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有人說要政權交替,不過變天以後,這個國家可以得到什麼。」日本現任、但卸任在即的麻生首相,在剛剛落幕的日本眾院大選日前夕,為岌岌可危的自民黨低迷選情,親上火線,向選民如此告急。
 
    但由昨晚一路開票到今天清晨的結果來看,自民黨一如選前各方看壞地徹底大落敗,成立至今也不過十年的對手民主黨,壓倒性地過半數,取得完全執政的權利、也推翻長達半世紀自民黨的一黨獨大,日本第一次「變天」,近七成的超高投票率,隱約可感受到,多數日本民眾不但不怕改變、還求變若渴,以最實際的行動--投票,宣判對現今局勢以及領局者的不滿;同時以手上的同一張票、交付寄望予毫無執政經驗的稚嫩反對黨,期待民主黨競選期間喊出的一連串革新構想,能落實並終止國內諸多頹勢。
 
    民主黨現任黨魁、目前也被視為是麻生正式辭任後的繼任新首相的鳩山由紀夫,出身政治世家、從政資歷完整,本人氣質儒雅、言談幽默風趣;就連他娶的太太(人稱幸夫人),寶塚出身、留學美國、個性活躍,有別同時代日本女人、幸夫人打破傳統做個成功男人背後的無聲女人的觀念,把生活經營的精采多姿、行事充滿個人風格。話說鳩山本人,其實是個因為常語出驚人、而在政壇長期擁有「外星人」綽號的政治人物。鳩山最令人驚驗的外星語之一,莫過於想在琉球實行一國兩制、讓琉球有自己的貨幣、設定與日本不同的時差、還要讓學生學中文等等。連他也從政、但是隸屬自民黨的胞弟,都對他這個「外星人」哥哥小有意見、頗不以為然。而他本次大選所領軍的競選人們,多的是學經歷漂亮、年紀輕、但普遍缺乏豐富參政經驗。不過,這麼一股被外界戲稱為童子軍的反對勢力,卻在昨晚打下勢如破竹的勝仗,為日本政治劃下歷史性的一頁。為甚麼?
 
    不禁想回答一開始所提,麻生的那句話--不過變天以後,這個國家可以得到什麼? 改變,從構思到決定放手一搏,乃至開始執行,到底會不會真的改變? 能改變多少? 改變了後、一切真的能好轉嗎? 問題就不再會是問題了嗎? 說真的,沒人敢、也無能力未卜先知,篤定地回答改變後能得到甚麼。但是,若反問,面對逐漸攀高的失業率、積弱不振已久的經濟、國民年金的烏龍事件... 當局者讓人感覺是啞口束手,不見何積極作為之有,問題仍然是問題,還越發棘手;那麼、甚麼都別改變,一切未解的難題仍是照舊交給同樣的人去煩惱拆解就好,又可以得到甚麼好答案呢?
 
    2008年,一齣叫【CHANGE】的日劇正在感動全日本之際,當時的首相福田康夫,其內閣滿意度僅剩26.8%,竟比該劇演至木村拓哉最終語重心長的演說段落時的收視率還低。這齣在日本現實社會中似乎很難成真的「戲」、搬演到這一段竟能產生這種「績效」,當時我想,離日本真的要"CHANGE"的時間,應當不遠...
 
    那個段落時的木村,到底說了甚麼了不起的話? 他說:「主權在民... 你的一票可以改變政治... 人民有權利和義務將真正的政治家送進國會!」這句話創下的瞬間收視率是31.2%,而一年後的如今,日本政治,也真的改變了。
 
    這番話,並沒有特別了不起;相反地,這話再基本也不過,而且該話的精神與道理,在我們接受學校教育所讀的社會或公民課本內就看過了。但現實中,不管在日本或在他國,多少百姓的想法被迫侷限在--投給誰又有甚麼用? 會有甚麼差別? 投下去的當時、還有投之後知道自己投的當選了會很爽、但一時激情過後,發現該改的還是沒改,就失望了、發現自寶貴一票下的期望像白癡般的被耍而毫無價值,於是心生一股"原來甚麼都不會因為我的一票而改變"的消極想法。這想法無疑放任政客更加大膽妄為,反正大家覺得怎麼做或怎麼不做,結局都是徒然,那就來亂做一通好了,做的好是僥倖、做不好也是無可奈何。
 
    難道人們,不管是從政者或是一般百姓,對於選票可以改變一切--這個民主最基本的信念,都會因為這種苟且的消極思維,而變得永遠不再寄予信仰、並加以捍衛了嗎? 看來並非如此,藉由日本的變天,可見得民主制度下的選票,其核心價值,還是能受到尊重跟相信的。至於改變後,是好是壞,且留待握在人民手上的下一張選票,去審判了。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