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路上,我常常被人迎面攔下,為的只是問路。
 
    真是說來諷刺又慚愧,媽媽可能忘記生方向感給我,我生來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大路痴;連在台北坐捷運或是公車,都偶爾會搞反方向、越搭離目的地越相去甚遠。這樣的我,為何行步車來人往而擁擠的城市裡的路上,會頻度甚高地被人問起「妳知不知道某某路是哪一條?」「某某地方該往哪裡走呢?」「請問這一條就是某某街嗎?」這類的問題。
 
    不只是在自己的城市,就連在國外讀書過日或四處玩耍的時光裡,認真回顧起來,「被問路」竟也是生活中勤於反覆出現的片段。真叫我不免納悶-明明我就是一個活脫脫的異鄉客,生就一張區別性強烈的外國臉孔,攔下路人問路,該是我這個在陌生國度裡的少數族群,理所當然地會不時扮演起來的角色啊,結果倒是弔詭地反了過來。我還記得,在日本山手線的某站月台上,一個馱著沈重行囊的日本婦人,問我往東京車站該坐內回還是外回線方向的電車才好?在京都痴痴等著遲遲慢分不來的往嵐山方向的電車,一個貴氣逼人的日本老太太對我操著古典優雅的日語溫溫地問著,車子都不來啊、妳知道為甚麼嗎…要不要我們一起走去站長室問問呢…在諾丁漢市中心的鐘樓前那條緊挨著施工工地的人行道,一個滿頭銀髮的阿嬤腳步神色匆匆,情急地問我,原本在這裡的公車站牌都跑哪去啦?我都在這搭公車的、該怎麼辦哪?也是這個路段上,另一個婦人也曾從我身後叫喚住我,略帶羞澀地問我,知不知道一間叫'Sausage'的小酒吧怎麼去…
 
    被問了很多路,其中有些讓我答得心虛抱歉、毫沒把握…一來沒有方向感、二來真的不曉得他們想去的地方究竟何處。但也有不少,我可以很自信地伸手比劃遙指去向、還外加不放心地叮嚀敘述怎麼前往。只因為,我知道迷失方向、沒有目標的慌亂茫然與惶惶不安最是讓人煎熬,也更因為我是個方向白癡,最是明白這煎熬的苦澀難堪。我想或許這也算是本著一股人飢己飢、將心比心的思考邏輯而驅使出的正義感吧…雖然,常被問的有點莫名其妙,特別是在國外當外籍人士或是觀光客卻反被當地人追著問路、或是一天裡連著被問路不只一次的時候;但是我還是會停下腳步,花個幾秒,睜大眼四處望轉轉頭,然後準備點頭說清點明方向、或是搖頭表示愛莫能助。
 
    或許你會問我,路痴如我,常不常去找人問路指引迷津呢?答案是沒有…真的,我總是愛自己窮繞瞎碰,自己找出路!要是真的屢試不爽,我也偶然會被人攔下,被問「妳是想要去哪裡?需要我告訴妳怎麼去嗎?」哈哈…我想我是自然一臉迷路貌,成了最有力但沈默的問路訊號,自然就會呼叫出,助我找路的人,為我帶路了。
 
    一旦上了路,就沒有退路;偶然會迷路,那就問路。有時候是問路的人、也有時被人問路。迷與不迷、問與被問之間,不變的是,一直都在努力找出路-為自己、也為別人。
 
Oh... the further we walk, the more beautiful sights we see...
 攝於2007年夏日,八月的第一天。
       我和我英國一起讀書的同學與老師們,
       在靠近湖區的Castleton山間奮力徒步,踏著蜿蜒崎嶇的天然山路而行…)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