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向都很欣賞王力宏,不單是他的帥氣、還有他的才氣。最喜歡他曾唱過的「一首簡單的歌」,開頭前兩句,經常地說中我對這個紛亂而瘋狂的世界,最沈痛而疑惑的無奈;而最近這三個月,也就是我回國後開始工作到如今把工作閃電結束,這兩句話更是簡單卻深切地命中,我的處境:
 
這世界很複雜,
混淆我所說的話。
   
    明明自己心裡想的單純、嘴巴說的誠懇,但就不知道為甚麼很冤枉的,被周遭的人過份解釋與錯誤解讀,當自己發現苗頭不對、一秉自己做人做事「乾脆、坦白」的初衷,想要讓曲解與失誤所產生的互相猜疑與傷害,儘可能降至最低時,結果往往變得沒有更好、反而更慘。在外頭(工作),被有心抹黑唱衰的人指我在推託辯解(事實是,推與辯的比我厲害的是他們);更「妙」的是,原以為是避風港的「家」,現在也待的飄飄搖搖,一個年近三十、尾大不掉的單身女子,到國外砸了錢與光陰繞了一圈拿了碩士,回來做一個工作做三個月就結束回家裡蹲,我也不是滋味、但求最親的人給予信心支持與安慰的此刻,沒料到在家老是聽到尖銳刺耳於事無補的贅瑣說詞,連「妳該去上情緒管理課」這種建議都出籠…天底下,比我還該去學好情緒管理的,從家裡到家門外,不知可載入幾卡車的人都輪不到載我了,怎輪的到我?但為求維持表面的和平,真是只能說服自己繼續演戲,不管走到哪裡都要演到底,退到自己的小房間時方能卸下武裝、啞然失笑、暗自搥心肝。
 
    我一直覺得,人是「互相」的,沒理由完全是看盡他人臉色的份、而自己絲毫臉色都不得顯露,就算再脆弱、再傷心都還要強裝一副自己鐵打不倒的健壯安然貌(我想我就是「逞強」太久成自然,讓大家以為我就是這麼堅強,所以一示弱就罪該萬死的陷入「活該」的狀態,必須落得獨自療養傷口的境界…),還要拿出做服務業那套皮笑肉不笑的敷衍式的禮貌應對,累不累呢?做人可以不必這麼累嗎?
 
    突然想到前陣子看電視,于美人訪問了得癌症放棄化療轉而試著以印度靈修治療自己的比莉,比莉說在印度上課時,曾有「禁語」課,三天三夜都要完全封口,不得與人交談或起頭發言,她說身體力行之後,真的得到一種脫胎換骨的心境。
 
    我想我是沒法現在就衝去印度靈修,但我可以在台灣自修,也來個「禁語」,看看還有誰能拿我的一字一句作文章?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