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蝟的優雅,很難不承認,這是一個乍聽便令人腦子摸不著邊際的書名。知道這本小說的最起初,來自同事莫妮卡的介紹。莫妮卡那時說她正在讀,讀來感覺不差。我好奇於這對我而言十足無厘頭的怪異書名,又被它中譯本封面裡以大紅沙發綠壁紙牆、側倚沙發把手一角爬著的一隻棕色小刺蝟、角落外加歪斜地疊上一堆書的強烈視覺吸睛,就這麼不假思索拎著它結了帳,開始闔不了頁地快讀。
 
    雖是一本小說,但它是由很多短小章節串連組織起來的,逐章去讀並不會有太沒完沒了的壓力,反倒會有不知不覺便讀了這許多的快意流暢感,是造成我讀來很快的原因。這對讀小說向來有莫名速度障礙的我,真是一大反常的奇蹟式現象。加上小說裡人物性格鮮明、理直氣壯地以雖稍嫌尖銳、卻獨到精準的思想與觀感,大說特說著自己眼裡的周圍人事物,當頭棒喝式的深刻思想與肺腑之言不斷浮現,而篇章又短到沒兩下就看完的程度,這點多少教人很難完全死心地暫闔起書本,不繼續往下探究故事裡幾位主人公的交集與進展到底如何。
 
    其實,小說裡每個篇章,都是兩個同在一幢巴黎高級公寓裡的故事女主角,內心澎湃而精闢的獨白-12歲、家世教養良好、思慮敏捷縝密、卻憤世嫉俗的富家女芭洛瑪;與54歲、出身貧微其貌不揚、卻滿腹經綸深藏不露的神秘門房女荷妮。她倆各自對自己的人生、對任何可觀之可評之的人間種種各自表述,有疑惑、有批判、有謳歌、有期盼…故事的情節發展與人物間的關連牽扯,於是對我不再重要;只因字字句句穿鑿深刻以她倆的思想「獨白」而成的每個短篇,在在俱是身為哲學教授的此書作者,所要對讀者做的一種浩大工程式的思想訓練-一種以各方哲學論理為根的腦力激盪與思路重整工程。
 
    對想深入哲學的境地,卻常被其盤根錯節、諱莫如深的艱澀語言與不食人間煙火般高調擋在門外不得其門而入的人來說,讀「刺蝟的優雅」,似遠比直接打開哲學家或學者的理論原著,來的輕易並親民多了。
 
    故事如何開始、經過與結束,這仰賴讀者自己去按部就班地逐篇章讀完以得知。但若是不管整個故事的起承轉合,則整本小說可被視為用哲學底子拆解剖析世間人事物百態的厚黑式哲學小品集,可從胡亂翻中的任何一個篇章隨性讀起,裡頭有好多句子,是只管單看而不管前後文關連、都能夠獨樹一格成為令人拍案的經典佳句的!我私心推薦鬼才小女孩芭洛瑪的每篇「深刻思想」-尤以其中的第三章(關於現實中人的強弱、權力掌握的觀察討論)及第四章(由芭洛瑪對自家母親對自己的教育照護方式感到的無奈,點出世間為人父母著養育子女的謬誤迷思)最是令我每看一句讚嘆一句,不單是沒有一個贅字濫辭,更是寫到心坎底的犀利精彩。不信的話,從以下幾段來自此書令我低迴不止的文章節錄,或可窺知精彩所在…
 
    「…在人活著的世界裡,擁有權力的不是行動,而是語言;在這個世界中,最高等的才智是對語言的掌握能力。」(節錄自《刺蝟的優雅》之「深刻思想第三章」)
 
    「所謂文明,就是被掌握得體的暴力,是克制靈長類的侵略本能所獲得的勝利,但這勝利永遠是未完成的。」(節錄自《刺蝟的優雅》之「富人之義務」)
 
    「圍棋最成功的一點是,它證明出如果要獲勝,在設法活下去的同時,也必須讓對手活下去。太貪心的人最後都會輸棋。」(節錄自《刺蝟的優雅》之「深刻思想第七章」)
 
    「我雖然知道這世界是很醜陋的,但是我也不想看到這醜陋的世界。」(節錄自《刺蝟的優雅》之「世界動態日記第五章」)
 
    「但是追求永恆者注定是很孤獨的。」(節錄自《刺蝟的優雅》之「一股希望」)
 
「刺蝟的優雅」中文版封面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