態度,不是光用嘴巴說說就算的,也不可以純然地以眼見為憑;那是一股伸手遍摸不著但可狂爆地直撲內心的氣焰、一束肉眼不能明察卻具深度溫暖的無窮無盡光采。
 
    也許解釋的太抽象了,具體的說,如上所述的態度究竟是甚麼?存在否?其實是肯定的,我在超級星光大道的林宜融身上看見了。
 
    我極少極少連名帶姓地提及直指一個人,在我的文章裡;我想是我天生的叛逆反骨血液老是觸動我喜歡唱反調的挑剔神經吧-若是有,那些被我拿出來講的人名背後,肯定多半是被我批判揶揄地大作文章、幾無半句好話。
 
    林宜融拿了個第五名,這結果一被評審黃韻玲、帶著幾分不捨的難為情加上欲言又止的吞吐間喊出,當時不少人都多少有點不願意接受這個「結果」吧:從黃韻玲宣布這個結果的過程乃至反應,還有可預期的林宜融現場後援歌迷們、因為護主心切而難掩失望的人之情常,不難想見,都離冠軍這麼這麼近了,人人都要那個百萬現金跟唱片約,誰甘心要拿第五名?
 
    但全場表情最樂、反應最從容平靜的,就是被唱名的林宜融本人。她比誰都快樂啊!真的很棒,她是很欣喜接受這個最終的成績,不管怎樣,長長一段半年之久的比賽"journey"(她自己感言中對這段比賽的比喻),完整的走完到最後-在喜惡互異的觀眾評審們的眾目睽睽、與辛辣傳媒輿論環伺的環境之下,就已經是一個勇敢而難得的自我實現。她是我每集必看的星光二這一季看下來,從發表感言到和大家台上互相擁抱,都很peace與不帶一滴眼淚的!(這個節目,容我說,有很多時候都莫名地噴出太多實在不怎麼必要的淚水,模糊了公平專業的視線、一些評判孰勝孰負的基本焦點…)而且她在這麼關鍵的最後一役,是唯一選擇唱中文歌-靜靜地很純粹的用歌聲表演的人(同階段高達三位原住民血液的參賽者選擇以英文歌載歌載舞、另一位最後得到冠軍的、則是選了他熟悉的搖滾式台語歌應戰)。
 
    姑且不討論選擇甚麼樣的歌路或曲目、選唱甚麼語言、表演中露不露跳不跳舞用不用合音的這些標準難平/憑的技術技巧問題-這個節目在我心目中已非「歌唱選秀比賽」了:它裡頭講話繞來拐去沒準頭的評審諸公(建議他們看看美國American Top Idols或英國X Factor的評審怎麼當評審)以及伶牙俐齒過頭的要命主持人,越來越嚴重地操作了很多政治正確性的語言(一如主持人講原住民不是人而是歌唱的神的這一段),我很慶幸也很驚奇的是,林宜融自始至終保持她一貫的從容沈穩與優雅可愛,她鮮與舞台上或是網路上各行各式的張牙舞爪所干擾或挫傷或起舞,就歌唱專業,她不是最完美的一個,但就「態度」上來說,她在這樣的年紀可以在舞台上自然展現這種大方的氣度,在我心中起碼是穩拿態度獎最高分的。
 
    也許,不少人、尤其是林宜融的Fans,在聽到最後第四名的那個男孩唱「我願意」唱的落詞落到頗為慌亂零落、看她於冠軍底定前表演了她的第二首歌時,會心生一股「唉唷,妳應該第一首就先這麼唱+跳…也許就不會是第五名…」「那時候被抽中第一個出場唱就是吃虧、容易緊張得低分…」等等的喟嘆吧。但是,勝負是一時的、甚至連唱片約跟獎金都是一時的燦爛而已,漫漫"journey",誰都看不準盡頭也料不中結果,多少個寒暑以後,誰會被記得、誰會被以甚麼樣的方式與心情被論述與想念?誰會成就甚麼、又誰的成就會比較耀眼呢…
 
    看一場節目,也能幫人思索人生也觀想態度,依我看,好歌聲難敵衰老、好身手不免遲鈍、好容貌終會走樣…人生的耐久馬拉松旅程上,不管身在何處所為何事,唯有「好的態度」才是永遠金刀不老的王道。
 
(P.S. For anyone having a dream of being a "million star", as a popular singer through this kind of programme/channel: Hey! Many other things are actually worth doing in the future... but personally, releasing an album for showing your vocal or talent in Taiwan may not be included!)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