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80117_005308  

桃樂絲 (Dolores Mary Eileen O'Riordan, 1971-2018), 小紅莓樂團(The Cranberries)主唱。

在2018年剛開始未久的1月15日、於英國倫敦下榻的飯店驟然辭世。

在90年代成長過、青春過的人們,

耳畔與心靈肯定少不了小紅莓樂團桃樂絲的歌聲相伴與撫慰。

我是在90年代經過人生半大不小、似懂非懂階段的孩子之一。

桃樂絲啟蒙我聽indie rock, 她那從靈魂深處奔放流瀉的獨特聲線,

引我聽懂她與樂團成員們想借用音樂訴說的事件、態度與情感。

那是個網路還沒有發達、沒有數位相機、聽CD還很稀罕時髦的年代。

那是個聽流行音樂要打開收音機聽廣播、存錢上唱片行買專輯卡帶聽個夠的年代。

那是個每週末會注意ICRT或中廣音樂網的DJ報出音樂排行榜的年代。

 我用這些如今看似老派、過時的方式, 保持對小紅莓、對桃樂絲的熱切關注。

房間壁櫃中為數可觀的音樂錄音帶裡, 小紅莓的專輯自然不會缺席。

塵封多時... 逾20載的青春記憶之物, 隨她驟逝消息一出、被我急忙翻攪了出來。

我的音響有聽錄音帶的功能, 與默默沉睡在我櫃子內的錄音帶一樣、被擱置許久。

還能轉動嗎? 還能聽嗎? 不行吧、不會吧.....

抱著姑且一試的心, 也夾帶著不信青春喚不回的任性情緒, 

放入錄音帶,  按下PLAY鍵~~我的錄音帶依然能穩穩地轉動,

桃樂絲幽幽地開始唱著... 以她明亮、時而激昂、時而低盪的聲音。

Ode to My Family, I Can't be with You... "No Need to Argue"錄音帶A面, 感性又激憤地唱著;

Hollywood, Salvation, When You're Gone... "To the Faithful Departure"

--錄音帶A面依序唱著、比起前一張聽來更成熟、激動而憤慨。

當時的世界不夠理想, 小紅莓對世間此起彼落的紛亂、戰火、因此無辜受傷受驚擾的人, 

頻頻發聲, 以他們一張張振聾發聵的專輯。

當夢想就要幻滅的時候、當愛因各種不可逆不可考的緣故消逝的時候、

當信心與意志怎麼樣都堅定不起來的時候、

當未來變得一片虛幻迷茫的時候... 

小紅莓的音樂成為救贖、是為解藥, 向90年代成長、青春過的人們, 堅實適切拉了一把。

這麼多年過去了, 世界依然不和平、似乎比起從前更加瘋狂紛亂...

我慶幸我還留著這幾捲卡帶、我歡呼這些卡帶依然能轉動發聲, 

因為我堅信我還很需要它們繼續撫慰與引領,  在如今、與往後的混世裡。

只是, 桃樂絲不在了, 她只會在過去的錄音帶、CD、影像裡撕心裂肺地唱,

在天堂裡唱, 卻再也不能於現實的時空中為我們繼續唱下去了。

記得她說過想當一個天使, 我希望此刻她已翩然飛到上帝的身旁, 

在距離現實世界不知多遠的天堂彼端、放卻塵世與她生命中的煩憂躁鬱、快活高歌。

Bye and R.I.P., Dolores!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