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去年秋天起, 我每日外出必隨身攜帶的心頭好, 是一台身形輕盈 (機身+電池差不多500公克有找)、外觀低調 (一身啞光的黑漆漆) 的數位相機--Ricoh GR II, 它不是啥新鮮機款、問世快屆滿三年了。我拿它玩玩意境堪人玩味的黑白攝影、也用它拍攝這個充滿色彩的花花世界, GR II的彩色效果也挺令人激賞的!

使用GR II拍照至今, 我的攝影習慣簡直是逆著主流走、反其道而行。有些朋友見我拿著相機拍照都像是看到奇景或怪咖, 「現在居然還有人在用相機拍照喔...」曾有人這樣虧我咧。當絕大多數人早已習慣只以手機拍照、逐漸捨棄持相機拍照的此時, 我卻越來越不用手機拍照了! 我寧可認真用GR II拍下不讓自己遺憾或後悔的每個瞬間。反正GR II也有當今數位相機必備的wifi功能、讓我可將相機中的照片檔傳入手機或直接在社群(FB)分享。我對於在網路上即時或大量分享任何訊息, 本就不甚強求、抱持順其自然的隨性態度、甚至有點反感... 比起用手機拍完照片即上傳, 以相機通過wifi傳照片上網、可能很慢半拍且落伍吧?! 但, 相機的成像是手機再怎麼強大也比不上的。GR II比起它的上一代、增加wifi上傳功能, 可讓我出門在外用相機享受拍照樂趣與成就感之際、也得以將拍好的滿意照片儘快分享出去。

R0000575  

GR II因為鏡頭是定焦、無法任人定點不動就任意地zoom in或zoom out調整鏡頭與被攝目標之間的距離, 這一點有人認為是這款相機的缺點。用GR拍照, 若想調整焦距, 絕大多數的時候你只能調整你自己--你必須勤快、機伶地挪動自己的腳步, 上下左右調妥角度, 找到拍下被攝體最適切的點。但、卻也因為這個定焦的頑固特性, GR II的鏡頭成像品質比其他消費機更為細膩又精確。出外拍照(特別是旅行的時候),  如果想要力求照片成像完美、又不克攜帶體積過大的數位單眼機時, GR II應該就是最好的變通選擇。不經一番比較與實際操作, 是無法體悟這台小相機迷人的「扎實」內功的! 

R0000197  

攝於Art Taipei 2017展場, 這展間其實很暗, 藝術家的大作在黑壓壓的密室放出霓虹系螢光。

來不及在黑暗中細調相機, 只匆匆拉高ISO(大概拉到800)、選正片模式, 成像異常清晰艷麗。

正片據說是最受GR II使用者偏愛的色彩模式, 飽和、鮮明、清楚,

光源充足的場合下用正片來拍, 應該不易出錯。

R0000425

座落在中正紀念堂境內的兩廳院, 也許是適逢落成30週年, 似有重新妝點修容過。

聽完一場音樂會後, 轉身望向黑夜中瑰麗閃耀的兩廳院、雖非初見卻覺異常的美!

於是翻出GR II, 選正片模式+拉高ISO, 成功拍下它夜裡大器而雍容的姿態。

(光圈: f/2.8; 曝光時間: 1/8s; ISO應有拉到1600; 手持夜拍、無閃光燈-

GR II的閃光燈在入手至今的快滿三個月內, 幾乎沒啟用過...)

R0001687  

光源不夠充足的場合裡, 即使沒有開閃光燈、也沒有刻意手動ISO,

竟仍可以拍出這樣的效果... 這是在京都「Forever 現代美術館」展場二樓拍的。

昔日, 這幢古老的木造日式建物, 是藝妓的練舞場(原「祇園甲部歌舞練場」), 

如今搖身一變為當代美術館(這間美術館是極成功的舊空間活化範例)。

為保護藝術品、也為顯現建築本色, 屋內燈光調的偏暗且昏黃;

此時選正片模式、ISO則讓它萬變不離其宗地停在「自動高感度」~

遇到想捕捉的匆匆一瞬、來不及應變總有時, 在偏暗的室內空間就這麼拍。

草間的彩色大型雕塑在昔日練舞場的排練舞台上, 透出異色的妖艷,

古典與當代的相遇, 精神上感到有趣的衝突之美、視覺上則毫不違和!  

 R0001244  

 黑夜中不停張開雙臂奮力奔跑的道頓崛地標~固力果跑跑人。

沒開閃光燈、自動高感度ISO、正片模式, 拍下跑跑人明亮的招牌、畫質鮮明銳利。

R0000509  

 影像漂白模式, 攝於台北紀州庵文學森林。

偶爾轉換特殊的色彩詮釋模式, 讓影像的記憶展現不一樣的氣質。

R0001042  

艷陽下的長廊, 以清晰模式拍地面的光影。攝於大阪司馬遼太郎紀念館。

R0001250  

 陽光正猛烈時的金閣寺, 以清晰模式拍攝, 得到出乎意料的濃艷銳利畫質。

雖與金閣寺隔水相望、有著距離... 但清晰模式讓建築與景物細節被顯現的份外清楚。

那倒影完美的令我說不出話, 超級好天氣的金閣寺, 隨便拍都美!

R0001843  

 陽光, 在我到訪日本北陸金澤的那天, 低調害羞、經常閃躲; 雪則是高調地下著。

我在風雪交加時遁入21世紀美術館, 以GR II正負逆冲模式拍下一排有型的透明椅。

正負逆冲色調頗清秀淡雅、具復古情調, 似乎是不少GR II使用者偏愛的模式。

我個人覺得GR II的正負逆冲不像一般手機app濾鏡的刻意, 較細膩且耐人尋味。

R0001877  

金澤21世紀美術館, 以GR II「輕微」濾鏡模式拍的走廊一隅。

可能會被以為是一張黑白照片... 但其實不是。

21美術館室內空間以白色為基調, 放眼望去近乎一片純白。

當戶外光線透入、室內一片白茫茫的視效更強烈, 促使我選了這濾鏡 (哪來的靈感?!)。

R0002129  

金澤, 長町武家屋敷跡的街頭轉角。這時候冰雪紛飛、且時而強勁。

體感溫度趨近攝氏0度C。此時慶幸我能一手撐傘、另一手單握輕巧的GR II拍照。

切換到"C-AF"連續對焦模式--面對所有會晃動的目標, 我都用C-AF嘗試捕捉。

移動中的人車、蠕動不停的動物或小孩、紛落不停的雪花... 都靠C-AF。

原想用正負逆冲或復古模式記錄這景點的懷古情緒,  但陰冷的下雪天光線並不好, 

還是調到正片模式, 把武士老家門前的飛雪清晰明亮地拍下來。

R0001815  

"C-AF"連續對焦模式, 助我在高速行進的JR特急電鐵車廂中, 隔窗抓住這難得的匆匆一瞬!

從京都駛往金澤的路上, 途中天候從冬陽一變為冬雪。

其中有一段下的特兇猛, 是那種令人不想也不敢踏出戶外一步的程度。

 幸好我當時是坐在車廂裡, 偶然瞥見與鐵道平行的遠方公路上,  一台可口可樂貨車, 

與我反方向在狂暴的雪中奔馳疾行...

「能拍到它嗎? 若能拍成就太好了!」我掏出相機、連忙切到C-AF姑且一試...

沒想到我竟然成功了。儘管根本不是什麼知名景點,  
(我根本不知此時我人在哪呀! 只知我在往金澤的路上~)

卻成為去年底日本關西北陸行中, 最滿意與難忘的一張照片之一。

 

GR II, 讓我越拍越有樂趣與成就感, 也促動我開始一改不求甚解的攝影態度、對於鑽研技巧更有熱情及興趣。我的GR II彩色拍之旅, 相信、也必定要綿長恆久地持續走下去~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