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不去探究這曲子出自何人之手,只在意那沉穩、平和而靜好的行雲流水鋼琴聲,只消開頭三兩個音符、不甚規矩的後起拍、卻同時又配上簡單得意外的旋律,便很容易地教人將心中奔騰的懸念與煩擾的渾世塵埃,倏地飄散於無形。
   
    Gymnopédies No.1,係Erik Satie (1866-1925)最為人所知與所愛的鋼琴曲創作之一。Satie在世時的為人作風,套句現代人的說法,說的好聽--是特立獨行、饒富個性;但若說的難聽,他可謂刻意不與世俗主流同流的"怪咖"。誕生於十九世紀末法國下諾曼第的Satie,五歲不到的年幼時期,即因父親工作關係而隨全家移居蒙馬特、隨後又遭逢母喪而被送回老家給祖父母看顧,童年的泰半光景,就因家庭的變故而顛沛輾轉地度過著。或許正因為諸多變化衝擊的成長歷程使然,Satie孤僻絕決又善變的性格習氣於焉養成,從他所創作的多支鋼琴曲,實在很難被硬性歸類為哪一種流派的音樂,既非古典、也非純然是現代;光看譜似乎簡單、聽起來卻深刻的極富想像空間而富含層次的詭譎可以窺見。
 
    唯一可肯切被聽見的,只有一件事: Satie自己的堅持,做自己真誠喜歡甘願做的,不論於創作或是於人生。一個人生而為人,若能不為外界潮流或眼光所左右地、只單純一貫地照自己的堅持去處事立命,這股只順"自己流"而活就是最純粹而真實的信仰,顯然,Satie做到了。儘管年輕時的Satie曾受洗入過教會,他的創作卻完全不按照教會調式、甚至大膽唱起反調,所譜寫的鋼琴曲中,不劃小節線、拍子與終止記號也無的隨性,這些小細節可看出他不取法教會調式、甚至對當時引領潮流的浪漫樂派發起反動的任性。與其說愛他創作的旋律與氛圍、倒不如說,我愛的是Satie音樂裡暗暗流洩的,那股不安份的反骨精神。
 
    這世界已經亂了很久,景氣冷到不能再冷卻持續大寒--來聽距今近百年前的Satie,挑戰當時世局與顯露自我主張、所應運而生的每一首創作吧。當時的標新立異,如今聽來卻是無懈可擊的歷久彌新,Satie琴音裡表面柔軟卻暗潮洶湧的反動情懷,是世間最剛強的溫柔反動。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