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31‧倒數計時的那一天】
    2008年的尾巴,是一年的最後一個工作天,對口的外國廠商們都早已從聖誕節起休起長達一兩週的假期,往來的Email量因此頓時變少,望著辦公桌上排排站的、廠商們十二月初就陸續自海外捎來的聖誕與新年祝賀卡片,心底也不禁早早就醞釀好滿滿的放假情緒,自然沒能勻出太多空間給拼工作這回事了。「跨年做甚麼好呢?」「元旦四天連假打算怎麼過呢?」的問候與想法開始在下班前夕、於辦公室座位上興奮的交頭接耳聲中熱烈傳遞著。MSN上朋友們暱稱的簡短字裡行間內,也開始傳達各自的跨年行程並放送各式新年祝福話語。這一天,因為擔心辦公室所在位置的信義區會陷入川流不息的人車雜沓中不得動彈,我及早關機、與座位周圍仍在場的同事喊了新年快樂明年再見、就瀟灑地打完卡走出門了。
 
    還是想「現場」看101跨年煙火。但以往可能相約跨年狂歡的伴,如今坐月子的坐月子、陪老公的陪老公、或是早已疏於聯絡、或在遠地工作抽不了身、或是主動表明自己已過了想狂歡的年紀失去了想刻意跨年的興頭…那麼,仍然對計畫親力親為瘋跨年這回事興致勃勃的我,是否可說是美其言自己「還很年輕」,或者該直接不客氣地點破自己是「還不服老」呢?於是,奔回家後草草吃了晚餐,陪老爸老媽看著LIVE的日本紅白歌唱大賽,心滿意足地看見帥氣依舊的SMAP表演(最重要的是木村那無懈可擊的帥臉!)後,穿起大衣、拾起相機,就尾隨年輕的老弟一起靠著雙腳抄著捷徑,一路勁走三十多分鐘,卡到了國父紀念館旁國聯飯店前人行道上的好站位,看101倒數跨年煙火。沒想到這個位子好到可一石二鳥地將101與京華城的煙火大秀雙雙盡收眼底。一比之下,101的煙火氣勢減弱了,反倒是京華城的氣勢萬千炮聲隆隆,一路上都能聽到人們對京華城煙火的驚豔讚嘆、同時交雜對101煙火的難掩失望。不過跨年夜還是親眼看見了倒數下的煙火,不管好不好看,從2006一路到2009,從倫敦到台北,不同的時空裡,自己總在瑞氣千條金光閃閃的璨麗煙花裡走入新的一年,似乎成為自己的生命儀式、一種不成文也甩不去的習慣了,彷彿不這麼看煙火就開展不了新年似的。這樣的參與感竟也微妙地衍生為一股小小的成就感,也算是小小的幸福經歷。
 
     【2009/01/01‧新年連假的頭一天】
    新年首天,就在惺忪的睡眼與捨不得滿被窩的溫暖下慵懶展開,實在是很不積極又沒拼勁的一種開始哪。自己終究開始邁入不適合熬夜跨年、在熙來攘往的人群或車陣間長途跋涉的年紀了嗎…本來想隨性出門到處亂走的意志完全被酸疼的雙腳困住,但未完全打消。一個上午的呵欠連連與伸足懶腰之間,陸續看完電視新聞台收羅的各國跨年煙火片段,望見了最想念的倫敦眼10分鐘煙火秀畫面、免不了一陣對英國滯在時光的深切懷念後,終有了輕裝出外的決意、陪不想開伙的老媽去微風地下街吃午飯逛大街。母女倆新年胃口大開,正餐吃過癮不夠、還跑進樓下的超市裡shopping兼試吃!正當試吃甜滋滋的杏仁餅乾時,幸運地接到好友Lisa電話,告訴我她幫我直接訂好隔天一起下員林的火車票,好一起去探望剛生寶寶的Victoria-本來還擔心買不到火車票、又不太喜歡因而得坐上容易塞車晚點的客運的我,新年第一天就有好友自動乾脆地幫我省卻瑣碎的煩惱,真是幸運。
 
     【2009/01/02‧放假第二天的員林行】
    真不敢相信,這天我比上班日還早起-我能從被窩裡翻起身、精準按下六點便設訂好要鳴聲大叫的鬧鐘,照例在冰冷的空氣中縮著鼻頭連番打了幾個噴嚏中、迷迷糊糊地梳洗化妝打扮,深怕吵醒熟睡的家人而躡手躡腳地輕聲出門,趕八點發車的山線自強號,到員林看Victoria和她上週六正午才奮力生出的寶貝兒子。
 
    Victoria雖是頭胎生產,過程遠比我們眾親友與她自己所預想的快順-沒動用無痛分娩針、不到半天的陣痛折騰、最後的關鍵產程只花15分鐘。新手媽媽驚人的好體力與精神,從她剛生完的不到四小時就能打手機親口向我大喊「我終於把我兒子『擠』出來了!」便足以證實。我與Lisa夫妻檔一起下了月台、call了新手媽媽,她仍然大聲地、多加了一分頗為堅毅的媽媽式命令口吻,叮囑我們「站在車站門口不要動,我派我老公去開車接你們…」果然,所謂的「為母則強」,新手媽媽的氣勢,就是不一樣。上了新手爸爸的車,一行人在員林的小街巷左彎右拐一會,到了他倆只花250萬就買得的50多坪寬敞國宅住處,正午陽光把客廳照的滿室透亮溫暖,Victoria的老媽煮了滿桌大魚大肉請我們,妙的是一大鍋飄溢米酒香的麻油雞,產婦本人怕酒味又不喜麻油而半口不沾、反倒我們這群先後踏入家門的老友們個個吃的津津有味…真是一人生產、眾親友跟著進補。到房裡與小寶寶初相見的滋味更是奇妙…出生才一週不到的寶寶,臉部表情與氣質看上去卻毫不顯小、很有思想。他有雙異常纖秀的手、指頭細瘦長宛如仙風道骨型的文人或是斯文才情的鋼琴手。他長著福氣的厚方耳朵,高寬飽滿的額頭與面相學上指說能言善道的那種稜線分明的薄唇…不管將來會成就甚麼,但至少會是個聰明自適的孩子吧!至少床頭台小音響,流洩著他的新手媽媽24小時強力放送的各式悠揚音樂給他陶冶性情地大聽特聽,加上這一群遠道而來的阿姨叔叔們又是琉金鎖片又是加持水晶環等賀禮的「護持」下,一定要長成一個心性穩而有福慧的人呀!
 
    不知是大啖麻油雞後會導致燒酒醉上身?抑或是過於早起對我這個夜貓子是承擔不起的酷刑?或者是前晚寒風中的跨年奔波積累的疲累未消?一陣與老友的吃吃聊聊後的午后,惱人的頭疼陣陣襲來,整顆腦袋又沈又暈的我不想別的只管躺平不動,結果半個下午就像個貪睡的新生兒般昏沈睡去。搭上回程的北上火車途中,心底猛想著下回別搭早班車當日來回了,折騰;同時幻想著這種結婚生子的人生道路何時輪我走上?好像這條經營婚姻與家庭的路線,從來就沒被刻意畫入,愛隨性如風般自由過活如我的人生藍圖裡…「太難想像了」,我說;「我有預感妳會嫁的老遠耶,妳的臉看起來好像會嫁到國外…」Lisa隔著走道端詳我的臉如是對我說。哇,我真有這種面相呀…哈哈!除了被人看過紫微命盤說我命中注定嫁的老晚、我還會嫁的老遠?果然這對我是件「太難想像」的事,天高皇帝遠的難唷。
 
     【2009/01/03-04‧卯起來『宅』的兩天】
   假期後兩天,毫無玩樂邀約與計畫,其實這也不甚意外-本來嘛,這個四天連假就是個政府臨時起意般掉下來的意外禮物,而且放了假後還得煞風景地在接下來的星期六上班「補」假回來!台灣勞工真需要這麼勤奮,假期必須被迫預支哩-不能不放卻也不得多放。哪像我那些英美廠商們,假期只有驚人的長度、壓根沒有「彈性」這種怪規則來亂的。一年一度的新年大假,沒放足半個月也有一星期可供逍遙,也未曾聽說過他們哪天要為此「補」上班的。
 
   本該充滿新希望的新年伊始,卻在報紙與電視新聞台的傳播裡,發現世界問題重重而憂心忡忡。這個節骨眼下的世界,工作穩不穩、時局安不安?上至總統下至小民、哪怕是天上諸神全都答不出個準來。反之若要人回答怕不怕工作丟了、信不信末日近了?恐怕半顆地球以上的人都會不假思索地點頭稱是。我突然沒有太多血拼或玩樂的想頭,除了昨晚隨全家與回娘家小聚的老妹及妹夫出門吃大戶屋撐破肚皮的日式定食,其餘時間竟都花在上網看日劇、在家猛看HBO等電影台、清洗魚缸、塗塗指甲油修修腳趾甲、翻翻平時忙於工作而沒空續讀的小說、整理筆電雜亂的檔案與照片…等碎事,餘下的假期時光,就這麼地被此堆看似空泛雜碎、卻件件紮實的事情們給填補掉殆盡!
 
   一邊在這堆碎事中打混地過,卻也一邊隨日幕低垂、黑夜更深而益發驚覺假日就要結束了。還不想睡地巴住鍵盤寫下這開春第一篇文章,其實電腦的其他視窗,還連結著沒看完的日劇正默默地download中。啊…想做的事永遠太多,可偏偏空閒的時光,卻也永遠給的太少又走的太快哪!
 
   Expecting for another coming long leave, always and never give up expecting...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