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在某集「超級星光大道」,一位參賽者選擇了盧廣仲的新歌「100種生活」來唱,詮釋完後,一位以創作見長、本身也是歌手的製作人級評審,給了參賽者大意類似如此的評論(詳細的一字一句,也許上YOUTUBE回頭找節目片段可以看得到吧!)-但妳似乎沒有把這首歌的意境(或情感之類)唱出來,這是一首情歌…
 
    天哪,這是一首情歌嗎?我的耳朵在那頃刻便迅速啟動靜音裝置,不打算聽進去這位好歹也算國語歌壇資深「音樂人」的評審繼續他論述薄弱又欠邏輯的評論。真想當面抓這歌的歌詞作者(鍾成虎)來跟這個評審對質,說說看他創作「100種生活」的歌詞時,心底的盤算是要純以男女愛情為根基去寫出「情歌」式的歌詞嗎?
 
   也許,以通俗而狹義的角度,沒有圍繞著男女情愛糾葛去刻畫描寫的歌詞曲,就無法算是所謂的、那些開口閉口動不動就會唱著我愛你他到底愛不愛我之類的「情歌」。顯然,「100種生活」真的不是一首標準情歌。但我同意,它應該是一首,為理想中想要過的生活、期盼擁有的生命態度而唱的,獻給自己想像中、摸索中的人生輪廓的情歌。
 
    
 
    很多人、在很多時候,很想輕易地大呼「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特別是在遭逢諸事不順的事與願違、摸不透與某些人之間的關係深淺與距離遠近時,想放棄、想逃離的情緒,一刻也無法停止地填滿到要淹沒自己想好好過的決意與信心。對生命的迷惘與失落,就是這樣悄悄從昏盲而紊亂的心海中浮現而來的;但是,當我們吶喊著這不是所想要的生活的同時,有沒有另一股更勇往直前的能量及清明如鏡的思辨能力,去映照出最忠實於自己的直覺與夢想,去定義出「自己想要的生活」,然後義無反顧地想辦法從不想要的生活脫身,反方向地去要、去過那一種所謂自己想要的生活呢?
 
   光是要定義自己想要的生活,我想,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有沒有發現,說「不喜歡」或「不想要」甚麼其實是非常簡單的,但每當要明白地告訴自己與別人我「要甚麼」以及「怎麼要」,答案常常卡在於心緒與思路的跌宕,而招致一場虛空,舉棋不定的不明確一如謎團般的霧,阻擋了一心想要過自己想要的生活的去路。 當聽到盧廣仲撥著聽來純粹而簡單的吉他,卻深刻地幽幽唱出「想要的生活怎麼有一百種,該怎麼走誰來告訴我」,這一句歌詞,終於明白了一個道理-也許是我們想要的、或者該說自認比現在擁有的更完滿美好的理想生活形式有太多太多,偏偏就不是現在所有的那一種,於是,該怎麼走,自然就無法說出口,因為根本想(要)的太多、沒能瞬間歸納確定,那想要的是不是必要的,所以,該怎麼走其實也找不著誰來告訴自己呢,只能讓心中纏繞的猶豫暫時無解,成為「很久很久以後才會懂」的事了。
 
   這不是純粹的情歌吧、更不是首簡單的歌;儘管那把空心吉他撥起來的旋律、還有盧廣仲毫無造作口吻的淺淺吟唱,乍聽之下是這麼簡單,卻又如此深刻。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