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竄紅要出頭就得拉開嗓忘掉羞大唱高調,這樣自然讓人清楚地看見與記憶。
 
    但鶴立雞群的結果,勢必是最耀眼也是最脆弱-那脆弱,來自於目標的自然突顯、自信的急遽膨滿、驕傲的不可一世。
 
    過年返鄉的回程車途上,選擇在台中清水休息站熄火吃飯伸腳。傍海而立的休息站,寒流來襲下的陣陣海風呼呼吹嘯,人們或掩面或低頭或彎腰,有的甚至停卻了腳步緊靠著同行的伴或身邊的建築圍牆、像是怕被狂風捲飛撲倒,沒有人是挺直腰桿高昂著頭大步挺進的。
 
    就連停車場邊圍種的那一大排竹子也不例外。
 
    我身邊的老媽,指著那一大排任隨冷風折騰的歪歪斜斜的竹子,嘖嘖稱奇:「喔!你們看那些竹子,每一根都彎起來、看起來好像一排竹子做成的波浪。」是啊,它們像是一支紀律嚴整的軍旅,風向怎麼來、它們就一起向哪裡弓下身去,彎曲的弧度角度一致的結果,就成為我們眼前層次節奏分明的竹浪。
 
   「彎的這麼久、這樣厲害,可是怎麼樣都不會被吹倒折斷哩…」老媽又說。
 
    可不是嗎?這就是竹子,懂得向暴狂的風打躬作揖的竹子,姿態放低了點、站立辛苦了些,可是從來就不會因此攔腰折斷、應聲倒地。
 
    台語有這麼講的:「趴著!才不會中槍」意思是暗暗點醒人,低調才是王道,不長眼睛的槍子彈兒,總是容易掃到站的最高拔挺直的那一個。
 
    唱高調被注目的滋味很爽快而飄然,不過這樣想來,低調也很好、或許反而最好;也許因此從來也沒擁有過些了不起的甚麼,但最少穩穩地保住命一條-那可纔是拿甚麼也買不起也賠不上的。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