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0000075  

拿著Ricoh GR II拍下新相機記憶卡中第一張戶外黑白照, 攝於捷運象山站3號出口。

使用被暱稱為「森山大道模式」的 高反差黑白模式。

許多年沒換數位相機了。今年終於動念換掉拿了超過五年、陪我走過多國(N次的日本、中東、歐洲、曼谷、印度...)的「小白」(Nikon的消費機, 機身雪白)、改與「小黑」結緣--我購入了全身黑漆漆的Ricoh GR II, 其實它已出了好一段時間, 不是最新機款; 但我在相機使用上從不追流行, 而週年慶又祭出不少優惠, 因此我得以用一個相對低價購入GR II公司貨。老弟多年前曾買過GR第一代, 算是GR愛用者; 後來因為GR的定焦特性 (鏡頭無法任意拉遠拉近) 不合他所用、於是他把GR轉手賣給別人... 說也奇怪, 老弟自從賣掉GR後、對GR的好鏡頭好畫質總念念不忘, 當我說要換相機時, 他便對我用力推坑GR II, 於是我購機前到處爬文看評價、隨後又去賣場臨櫃試用過, 真的服了老弟的話, 帶回了一台GR II回家。

我從不擅長用機器、甚至可說非常不會用, 所以功能太多太細的電器或3C用品我始終不敢入手,  因我自知買了亂用也是白搭! 我不想自「愚」「愚」人、更不願浪費錢。功效新穎高強的相機個個靈敏且身價甚高,  可是我既傻又窮... 出外走跳玩耍也從不圖要拍出什麼絕境大景, 能近距離、迅速捕捉身邊眼下的「即景」則是我比較熱衷與在意的。於是, 被公認是超級輕便街拍機的GR II成為我的首選, 不必更換鏡頭、所有功能鍵幾乎單手就能隨時隨處掌控、體積重量輕巧又低調、畫質銳利鮮明耐看且富含意境, 每項功能與效果都是我需要的, 讓我買它買的毫不猶豫啊。

R0000094  

擁有了GR II後我近乎被制約與癡迷地經常轉到「高反差黑白」模式拍照。喜歡森山大道的我老弟說, 這模式有人趣稱是森山大道模式, 可以拍出跟森山大道風格相仿的東西。而事實上森山大道本人正是GR愛用者, 早期他用GR輕便型的底片機"GR21"拍了不少讓他在攝影界聲名大噪的黑白寫真--成像晃動、粗糙、黑白反差超分明, 不羈、不規矩的風格反而變成一種難以言說的美, 美的蒼涼、有勁道、有意思。

我也想過要重拾底片機... 很多年前當我的玩具底片相機還沒陣亡時, 我認真玩過一陣子底片「黑白拍」--我不知天高地厚地買下數捲Agfa APX 100黑白底片、很單純近乎蠢地想: 那些經典大攝影師都是拍黑白照的, 我也來效法看看吧~ 那一陣子拍出來的黑白照效果, 竟比我用相同的相機裝彩色底片所拍的還要好看, 令不求甚解、胡搞瞎搞的我很訝異。但... 那台底片相機在我去年帶去印度胡拍了一捲後, 在捲底片時底片軸被我粗心粗手地捲到斷掉! 從此我就沒再拍底片了, 也不知該上哪兒去找底片機... 底片, 好像真的已是博物館等級, 只能用來追憶與瞻仰, 現在已鮮少有人在販售底片相機與底片了吧... 就連前幾年又捲土重來一度翻紅的拍立得, 現在也貌似變得有些沉寂了... 數位相機實在太方便、手機更方便--方便到數位相機的銷量也似乎開始被逼著走下坡, 同時逼得我這個今之古人、數位與機器白癡, 只能趕快追趕時代洪流、棄守上個世紀的拍照模式了...   

話說, 數位的GR II, 真的很輕盈、非常好拿手感甚佳, 所以我現在是天天都帶著它, 想到就拍! 日常過個馬路我拍、出外覓食途中我也拍。上面這張, 是我上班午休吃完飯過馬路隨手亂按的... 真的很隨便, 完全無視畫面中紅吱吱的水平線, 我就想歪著拍! 怎樣 (笑)?! 結果看過的人都說這張好,  雖然他們也沒說好在哪裡...

R0000190  

這張, 則是路過信義安和還是通化街一帶時拍的。明顯廢棄多時的矮平房(?!), 屋子的形體都頹圮到快要看不出來了, 是那扇存在感仍很強的褪色紅白條紋木門說明了它的確是幢房子唷、只是快被風霜與歲月吞滅殆盡罷了。我不是第一次看到這處, 平時都是搭公車匆匆經過、這次剛好帶著相機走過, 用不同的工具和心情、拍下普通到平素根本就不會想要放在心上的景物, 呈現出的成像竟然如此耐人尋味... 廢墟, 可以別有一番風情, 自成一則短篇的黑色城市傳說。

R0000508  

不只非常適合拿來街拍, 拿GR II去拍路邊小花小草的效果也令我驚艷... 應該這麼說: 好的相機, 足可以讓所有平凡尋常到毫不起眼的小事物變成獨樹一格的大風景。(攝於紀州庵文學森林, 老木造房舍後方那一塊草坪中央、老榕樹下石縫邊的蕨類與雜草一堆。)

R0000422  

上週到兩廳院聽一場音樂會。走出來發現好久沒有認真端詳夜裡的中正紀念堂與廣場了。黑夜中金閃閃的大中至正, 硬是被我拍成暗影浮動的詭譎黑白 (然後~正中央「大中至正」四個大字硬生生地沒入高反差黑白中、「黑」的那一塊, 幾乎看不見...)。

R0000436  

2017年適逢兩廳院30週年~捷運中正紀念堂站於是有了這樣的有趣景致。那靠著牆面的五張放大版的兩廳院觀眾席紅絨布座椅, 在黑白的成像世界中, 就是濃濃的、絕對的黑!

R0000546  

金碧輝煌、瑞氣千條的台北101館內, 從4樓向下看。在高反差黑白的成像下, 還看得出它的貴氣嗎?

R0000074

最後, 暫時離開高反差黑白的森山大道模式吧... 來看看GR II一般的黑白模式, 把我梳妝台上的寶貝飾物們映出了另一種復古而細緻的個性。 

雖然, 我知道現在與往後的手機, 內建的拍照功能會越來越強大、強過越來越多數位相機; 但是, 有些細節、溫度與個性, 是手機所不能捕捉與顯現的--否則, 還要繼續生產相機嗎? 大家都用手機拍照不就得了?! 偶爾, 我內心其實是非常抗拒著所謂的「進步」, 每一股來得又急又快又猛的潮流, 我們都非得要跟上才行嗎? 過去的種種有不好到需要放下、忽略、甚至背棄的境地嗎? 自從每天帶GR II出門, 我開始調整腳步、心態與視角, 練拍照、也練觀察週遭人事物景的方式。

在高畫素雙鏡頭手機幾乎唾手可得、人人都可輕易隨手拍錄與秀出自己拍得的無數影像的此時; 在一切講究速成、簡單上手、方便隨時分享與炫耀的智能手機與網路風氣大為盛行的此刻, 攝影最重要的技巧、價值與意義, 似乎正在崩解重組、朝向一個也許不全然美好的方向、背著初衷毀去之中。

放下手機, 拿起相機, 是我不願意背離核心價值與初衷的、大動作宣示與有所為的頑固堅持。繼續用這個固執的方式, 走下去、看下去、拍下去吧!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