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流星嗎?難得一見、閃亮耀眼、身影匆忙。如果將一個人的氣韻或際遇,比做宛若流星劃過天際那般、懾人心魄同時教人黯然可惜於那太過份匆急促而逝的美麗,那一個好比流星的人,在你心中,會是誰?
 
    我個人以直覺脫口而出的答案-文壇上有日本近代文學作家中的奇才芥川龍之介,短短三十五載的生命,泰半在癲狂的情緒中掙扎起伏,無可否認這樣太富戲劇張力的邊緣性格,令芥川筆下造就出多篇風格鬼魅、寓意深遠,至今無人能出其右的獨特文作;但這也讓他於俗世中背負難以承擔的壓力、注定得痛苦過活;最後芥川在「恍惚的不安」中,自我了斷抑鬱卻又如流星閃耀驚異的傳奇人生。
 
    最近歌壇上-或許嚴格說來也無法稱是歌壇-因為這顆會唱歌的流星,還沒有發過任何一張唱片、唱過完全屬於自己的歌…總之,就像是一顆受人期待的流星,才要冒出頭閃爍專屬於自身的獨特美麗,卻謎一般地自己決定要匆匆一閃而逝。她是黎礎寧。
 
    對她印象良好也深刻,因為她有一副台灣歌壇少有,偏渾厚、重靈魂的女聲線,是自己也天生一副老成的低音嗓子如我,自然會感覺熟悉、偏愛聆聽的聲音。少有年紀如她輕的台灣女生,唱起英文歌的咬字發音像黎礎寧一樣自然大方且不落俗套、幾無可挑剔之處的好聽易懂;她唱起時下很多台灣歌者或創作者自以為跟上流行又擅長玩弄的R&B,不油不滑也沒半點空泛狂妄的賣弄與虛情假意。看她在比賽中一路比來的歷程,雖然曾有我個人始終極不以為然的一位「胖」評審莫名其妙地當面盯過英文歌唱的極好的她:「太常挑唱英文歌、不要忘記這是華人歌唱比賽…」,但我相信這無損於大家,去感受到她比賽過程裡的堅持努力與求好心切,儘管也正是因為完美主義作祟,讓她在比賽時難掩深怕表現不穩而藏不住的緊張不安,但到底最後她得了個第三名,也讓人不可否定她是個很拼命要將把唱歌好當作一回事的認真女生。
 
    結果黎礎寧就像一顆流星消逝,用一個小炭盆燃滿燒盡應該要擁有的希望、勇敢還有車裡的氧氣,就這麼走了。二十四歲生日才剛過,未來也有出片計畫,感覺是正要日出的人生階段,一下子救被走成日落般寂寥的窮途末路,為甚麼?
 
    原來,她為感情因素,決定一了百了地拼上了年輕的性命…唉,繼續單純地只為音樂、為唱歌拼命加油,該有多好呢?起碼愛聽她唱歌的人,心靈與聽覺上會很滿足而有福,而她自己也會得到成就感與更多自信、就不會「不安」了。
 
    自殺的人不管生前外露著怎樣的人格特質與行事作風-不管是多憂鬱或是多開朗,若展開並仔細回溯他們的生命路程,似乎總在步向最情何以堪、脆弱又恍惚的終點之際,「不安」是唯一陪在所有自殺者身邊、甚至灌爆他們腦海與思緒的養分,「不安」把自殺者餵養出一肚子一股腦飽滿的空虛、害怕、疑惑、失落…,身體裡的所有細胞基因,瞬間都被尋死的執念彷彿電腦病毒改寫程式那般地逐一扭曲變造,若是缺少來自周遭親友「拉他一把」或自己一念之間的轉念契機,就會輕易如流星般失速墜落,粉身碎骨渺若浮塵。
 
    穩當又飽足的「安全感」,該怎麼培養、去哪裡找尋,在總是詭機潛伏的人生道途,用安全感與隨之而來的自信,去消褪「恍惚的不安」,是密碼、是解藥、也是一道需要人反覆思度、一解再解的題啊。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