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我與台灣第一「自由」的大報的投稿結緣,始於大約五、六年前,那時尚未成為blogger且用blog舞文弄墨也還沒成氣候,我開始嘗試把滿滿寫在筆記本上的散文,拿去報社副刊投稿,看看能不能過過想當作家的癮、一睹自己的千言萬語化為報紙上的鉛字;順便也賺賺蠅頭小利的稿費、填補一下書店店員杯水車薪的收入。
 
    那幾年的投稿運不差,對我而言,靠投稿「中獎」遠比靠彩券或發票的「中獎」機率高。或許上天看到我能寫愛寫又勤寫,同時也瞥見我那始終鼓不起還餓扁扁的荷包吧…寫作如久雨春露般地多少餵養滋潤了我、於精神面於實際面。為了寫好文章,我努力賣書也發憤看書,變得比學生時代還愛書,就為了在每一次看到自己的筆名和文字上報、與因為稿費入帳而微微上揚的存款數字時,所成就的、那平凡生活理的一點點不凡的小虛榮小圓滿。
 
    出國唸書前後這段時日,在blog上寫作成了忙裡偷閒的自我救贖,同時也是維持與親友或這個世界的陌生人們微妙聯繫的管道。把文章拿去投稿這回事,自然被排到很後面的順位。
 
    直到回國後,集結了一堆圖文,碰巧沒了工作,所以又想到了投稿來度度小月。
 
    隨緣地丟了一篇給這個很「自由」的大報,結果事隔近兩個月的昨天,人在家中坐的我翻開報紙,赫然發現很熟悉的圖文,印在版面上的左下角:
 
我的文章啊…但作者竟不是我!我自己來正名一下吧…
 
     圖文都是我的,作者竟然是一位我素昧平生的老兄,唉、哈哈…
 
    但更妙的事在後頭,一位以前合唱團的朋友知情後,告訴我:「嘿…跟妳說喔,這個誤植的『蕭自程』,我還認識咧…怎麼這麼巧…」可不是嘛,從小到老都會唱的歌詞「世界真是小小小…」就足以說明一切。阿Q到底的哭笑不得,已然蓋過一開始見報時的、那種創作心血被無故張冠李戴的不平怒意。
 
    幸好向報社反應過後,負責版面的辛苦編輯小姐打電話來很客氣地道歉與解釋,還邀我再寫一篇,允諾這月底前再讓我上報一次!愉快地言談中,也才知道忙到昏天暗地、一人當數人用的苦力編輯,他們的工作型態與狂忙的緣故…也明白了他們會忙中出錯,不是沒有原因啊。
 
    所以算是一場搞笑烏龍中的因禍結緣與得福吧。我得以賺到比預期還要多的、不論是精神面或實際面,正一如以往那個熱情投稿的我,一點都不變的初衷與收穫,始終都在,而且越來越茁壯活躍。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