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Diane的人生小謬思 (1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人常常很矛盾-比如,在不甚熟悉的人面前故作大方以示親近友好之意,卻又總會在最親密的人身邊彆扭或疏離。
 
    還有在一個生活例行步驟中,人性的矛盾,可是發揮到淋漓盡致-該力保清醒的場合,卻昏沈無力的懶洋洋甚麼也不想搭理應付;反倒是在最需要沉眠休養生息的時刻,張大了眼甦醒了心與腦而不想睡。舉例證明之,同事J就發難說,白天上班常會糊里糊塗睡意濃厚,誰知下了班步出辦公室就著實醒過來!結果落得離開工作崗位後的一晚放鬆過後的該入睡那一瞬間,精神高唱反調地大振起來!還得硬靠強吞安眠藥逼自己睡著,以免隔天起不了床趕不及上班打卡。
 
    歸咎起來,我們一天中理應最需保持清明覺醒的大好時刻,大抵都奉獻給了自己以外的人事物-需要為五斗米而折腰奮鬥的得拼命工作,放身於職場、面對難纏的瑣事難搞的顧客難懂得上司或同事…沒上班的人也倒沒比較閒,主婦們沈浸於屋內大小家事或出外上市場採買、等待著迎接在外忙了一天的先生孩子,老人家們忙於與人交際打發無聊、甚至得無奈地對付老衰與病痛帶來的辛酸與苦楚…在身不由己的情境之下,多少人是會始終精神抖擻、鬥志高昂並心甘情願地清醒以對的呢?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Mar 24 Mon 2008 00:41
  • 開始

    在公開的場合裡,我一向避談政治、也絕不輕易表態;我把討論它的時間空間與心力、都小心低調地存放於,與自家人或極親密有緣的友人相處、且心血來潮想聊一聊政治時事或生態之際。擔心與討厭被不同主張(顏色)的人「嗆」或「青」,倒不是我自密口風的頭號主因;而是,我不想無聊惹事端,把生命公開建築在沒建設性也毫無營養價值的空談。我覺得把政治立場,以遵守法規的途徑、默不吭聲地呈現在選票上,讓想法變成可以數據化的民意最實在了,這就已足夠。那些激昂熱情、氣勢磅礡、金錢砸出來的造勢場子,或是互擁其主狗咬狗一嘴毛的政論節目,基本上我都把它們當笑話鬧劇來看,從中窺出日新月異的行銷廣宣妙計,或者學得正反兩造辯證交鋒過招間的口語表達技巧,多少可以精進自我的行銷力、反應力與判斷力,倒也是一種非常生活化的學習呢。
 
    一場喧騰又緊張的大選舉又落幕了。說真的,也許是我太會挑剔、或是理想過高,兩個顏色我都不愛,這兩個顏色都有或長或短的執政經驗與在野經驗,從它們的過往表現裡(包含我沒親身經歷過的以及有親眼見證並親手造成的),說真的可猛批痛罵、可冷觀無感的爛梗奧步,超過可以緬懷可以讚許可以感激的(因為一如顧客服務的理論,顧客對壞經驗的記恨、會遠超過對好經驗的感恩)於是,心目中,藍的跟綠的在「爛」(文言一點的說法叫「腐化」)這方面,根本誰也不輸誰啦!各自的腐化現象與其內涵,來自於縱貫古今、盤根錯節的諸多原因,恐怕沒人講的盡寫的完,而我又算哪根蔥呢,哈哈,輪不到我說的份那就甭說了。
 
    簡單說,選誰,似乎到如今的近幾場選舉,只是在選「誰比較不爛」而非「誰真的比較好」,離「選賢與能」這個神聖度破表的準則變遠了。(說穿了,除非角逐者是競選連任,否則,大多數選總統的、都沒實際當過總統;哪個選民真這麼睿智厲害、敢百分之百保證,我蓋給誰、誰就一定是會作的比較好的那一個?!)我最害怕聽到的一種話,就是選贏的人對媒體鏡頭與支持群眾高喊「人民是偉大的!」「(我的當選)這是人民最偉大的勝利(或最睿智的決定)…」。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22 Sat 2008 22:29
  • 神話

    輸贏只是一時,最需要被在乎的是從今而後、可能變得更殘酷的現實。
 
   開懷只是一時,最值得期待的是歡欣的喜悅究竟撐多久、是否會變質。
 
   痛快只是一時,最應當戒慎恐懼的是未經最徹底的痛、不得徹底暢快。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20 Thu 2008 16:18
  • 表態

     優雅而平和的表態,恐怕在某些時刻、某種場合下,往往成為最難的事。
 
    表態--也許直接動口、或者需要運用生動的表情或肢體、甚至得文情圖並貌地激起眾人感官刺激進而收到記憶深刻之效...,方法分歧互異、影響可大可小。越是為一個重要卻看不出頭緒的關鍵問題找答案時,表態的必要跟強勢,越是會被突顯出來。
 
    表態,也可以是一種「消費」-一方面消費主動表態者的慷慨激情、也同時消費著被動接收表態訊息者的判斷力。這麼說也許很玄,那麼、就講白一點吧,好比我們天天打開電視就可以看到的廣告,就是一種表態-品牌或產品的代言人,也許站在LOGO滿螢光幕飛舞亂竄的背景前、或者擺出一付愛不釋手的陶醉模樣去闡述著某某商品多麼令他心神嚮往…,企圖引起看廣告的你,情不自禁地要起身效倣他、對他所說的事物同一股勁兒地迷戀耽溺。這麼一來,他的表態,便已然成功地收服你的心,晉升為一種渲染、一股號召、或者一陣感動;同時,活在廣告裡的表態者從你對他表態的回饋,得到了能夠飄飄然地坐擁名利的權力與利益。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個人究竟離自己多近? 很多時候,不是單純地用肉眼可以目測丈量的實際距離、就可以精確衡量的。
 
    親疏遠近,該如何與憑何去丈量、又該怎麼培養與維繫? 唯有不可分撓抹滅的心靈相通及契合度,是唯一的一把無形尺。不是靠手機簡訊或連環CALL、也不是傳即時通電子信,就算光靠刻意費心把彼此聚集在同一個空間裡相倚相靠,在這些有形的條件下,所測量出來的,往往都難免少了些感覺,流於失準難信。
 
    很玄妙的,我發現那些佔據你日常生命裡大半視線與光陰的人事物景,往往都不盡是與你心靈靠得最近的,你反而時常對這些實際上與自己近得不能再近的一切,暗暗半狐疑半埋怨地發出類似: 「我身旁手邊眼前耳畔所有的這些,究竟都是些甚麼呀?」的喟嘆,甚且在質疑的指數在心底扶搖直上之際,開始表現出一付想反方向加速逃避的冷酷與麻木。接著,反倒是,開始對那些離自己比較遙不可及的,很積極主動地釋放出追逐、欽羨、渴求、珍惜、思念等等的示好訊號。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是四年才過一次的二月二十九日。
 
    昨晚看網路新聞,說是不少臨盆在即的準媽媽,不希望生出一個,每四年才能真正在自己生日當天慶生的孩子,所以不是提前催生、就是憋住遲生,寧可越早越好或是能拖則拖,就是別生個二二九寶寶。
 
    其實,四年過一次生日、倒也沒什麼不好,對喜歡偶然喜歡與眾不同搞個怪的我來說,四年過一次,恰好有可以更盛大去慶祝的正當藉口,或者可以讓身邊更在乎自己的諸親友、對這一個生日記憶更深刻。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陳冠希」這三個字,在中港台娛樂圈,似乎已經變成了頭號通緝犯一般的名字。
 
      他收集了很多照片,太清涼挑逗的女人照片,清涼挑逗到達了讓鏡頭裡的女人流露不雅、而觀看照片者直覺不適的程度,所以他愛照相的習慣與不計其數的豐富作品,變成了他被全面通緝的頭條罪名。
 
      他的行蹤開始飄忽,自從他掌鏡的一張接一張的不雅照在網路上散佈,扒糞嗜血成性的媒體也撲天蓋地、窮追猛打式地連環報導傳播,他注定要神秘、擺盪、變成謎團一樣。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想竄紅要出頭就得拉開嗓忘掉羞大唱高調,這樣自然讓人清楚地看見與記憶。
 
    但鶴立雞群的結果,勢必是最耀眼也是最脆弱-那脆弱,來自於目標的自然突顯、自信的急遽膨滿、驕傲的不可一世。
 
    過年返鄉的回程車途上,選擇在台中清水休息站熄火吃飯伸腳。傍海而立的休息站,寒流來襲下的陣陣海風呼呼吹嘯,人們或掩面或低頭或彎腰,有的甚至停卻了腳步緊靠著同行的伴或身邊的建築圍牆、像是怕被狂風捲飛撲倒,沒有人是挺直腰桿高昂著頭大步挺進的。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an 19 Sat 2008 03:21
  • 態度

    態度,不是光用嘴巴說說就算的,也不可以純然地以眼見為憑;那是一股伸手遍摸不著但可狂爆地直撲內心的氣焰、一束肉眼不能明察卻具深度溫暖的無窮無盡光采。
 
    也許解釋的太抽象了,具體的說,如上所述的態度究竟是甚麼?存在否?其實是肯定的,我在超級星光大道的林宜融身上看見了。
 
    我極少極少連名帶姓地提及直指一個人,在我的文章裡;我想是我天生的叛逆反骨血液老是觸動我喜歡唱反調的挑剔神經吧-若是有,那些被我拿出來講的人名背後,肯定多半是被我批判揶揄地大作文章、幾無半句好話。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Jan 12 Sat 2008 19:01
  • 眼淚

     回台灣之後的第一場投票,主要選的是立法委員。
   
    選前我都不太有感覺即將有一場選舉要發生,直到家裡信箱數週前躺了選舉公報跟通知單,直到家附近的公園灌木叢以及大馬路上的安全島上開始拉著或插上了競選布條或旗幟,直到電視上廣告和新聞版面盡漸漸被各「色」人馬的聲音與臉孔越佔越滿,我才發現,喔、要選舉了,那個熟悉的台灣-飄散著激動又詭譎的政治情緒的、選舉的台灣,回來了。
 
    這是台灣最不可愛的時刻,不知曾幾何時開始,每逢選舉,小小的台灣除了烏煙瘴氣的怨怒和滿地噴吐的咄咄口水,似乎看不見聽不到所謂的「牛肉」-最重要的政見哪裡去呢?很抱歉,從每天交相飛舞的攻防鬥爭,一些最值得被在乎的理想、抱負、解決問題的魄力與方法(與人),都被模糊了,或者說,根本就不曾存在過?!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向都很欣賞王力宏,不單是他的帥氣、還有他的才氣。最喜歡他曾唱過的「一首簡單的歌」,開頭前兩句,經常地說中我對這個紛亂而瘋狂的世界,最沈痛而疑惑的無奈;而最近這三個月,也就是我回國後開始工作到如今把工作閃電結束,這兩句話更是簡單卻深切地命中,我的處境:
 
這世界很複雜,
混淆我所說的話。
   
    明明自己心裡想的單純、嘴巴說的誠懇,但就不知道為甚麼很冤枉的,被周遭的人過份解釋與錯誤解讀,當自己發現苗頭不對、一秉自己做人做事「乾脆、坦白」的初衷,想要讓曲解與失誤所產生的互相猜疑與傷害,儘可能降至最低時,結果往往變得沒有更好、反而更慘。在外頭(工作),被有心抹黑唱衰的人指我在推託辯解(事實是,推與辯的比我厲害的是他們);更「妙」的是,原以為是避風港的「家」,現在也待的飄飄搖搖,一個年近三十、尾大不掉的單身女子,到國外砸了錢與光陰繞了一圈拿了碩士,回來做一個工作做三個月就結束回家裡蹲,我也不是滋味、但求最親的人給予信心支持與安慰的此刻,沒料到在家老是聽到尖銳刺耳於事無補的贅瑣說詞,連「妳該去上情緒管理課」這種建議都出籠…天底下,比我還該去學好情緒管理的,從家裡到家門外,不知可載入幾卡車的人都輪不到載我了,怎輪的到我?但為求維持表面的和平,真是只能說服自己繼續演戲,不管走到哪裡都要演到底,退到自己的小房間時方能卸下武裝、啞然失笑、暗自搥心肝。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常常聽到的一種說法:「男人到了某個年齡階段,就只會出那一張嘴(或者也有人說『只剩下』那一張嘴)。」
   
    用比較傳統的角度去看女人,自古以來女人是比較常被形容很會絮絮叨叨地念個不停的一個性別;或是被視作相當擅長於三姑六婆地八卦的一個族群,似乎女人比起男人,擁有較厲害的嘴上功夫。
   
    但以我觀察,越來越多現代男人,不分老少,其實也有一張不亞於女人的「巧嘴」,至於「巧」在哪兒呢?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最近,工作的很累,短短近兩個月的工作經歷、感覺好像做了兩世紀那樣漫長。
 
    不是因為太忙而累;有時,能夠為忙而奔走勞動,不管是動到哪一個部位: 腦、手、腳、抑或是口(事實上,在職場上埋首為了工作而"動",也多是動到這四大部位罷了),都能被視為一種福分。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M型社會"這個名詞,自從日本的趨勢大師大前研一伯伯以此為題、寫了本書大說特說之後,這個令人聞之愁容甚或喪膽的名詞,便在各領域與各社會中響徹雲霄。
 
    不是最頂級、就是最谷底。社會階級中、能被清楚定義與歸類成"中產階級"的人,漸漸往"新貧"與"富裕"兩個極端靠攏。就連職場上也是如此,不論是比經驗值、薪資待遇或論實戰經驗,不上不下的中堅份子也開始尷尬地被模糊其角色定義與存在價值。你要是沒達到頂頭上司或屁股所坐位子期望你達到的,就是得自認自己形同菜到一切如新、一無是處,不管是處事或是領薪,很容易陷入永遠不得翻身般地在谷底翻攪浮沉的窘境;除非你的學經歷或做人做事能力是萬中選一無所披敵,才有可能殺出重圍空降晉身金字塔的頂端,擺弄出高來高去、吃香喝辣的菁英姿態。
 
    甚麼都在流行"M型",從階級、職場、消費、思維...,這是長期過度白熱化競爭、一味講求績效、利字當頭習氣瀰漫之下的畸形物,沒有達到最好,就免不了立刻被直落下底端,不管是站在付出(供給)、亦或是獲得(需求)的角色,沒有半調子、差不多、普普通通、不好不壞...諸如此類程度或標準擁護者的生存空間了,我們能選擇的去向只有大好或是大壞的尖端,所以順勢而為,我們不是力求向上一飛就得沖天、就可能只得無盡向下沉淪。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Oct 18 Thu 2007 22:34
    逃。
 
    好比從一個不想玩的遊戲中,自願被GAME OVER;簡單說,就是自一個不想至深的狀態中,徹底抽離。
 
    如果在離開前,一些該做的沒做好、或是尚未實現他人對自己的期待就轉身,這謂之"落跑"。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時候你需要裝傻,儘管你是聰明的。
 
    有時候你需要裝懂,即使你是無知的。
 
    有時候你需要裝忙,就算你是悠哉的。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29 Thu 2007 08:40
  • 人生

    The ancient Greeks were right. The ideal of the chosen life does not square with how we live. We are not authors of our lives; we are not even part-authors of the events that mark us most deeply. Nearly everything that is most important in our lives is unchosen. The time and place we are born, the first language we speak--these are chance, not choice. It is the casual drift of things that shapes our most fateful relationships. The life of each of us is a chapter of accidents. -- Gray (2002, Thoughts of Humans and Other Animals)
 
    [希臘人的老祖先是對的。"決定命運、人生是可以選擇的"諸如此類的完美理想,和我們實際上的命運、正在如何地過活,往往並不一致。我們不是我們生命的作者;甚至不能稱的上是足以在我們人生上狠狠記上一筆、舉足輕重的大事記的作者。幾乎、在我們人生裡的每件重要的事,都是不能被選擇的。我們出生的時間與地點、我們學會說的第一種語言...舉凡這些,是"機會"而非"選擇"。決定我們命中注定的重要關係的,盡是一連串的偶然。我們各自的人生,是一篇篇由意外組成的篇章。]
 
    最近為了要寫畢業研討會報告的Literature Review看了一堆書,在書堆與無止盡的篇章扉頁間,讀到了這一段話。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 firmly believe, although it is my 'personal' viewpoint, no matter you agree or not, that is, I am sorry to say honestly, proud always comes follow prejudice.
 
    (我要老實說,不管你同不同意,儘管是我個人意見,很抱歉地要告訴你:傲慢,往往伴隨偏見而來。)
 
    What is proud? How to say a person is proud? Sometimes you may be confused about the slight difference between 'confident' and 'proud'... But I don't  think it is so hard to judge...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現在結的果導於過去種的因;未來會如何收穫端看現在如何耕耘。那是為甚麼,記憶與想法是多麼重要。
 
    和我的同學們,為上台報告的內容做準備。談論間,來自拉脫維亞的同學向我說、以有些許埋怨跟疑惑的口吻,以為班上大多東方的同學們,似乎都是腦袋空空,問他/她們即將攻讀甚麼、將來想做甚麼、得到的答案,不是一臉徬徨、就是簡潔有力的「不知道…」「也許…再看看吧…」「還不確定…」,他說,如果一個人總對自己的人生任何部分都是不置可否、無可奉告,他不敢想像也不願以為,這樣的他們的過去到底怎麼了、現在又是甚麼狀況、而未來,更是一團費解的迷霧、不知會變成如何。
 
    我有點感傷、有點不好意思,因為我也是來自東方。當我聽到他侃侃而談,他心目中的東方同學,是抱著如此觀感的時候。一旁的伊朗同學,試著從不同的角度解釋,拉脫維亞同學打從心底認定的典型東方學生何以如此:也許,他們有很多想法在腦海心底打轉醞釀,只是口語表達反應不快。又也許,是他們生長教養在一個,不被鼓勵甚至不被允許的文化的國家,所以不習慣發想發問發言,就成為如今課堂裡始終靜默而被動、缺乏思維與批判的一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一位好友日前去算命,素未謀面的算命師全盲,以替人摸骨來點名過去、陳述現在與最重要的,預見人的未來。
    算命師精準無比地說中這名好友過往人生裡、幾件撼動心弦或甚具影響力的大事,迅速而懇切地取得好友對算命師所言的強烈信任,像是一個PASS WORD,一個帶領她通往深奧莫測、卻又好奇地想先窺探究竟的、往後的人生的PASS WORD。
    包括會活到幾歲,幾年後會遇到真命天子,而那真命天子的職業、性格、社會地位乃至結婚多少年後會外遇出軌、散盡家產後又回心轉意並鹹魚翻身...、而自己會孕育甚麼樣的子女、自己何時破財有血光等等,都能被這麼赤條條活生生地細膩陳述出來。
    我聽得瞠目結舌、好友說的膽顫心驚,這就是她命運的樣子嗎,被描述的活靈活現的往後人生就像一部酸甜苦辣高低起伏兼而有之的社會倫理教化愛情悲喜劇,距離算命師的神算--如果他真夠神準--這一部戲從今而後還得演上50多年才會告終謝幕!
    2000元新台幣,換來一趟讓人七暈八素七上八下的探險--對不可知的未來人生旅程的預先探險。
    我很驚奇原來我們的人生歷程的軌跡與光景,是被一點一滴記錄在我們的骨骼上頭的;而且得靠別人細細摸索感應,方能一探究竟接下來的人生長的甚麼模樣。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