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關注日本文壇裡,較新銳作家們的動態與筆下新作,大抵是現有的工作性質所致,不得不在英文書的市場生態裡四處觀滿場跑。但從來不曾也不敢忘卻自己在這個選擇長駐的工作場域裡,最初的起點畢竟是日文書,和日文寫成的一切,於是在生命裡始終佔據一塊幅員頗為遼闊的面積。只是,好一陣子沒在那徘徊停駐了,不過、那塊疆土,卻不會因我暫時走遠的身影而消逝。
 
    最近,令我驚艷的是他--乙一(1978~ ),一個與我同年的男人(我想他那張羞澀內斂的面容、搭上一身完全無計齡的樸實低調年輕學生款輕裝,稱做是個大男孩,比"男人"更切合他吧!?),一個在學校原以工科為專攻的九州人,一個自憶道成長過程彷彿是由孤獨帶路的內向者,如今在日本現代文壇,以筆下許多難以分類的故事--大多是短篇小說,收服與撼動眾多讀者,大放著異彩。
 
    乙一這個名字取的妙,據說是原名安達寬高的他,以他在讀書時代所用的計算機型號FX890P/Z1末尾的"Z1"演變而成。他的寫作,到底沒他取筆名的過程那般略顯無厘頭,而是混雜有詭譎、解離、暗黑、曲折、嘲諷式的幽默於段落起伏間,他不時暗鋪下令人驚異悚然的"梗",更是驅動人每讀完一篇短故事後,必久久無法忘懷情節並思索寓意的原動力。因為篇幅大多不長、加上常引人因迫不亟待想知道的故事發展而繼續捧讀,總能很順暢地讀過一篇接一篇,然後不知不覺便看完整本了。
 
    沒耐心沒眼力讀長篇大論、沒完沒了的大部頭小說的我,對這樣的短篇自然偏愛,尤其是幾個短篇(ZOO中的"小飾與陽子"、"把血液找出來!",我想拍成電影或影集必定很酷!)的奇異情節,讓我不禁去想,到底是怎樣的生命閱歷或人格特質,才能幻想出這麼詭異、讀了會有哭笑不得的惆悵感的故事與人物呢?
 
    這樣的作品,來自一個孤獨的人,孤獨能造就一個滿腦子豐富奇想的文字創作者,孤獨為主的成長養分,似乎為乙一多偏向暗黑與悲愴的故事基調,給了合理的解答。敘事筆法冷酷且具有旁觀者姿態,淡定的筆吻,卻能清楚深刻地交代,為甚麼誰殺了誰、誰要被誰怨恨...,拿來鋪梗的其實盡是些恐怖不祥甚至殘酷變態的事,結果都在雲淡風輕兼具詭異冷調的文采中演繹,延伸與點出很深層的現實或人性。誰說暗黑、恐怖、緊張的情結,就必該是血淋淋或殺紅眼的暴力可怖? 乙一是個獨特的說故事天才,難以被絕對分類的他,值得我更認真專注地讀。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