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F2633.JPG

    人潮不斷的詩仙堂旁,有一條上坡的小徑,沿此小徑爬坡一陣、可通往一間招牌很大、但腹地頗小的神社-八大神社。劍聖宮本武藏、是八大神社的「主角」,相傳,宮本武藏與吉岡一門,曾在此神社所在位置、也就是「一乘寺下松」的一棵松樹下,決一死鬥。據說,這場決鬥,吉岡傾全力動員門下弟子計七十三人、對付宮本武藏一人。七十三比一哪、宮本竟然能在這場漫長又差距懸殊的混戰中獲勝!決鬥時,宮本已五十五歲… 看來他劍聖的封號,絕非浪得虛名。八大神社境內至今仍留有一段,據傳是決鬥之際、俯望它腳下這場殊死戰的老松。宮本武藏的全身立像,就威風凜凜地佇立在老枯的松樹邊,而他的視線前方、恰好冒出一小撮偏金橘色的楓紅。我不是很熟悉或特別崇拜宮本武藏,但我很喜歡這尊立像的背影,在傳奇的老松旁、在秋陽下、在楓紅前,透出一股精氣神的武士堅毅。

F1010015.JPG  

    嵐山,常寂光寺。這一天開始有陽光了,裝有Lomo感光100負片的底片玩具相機,於是能派上用場。用底片機拍下了一位擋住我去路的老伯、他過份筆直而顯得正經的背影。正對著老伯的,應該是他的老婆吧-老伯正在拍攝她。也許是天冷,老伯站在路中間、用不甚靈光的手指橋了老半天的相機、終於按下快門的那一刻… 「哈啾!」他打了一記響徹半邊天的噴嚏!「啊啦… 一般幫人照相按快門前,不都是要說一聲『Cheese~~』嗎?哪有人說『哈啾!』的啦… 你,真是的!哈哈哈。」站在哈啾老伯前方、擺POSE擺了很久的老婆,邊抱怨邊甜笑、朝向邊檢查相機畫面邊吸鼻子的老伯走來。這對夫婦的互動,自然、平實、可愛。連抱怨老公的小碎念都像是在唱歌,日本傳統婦女的馴夫高招呀!

DSCF2577.JPG  

    不少照片中的背景,是無心插柳的意外所造成;但,這是我執意要讓背景入鏡來,才會完滿的一個畫面。攝於大原的勝林院,正殿長廊的一個僻靜的盡頭。拍攝時間是中午12點多,很多遊客聚集在隔壁的三千院、或者去吃午飯了。勝林院遊客稀落,只有虔心的唱佛聲自殿內飄揚、迴盪在光潔肅靜的木頭長廊上。

    也是一對老夫老妻。彼此沒有交談,沒有四目交接、沒有親熱的勾撘抱擁。只有靜靜坐著,讓正午陽光灑在肩上、讓滿山壁的楓紅映入眼簾。除了靜謐的長廊、除了惹火的楓紅、我比他們還多賞到了一個美景-他們倆的背影。最實在而細水長流的陪伴,也許就僅僅是這樣吧。我覺得這樣最好,勝過千言萬語、強過海誓山盟,自是最美不過。老夫婦不知道,他們此時此刻的背影,對這個默默偷拍的台灣女生來說,是如獲至寶的旅途感動。

    謝謝這些背影帶給我的感動。旅途中,拍到背面的影像,常常會被視為沒拍好、或是不知道在拍甚麼的壞照片。但,對我而言,背影下的故事與風采,比起正面,往往更容易讓我印象深刻;追逐與紀錄背影,側聽或猜想背影下發生的趣事與插曲,讓它們成為旅行紀念品,將是讓我樂此不疲的、旅行的意義之一。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