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一年將盡之時,免不了又得狠狠檢視,這一年自己如何度過。
 
  在這一年,我「又」換了新工作-就在揮別去年回國後展開的一段極短暫但也極失敗的工作經驗後,我選擇在2008年、於自己過去最熟稔的領域再出發。從不可免的跌跌撞撞中出發,在對陌生環境裡百轉千迴的試探中站穩腳步,在反覆琢磨與記憶中開始奔忙卻紮實的營生,在混沌不明的世局中因為目前還算穩當的工作、與期間幸運遇見幾個令我溫暖欣慰的人與事,而叫我自動忘卻工作上難免的紛擾繁瑣,依舊可在幽微中瞥見幾絲希望之光。
 
  在這一年,周邊親近的人紛紛有著或好或壞的際遇變化,母親過馬路不慎撞上了疾行的機車,雖然發生事故的當下、與養傷復健的過程自是苦不堪言,一家人的生活步調因此而被不尋常地打擾、心緒也隨之起伏煎熬,但積極配合復健的母親只花大半年的光景,就能活動自如,也漸漸修改過去過分躁進、凡事搶快的性格,我們全家也更能試圖虔心參透意外造成的打擊、並從低潮中學習如何寬心接納世事的變化,這場意外雖是苦事一樁,讓我們習得如何以更豁達淡定的態度過日,也更懂得珍惜家人之間的情緣羈絆,終歸是一個苦盡甘來的好結局。
 
  在這一年,家裡另一樁大事就是把妹妹嫁出去了。對她個人的人生、對我們這一家,都是一件史無前例的大事件哩。結婚,這我也全無經驗,雖然在此之前我已「為人作嫁」地幫忙過幾位好友的婚禮,又是忙招待又是做伴娘地、連婚禮歌手都做過,但幫起自己的親妹妹參與籌備婚事時,心情還是大不同的。喜悅當然有,不過從拍婚紗照、挑喜餅、選婚宴場地、訂婚、結婚…一路陪伴下來,每一步都多少有點筆墨難容的不捨-那是一種一點一點地、彼此就要各自遁入另一種人生不同境界的不捨心境--變成了使君有婦、與另一家庭結合的妹妹,對照著依舊單身、依附著原生家庭逍遙任性生活的我,真的有股難以言說的不一樣:妹妹像個姊姊般地踏著穩當節奏與正確方向的步伐、走穩理所當然的人生進度;而我才是那個靈魂總是飄搖擺盪的耍任性小妹、總是不按牌理出牌地替自己的人生製造他人看不出道理的曲折路線…,直到這一年我終有所感觸,我們真是對奇妙的姊妹呀-自小到大不知被多少人說過多少回我們很多地方生得極相像,可骨子裡的性格乃至現實人生的際遇,根本就是天差地別的殊異。
 
  在這一年,罹患出國成癮症的我,在隨性地不管手邊有多少閒錢的狀態下,任性地草率決定出國,去了一趟日本東京。東京於我不再單純是反覆品嚐旅遊新鮮滋味的地方,而更深一層地進化成珍貴友誼的延長與歸屬。在英國讀書時相互扶持的摯友們正好來自於自己出國猛跑最多次的國度,這回在東京不只是過癮地逛街買物,更是難得地又碰上曾一同在異鄉在學海裡浮沈、在旅遊中探險的老友,在不比留學生活時自在的庸碌工作時光中,付出萬把塊、偷得三日閒,換得這樣的舊地重遊加上久別重逢,自是加倍開心與值得啊。
 
  當然,這一年,我所在的台灣(或者全世界亦然),長年付出眾人苦心與血淚汗所建構的如錦繁華,正似過眼雲煙般地、以秒殺般的光速急遽消散泯滅。雖說,經濟曲線就像政黨輪替或風水輪流轉那般地起落互見、景氣自有一套循環,我們不過是正好處於墜落的低點,不得不認、也終究得忍。但,政客每逢選舉必大方使出來媚惑眾生的花言巧語,現在成了票房毒藥,一張張兌現不能的空頭支票,拖垮以天真付託信心、寄望重生的百姓。太多的人自願陷入冤冤相報的敵對怨恨之中、太少的人願意捨棄前嫌積極向前謀求更長遠的集體幸福。何時,我所生長的地方,人們才能真的清醒,看清並拆穿如蜜糖衣包裝下的狠毒真相呢?
 
  Whatever... This is a pretty good year only to me. Just because I choose to believe that I can be good after suffering from so much bad stuff. But meanwhile, this is a pretty bad year to the world in which I'm living in. I wish myself a better time in the coming new year; also a brighter new dawn can be seen in the world while we count down for 2009...
 
  I sincerely wish.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