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都在辦公室裡頭昏腦脹、案牘勞形的國中老友靜與我,雖在MSN上掛起忙碌,卻有默契地小聊了一會-為了本週末的同學會。
   
    靜是個忙碌的系統工程師,每天在電腦前理著繁複龐雜的程式,就連週休假日也不得閒,她悠悠地說週末的難得同學聚會恐怕得因為加班而犧牲了,已經忘記有多少年不見的我們,就這麼又錯過了一回…
 
    去年冬天,我錯過了國中同學會,當時人在英國打開電子信箱發現,主辦同學會的蕭婆貼心地寄了當時合照與通訊錄給我,時值凜冽的英陸隆冬、又剛好遭逢自己的電腦與備份硬碟雙雙離奇壞去的打擊,別無選擇只能坐在圖書館勉強地用起公用電腦上網的我,發現這封充滿喚醒遙遠思念與記憶的電郵,暖暖招呼與想念的情意透入隻身在異鄉的我的心扉,那份感動,至今記憶猶存、從未降溫。
 
    很快地,轉眼過了一年又半載,這次國中同學會,我有幸得以抓住機會、不再抱憾錯身;但仍有不少老友們,陷於抽不了身的公事或家務繁忙、因為在海外求學或營生的奔波、或也有令人不免遺憾的長期失聯…所以只聞其名不見其人、在席間被到場的我們談論或探問或拼湊著關於她們的消息與往後的人生際遇。真可惜靜和一些老知音們,沒能在這裡與我們並肩大吃大笑,敞新敘懷-數盡記憶、嘆遍現實、也不忘繼續編造夢想。
 
    但遺憾中的不遺憾,是趕在聚會之前,和靜已經用MSN短暫卻深刻地一起回頭看了最初的我們-關於那些未竟的、最初的夢想。
 
    久未見面,很自然一定會從彼此的「現在」提起,我作了不時看報表、查業績、周旋於數字與算計的書採購;靜作了不斷寫程式、勤維護與研究作業系統的工程師。當我們說著現實的自己在工作中所做的一切,不免不敢置信的驚呼也感嘆-自認極不擅長數字討厭商業的我竟作了很常碰數字且在商言商的採購;而強調自己邏輯很弱沒想過會碰電腦程式的靜卻是個資管科班出身的系統專業。
 
    我們最初的夢想又究竟是什麼哩?靜其實曾嚷著要當地理或國文老師之類的、我竟然快要忘了我當時到底在夢想什麼…現在潛下心回想:我只是個一心想變瘦、但始終克制不了食慾的平凡青春期大胖妞,我只想挑著我最愛的國文英文學習而壓根不想理會難懂的數理,因為單純喜歡寫出通情達禮的好文章自娛娛人而幻想一天能當個搖筆桿度日的淡泊作家…但,如今的我們,都成了什麼呀,顯然和最初的夢想,大大地錯身了呢。
 
    我跟靜說:看看正作著與最初夢想大相逕庭的工作的我們啊,證明了人類潛能真的無限、凡事果真皆有可能。匆忙之間的問答中,靜在我這麼喃喃自嘲後究竟回了什麼,其實我也忘了。我只能幽然而明白地記得,十七、八年前小小的我們,邊揮舞抹布拂拭著窗台上的灰塵、邊編織的起勁的、那些最初的夢想-我還是那個愛說愛想愛寫的我、而靜也依舊也是個坦率造夢又忠實而捧場的,我的聽眾…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