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火柴,從包裝著它們的火柴盒、到一根根握在手中劃過輕輕一瞬間便能燃起溫熱火光的火柴棒,可謂從裡喜歡到外地那種喜歡,無可自拔。
    無可自拔到我出門或出國逛街時,毫不猶豫蒐羅其實已不容易隨手買得的火柴,變成戒除不掉的習癖;就連去住飯店或上餐廳吃飯,一看到有提供火柴,我都會興奮異常,了解我這份偏執的同伴也會貼心地為我注意,深怕我錯過了如獲至寶的機會。
    火柴難尋,因為如今大家多用打火機了,所幸當作是一種愛屋及烏的心理吧!連看的順眼的打火機都一併收藏,其實我不抽煙也不拜拜,房間裡各個角落不是火柴盒就是打火機,動機何在實在連自己都懷疑哩!
    曾經,在一次日本行欣喜地買到十幾盒復古花樣的北歐進口火柴盒,加上餐館拿的,我開心地打包時還被同伴提醒要托運千萬別當隨身行李:「恐怕被細心又怕死的龜毛日本人以為妳滿身火柴打火機的,是不是心懷不軌要放火劫機啊!?」
    曾經,我到家附近小巷內一間還碩果僅存的雜貨店買火柴,還被顧店的老阿媽操著台語親切問:「妳應是家裡有老人要拜拜喔,我們老人家點火都嘛係點番仔火卡慣習啦!」頓時我覺得我心裡頭應該是住著一個與這老阿媽一樣的小老太婆,竟然執意要走入這宛如通過時光隧道才能回到過去的、屬於舊時代的老店,為的只是一盒盒對很多人而言老掉牙的火柴啊!
    起初,我是迷上劃下火柴的那短暫的火光,停留在手裡片刻的微弱溫暖與眼前數秒的小小光明,還有火柴棒燃盡後的獨特燒焦味道,再來是各種包裝圖案,加上小巧方便收納把玩...才越來越喜歡收藏;其實追根究底是因為它們代表著一段段舊時光或老故事,來自我行旅過的街道巷弄、隨性閒逛的店家、下榻的飯店大啖美食的餐館...,它們是有著老成面孔的時光膠囊,裝載著過往記憶與經歷,不管是關於前人的、或是專屬於我的往日情懷。
    每當想追憶的時候,我把火柴盒或打火機捧在手心看著、甚至點起一把火,往昔的點滴,隨著那一小點火,迅速溫暖光亮而清晰起來,熄滅後又飄殘餘燼的氣息,跟回憶這回事,不是很像很像嗎?!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