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台灣之後的第一場投票,主要選的是立法委員。
   
    選前我都不太有感覺即將有一場選舉要發生,直到家裡信箱數週前躺了選舉公報跟通知單,直到家附近的公園灌木叢以及大馬路上的安全島上開始拉著或插上了競選布條或旗幟,直到電視上廣告和新聞版面盡漸漸被各「色」人馬的聲音與臉孔越佔越滿,我才發現,喔、要選舉了,那個熟悉的台灣-飄散著激動又詭譎的政治情緒的、選舉的台灣,回來了。
 
    這是台灣最不可愛的時刻,不知曾幾何時開始,每逢選舉,小小的台灣除了烏煙瘴氣的怨怒和滿地噴吐的咄咄口水,似乎看不見聽不到所謂的「牛肉」-最重要的政見哪裡去呢?很抱歉,從每天交相飛舞的攻防鬥爭,一些最值得被在乎的理想、抱負、解決問題的魄力與方法(與人),都被模糊了,或者說,根本就不曾存在過?!
 
    台灣還有很多人如我,願意相信與堅持,這塊土地上尚存有不少很可貴的、為夢想為成功為善良的普世價值,懇切奮鬥與正直生存的希望;可是這希望總是頗輕易地被莫名的政治正確給抹煞。
 
    很驚訝的,這場選舉很多「眼淚」,多到讓我以為原來選舉是比賽誰的眼淚多、誰的哭功強的哩!諸如剃光頭髮痛哭嘶喊以明志、前妻淚流滿面地替前夫站台、躺病床上的太座淚眼婆娑奄奄一息、全家手牽手地哭嚎下跪、打算裸體拜票的…哪一樣跟政見與抱負是相關的呢?好像去角逐金鐘獎還是奧斯卡的演員獎項還比較適當吧…
 
    以眼淚處理情緒,但不以眼淚表達立場展現信念,這才是泱泱大度的成熟表現,從政需要的絕對的理智與冷靜,不太願意相信,多掬一把眼淚多流一把鼻涕,就可以展現施政能力、收服混沌民心的。
 
    眼淚、並不是我個人以為然的方式;在這裡,我仍不死心地期待更多理性態度的發生(聲)。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