幸夫人),寶塚出身、留學美國、個性活躍,有別同時代日本女人、幸夫人打破傳統做個成功男人背後的無聲女人的觀念,把生活經營的精采多姿、行事充滿個人風格。話說鳩山本人,其實是個因為常語出驚人、而在政壇長期擁有「外星人」綽號的政治人物。鳩山最令人驚驗的外星語之一,莫過於想在琉球實行一國兩制、讓琉球有自己的貨幣、設定與日本不同的時差、還要讓學生學中文等等。連他也從政、但是隸屬自民黨的胞弟,都對他這個「外星人」哥哥小有意見、頗不以為然。而他本次大選所領軍的競選人們,多的是學經歷漂亮、年紀輕、但普遍缺乏豐富參政經驗。不過,這麼一股被外界戲稱為童子軍的反對勢力,卻在昨晚打下勢如破竹的勝仗,為日本政治劃下歷史性的一頁。為甚麼?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七夕情人節,沒有情人的我,絲毫不為此鬱鬱寡歡、反倒是樂的一身輕,晚上還期待著跟一群有情人但不在意過節日的同事們,吃火鍋大餐。
 
    值此前夕的這段日子,先後聽了許多來自好友們戀愛或婚姻上的種種煩惱。交往中的說心煩到想乾脆分手、已婚者則嚷嚷受不了就索性離婚。
 
    感情上的問題就像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成因錯綜複雜難以考證、過程滿是委屈又煎熬、而解答總是彷彿遠在天邊誰也搆不著又看不見。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十年,絕對有足夠的時間發生戰鬥與怯懦,當然也有足夠的空間創造夢想與廢墟。
                                              --陳芳明,《晚天未晚》
 
    人的一生,可以送往迎來的十年有多少個? 可以感嘆與檢視十年前、十年後的差別得失的機會又有凡幾? 之於很多人,十年是一個不難看得見起頭、卻不易一瞬間探的清終點的一段漫長時間,但若認真回顧自己生命裡的若干個十年,不少人勢必心頭為之大驚--原來某某事情發生至今已屆十年、原來我脫離或經驗過某某狀態至今早過了十年! 好多人與事,距離雖遠卻近、記憶則是似淡猶深。慢慢也匆匆地,渡過好幾個十年,一晃眼,昔日懵懂無知的童稚轉眼便長成重擔滿肩的青壯、過往得意飄揚的青春就要轉為滄桑歷盡的白髮、從前垂暮老殘的晚年則幻化為輕煙或黃土,無聲無息地隨時間的長河流逝遠去。
 
     還記得十年前的九月,台灣剛經歷一場地動天搖、山河變色、據說是百年難得一場的921大地震,當時還沒唸完大學時的我,做了一個朋友以電郵傳來的心理測驗,測驗裡的題目之一問及: 想像過十年後的妳、會在哪裡做些甚麼、過著甚麼樣的人生嗎? 我根本不想回答、也全無能力以回應,連明天會發生甚麼都不知道呢? 誰曉得會不會又遭遇一陣分崩離析式的震撼,然後就此失去或被迫放棄些甚麼... 要我預先窺知十年以後自己甚且週遭的景況,未免太不著邊際而沒有必要。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隨筆4: Michael Jackson】
 
    一代流行之王 (King of Pop) Michael Jackson上週驟逝,曾叱吒風雲的閃亮巨星倏地殞落,原因為何,全世界都在看。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23 Mon 2009 02:00
  • 漸漸

    漸漸地朋友分成兩種。一種有比較固著的社會關係:家庭,孩子,丈夫或妻子,穩定的工作。這些朋友,你不太能突發奇想地對他說,走吧我們去西藏,但是可以打電話問他房屋稅的問題。
 
    另一種朋友,不管結婚沒有,主要是沒有孩子,從事的工作在時間上比較有彈性,經常在各地旅行,或是還沒完全在一個地方定下來。這些朋友的email就會經常以「我在XX地」開頭。他們總會問你要不要去那個新城市找他,或是問你人在哪兒、他能不能來找你玩。
-節錄自張惠菁之《給冥王星‧上海式分手》
   
    打從過了30歲起,一如這段文字裡的「朋友分成兩種」,分的宛若楚河漢界般壁壘分明的態勢,在自己的朋友互動中,越發蓬勃而清楚。不可否認,走入婚姻、特別是生育子女與否,經常是以一翻兩瞪眼的果斷,決定了一個人的往後的生命穩定度…而穩定度與自由感,總是成反比地矛盾互立著:想要穩定安逸,就必須捨棄適度、甚至過度任性妄為的自由;超脫無拘的自由,總是奠基於看不見終點與毫無軌跡道理可循的漂泊擺盪。這從來就不是一道複選題,彷彿是開車駛入單行道,想要並行或是逆向、過程或結果勢必起伏不斷而跌撞不休吧。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