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1】達爾文(Charles Darwin)
 
    世界要是多幾個很達爾文的人就好,我常這樣想。
 
    只因為達爾文幾百年前說過的一段話,讓我對他以及他腦袋內的思維,感佩得直到五體投地。
 
    一個人如果沒有特別而連續思考一個問題,就不該對這個問題,發表甚麼東西... 這是達爾文畢生奉行不悖的治學態度。
 
    儘管,達爾文當時身處的時代背景,對他傾長時間生命與心力觀察而得出的諸多理論、尤其是關於演化的闡述,不盡然全盤理解與欣然接納;但他仍堅持實踐著,有幾分觀察才說幾分道理的信念。回頭看看如今--這個人人有話就說、便給自由到一如有屁就放般地放肆,而導致爆炸蓬勃的資訊漫天飛舞,虛實都沒人來得及分辨清楚、就被急著被人多嘴雜地定調、流佈與評判。達爾文倘若生在21世紀,會不會難為又憤慨地吐血兼捶心肝,抗議與費解著這世界裡,因武斷而速成的成見,所交織出的崩盤信心與無道德?
 
    現在,只要是聽到: 我聽說...、據說...、有可靠消息告訴我...、好像...、應該是... 等等為首的言論,我都習慣掩耳不聽下去。Says who? Who said that and who are you? Says what, and you say this for what...? 在看不到我心中一連串的問號被分別安上適切的解答前,這些說話,都是模稜兩可的大放瘸辭而已。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