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是必須的,請繼續微笑-這是我昨天聽盧廣仲的Oh! Yeah演唱會,結束前的舞台大螢幕上,映出的兩行字。
 
    盧廣仲自謙說,還沒被發掘出道之前,他是渺小的…現在的他,早已不可同日而語…老弟說以前在淡江聽說過他、在校內辦演唱會的門票僅150元;而今,兩度唱進了國際會議中心能容納三千人的場子,我們位處三樓高的座位、得花2000元在線上與其他眾多歌迷搶票而來了。
 
    不過這樣的盧廣仲,依舊一如他本性、很真地活著-從外表一年到頭不變的短褲裝束與大眼鏡,到手上那把他聲聲喚作「老朋友」的木吉他,乃至他熱愛創作、把生活中任何特殊的記憶與感觸寫進歌裡的能量,沒有因為成名獲利,而有絲毫的怠慢或變質。演唱會上的他,講話還是會詞不達意、不時以「耶」消除他的不知所措-但這也是他渾然天成的「笑」果所在;當他拿起吉他嘴靠上麥克風恣意地唱起來,旁若無人就像天真地表露自己情緒的孩子;他仍然喜歡不時在歌曲裡隨意穿插,比美他曾模仿的Vitas的高音,每一個高音飆的隨性又自然-直到表演完整套超費神費力的節目後,唱起安可曲時也照飆不誤,實在令人感動又佩服。
 
    最難忘的是他帶著全場,跟著《再見GOGO》的旋律、邊唱邊大跳GOGO舞,第一次聽演唱會聽到感覺場內缺氧呢…因為大家怕天冷身上不免穿的較厚重、但場內實在被盧廣仲唱到太熱啦!又跳又笑又喊的結果是,盧廣仲要唱安可時,直呼他頭髮都被汗水惹到全濕了、而他的黑眶大眼鏡都起霧了;而我們也HIGH到發熱冒汗、感冒未癒的我,屁股癱回座位上時,更有股猶如瘋狂健身過後的沒電虛脫感。
 
    但心中始終在掛著微笑-從昨晚11點半散場步出國際會議中心後直到現在,乃至每一個往後,都謹記著要這麼時時心懷微笑、長感快樂-那股掛念的起心動念,彷彿是與盧廣仲,在昨晚的舞台上,打勾勾約束好的:
快樂是必須的,
請繼續微笑。
 
    難得有盧廣仲,讓我們知道並願意相信,這世上仍有單純天真的美好人與事的存在;感謝有盧廣仲,讓我們拾起與經歷、並持續著「要快樂」這件,最必須、但經常是不容易的事!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