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第一次,我在這裡,不知如何為我的文章起頭、下標…但我卻先肯定地要放上這畫面,讓大家聽清楚、看仔細,悽慘的天災發生已屆一週之前夕,那位從競選到上任,口口聲聲說「我準備好了!」的人、連同他帶領的團隊,竟是以這樣的言語,重創台灣災民與非災民的感受。
 
    原來,「準備好」的人只有他;愁困甚且命喪破敗家園的人民,在他心內深處無非就是欠準備、無憂患意識,才一塌糊塗地賠上所有。一副「沒人要你去送死、誰叫你不快逃」的荒唐思維,可笑又可恨!
 
    我突然想起,媽媽的兒時老友,世居家鄉台南學甲、且是住在鎮上最繁華的一條街上。這回也水淹及膝,至今仍未完全清理好大水退散後滿是泥濘的家。她前天與媽媽通了電話,描述那晚惡水來襲的景況-水很強、強到像是用衝的、滾滾奔竄上街,從沒看過跑得如此急快的洪水,比她小時候經歷過的八七水災還要凶猛、令人措手不及,只能「挫」著等…不一會兒,水已沖進一樓旋即及膝,他們一家人無法入眠,只知道強打精神瘋狂搬起一樓的家當與貨物,救多少算多少。無眠而驚恐的淹水夜過去了,汪洋般的積水慢慢銷褪了,因為水庫濁度過高而被迫停水的不便也解除了;但接著面對的是成堆難以清除的淤泥,不知哪天才能刷乾淨的落地窗與櫥櫃,還有一夜無憂的好眠…媽媽的朋友說,她快說不下去、因為近一週的折騰,已累到快要沒聲音了…
 
   這還只是住在平地上的人的遭遇,試問…山坡上、高山村落內的同胞呢?他們就算整晚都不睡、緊盯不斷上修的氣象雨量預報、雙腿蓄勢待發隨時可以抓起家當拔腿就跑-能跑到哪裡去?能跑多遠?能跑得過怒濤般的大水與一崩好幾層樓高的土石岩壁嗎?這是「撤離」就可以解決的事嗎?
 
   如果有能力作選擇,有誰願意在危險的地方安身立命?多少在山林裡、海岸邊世代起居營生的人們,會一直在此生活,肯定有其道理。若要他們移往「所謂」安全的處所-那也需要有人貫徹公權力、事先佈局規劃並坐鎮指揮-而這又是誰的責任?在馬先生一句句的「他們該如何如何、就不會怎樣怎樣…」的推託之詞聲中,災民的際遇,彷彿是命中注定一樣的、消極的在劫難逃。
 
   聞聲救苦、苦民所苦-馬最愛掛嘴上的八個字,言猶在耳,如今對照他輕描淡寫的賴皮言語,再看看第一時間下排拒外援的鎖國救災一週下,災民們的流離失所生離死別之苦、還有恐需編列高達千億台幣預算去補償的國家損失(這比馬所積極討伐的,前朝總統貪的錢-被他們戲稱是海角「七億」,不知還要暴增多少倍?),真是諷刺至極、悲憤至深。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