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絕對有足夠的時間發生戰鬥與怯懦,當然也有足夠的空間創造夢想與廢墟。
                                              --陳芳明,《晚天未晚》
 
    人的一生,可以送往迎來的十年有多少個? 可以感嘆與檢視十年前、十年後的差別得失的機會又有凡幾? 之於很多人,十年是一個不難看得見起頭、卻不易一瞬間探的清終點的一段漫長時間,但若認真回顧自己生命裡的若干個十年,不少人勢必心頭為之大驚--原來某某事情發生至今已屆十年、原來我脫離或經驗過某某狀態至今早過了十年! 好多人與事,距離雖遠卻近、記憶則是似淡猶深。慢慢也匆匆地,渡過好幾個十年,一晃眼,昔日懵懂無知的童稚轉眼便長成重擔滿肩的青壯、過往得意飄揚的青春就要轉為滄桑歷盡的白髮、從前垂暮老殘的晚年則幻化為輕煙或黃土,無聲無息地隨時間的長河流逝遠去。
 
     還記得十年前的九月,台灣剛經歷一場地動天搖、山河變色、據說是百年難得一場的921大地震,當時還沒唸完大學時的我,做了一個朋友以電郵傳來的心理測驗,測驗裡的題目之一問及: 想像過十年後的妳、會在哪裡做些甚麼、過著甚麼樣的人生嗎? 我根本不想回答、也全無能力以回應,連明天會發生甚麼都不知道呢? 誰曉得會不會又遭遇一陣分崩離析式的震撼,然後就此失去或被迫放棄些甚麼... 要我預先窺知十年以後自己甚且週遭的景況,未免太不著邊際而沒有必要。
 
    十年之後,九月還沒來到的八月初,又是一場號稱半世紀難逢、其威猛尤甚五十年前八七水災的八八水災。我的人生也不過區區三十又一載,百年難見、五十年難逢的大天災,卻都已於人生這部歷史中,先後記上一筆了! 十年前後,相同的舉國震驚爾後重生,一樣的口號、批判、承諾、期待,結果似乎是十年為週期的輪迴,又再降臨一遍。講白話點,好像鬼打牆,意外的面貌不管是地震還是洪水都同等可佈、絕望後寄予希望而後再度急轉直下地陷入絕望,一切都沒甚麼不同。
 
    都說要選賢與能,結果發生大事時,証明原來沒有人是萬能、相對地還更顯出一些自稱有能者的無能。大意外就像是一帖人間現實的現形劑,種種夢想與保證,在被殘酷地顯影以後,宛如大震後的頹圮、彷彿洪水般的一洩千萬里、放諸虛空如地裂後看不見的深淵、如惡水滔滔無息的水流。
 
    十年前後,兩場災厄,除了驚、氣、認、嘆,我們還有甚麼?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