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Diane的記憶心存摺 (7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p20120320-001439

   一個用了超過10年的電子信箱,正在考慮是否停用它。

    是付費的呢… 一年一繳299元,算算十來年也花了約莫3000出頭在它身上。

    其實,百分之八十以上,躺著雪片般飛來的… 垃圾信。

    每年花個299元收垃圾信?大可不必。

    蠢啊!如果繼續這般留用它。棄之可惜嗎?好像不。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像是今年突然開始的。

    櫻花,櫻花,櫻花。陽明山的、武陵的、淡水天元宮的...

    就連上週五赴老爺酒店會廠商、步入大廳經過落地窗邊,還有今天走進辦公室大廳、迎面望見的桌上插花,都是櫻花。

    台灣今年春天冷,卻已飄散櫻花熱。

    誰還會注意與記得,淡淡的三月天,開在枝頭上的杜鵑?

    寧可三更半夜就開車上路,塞它個N小時,與水洩不通的人群反覆推擠欠身,也要去看武陵的紅粉佳人、阿里山的櫻王、天元宮天壇腳下的吉野櫻圍繞…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F2195

(↗ 2011.11.18,京都、清水寺,人們在此敲缽,替311大震罹難者致哀、也為未來祈福。)

2011.3.11,日本時間下午2點46分,永難忘懷的一瞬,

東日本驚天動地-宮城外海芮式規模9級強震、捲起十多公尺高的海嘯,

就此吞噬了許多人的生命、夢想、過去、現在與未來。

也就是在這一年,我不放棄踏上這塊土地,儘管世人避之唯恐不及-擔心餘震、害怕輻射。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04 Sun 2012 11:47
  • 黛色

FxCam_1330834233607

「從領而上,氣盡金光;半山以下,純為黛色。」-南朝‧宋‧鮑照,登大雷岸與妹書

「臨橋看黛色,映渚媚鉛輝。」-南朝‧梁‧何遜、劉綺,照水聯句

「千里橫黛色,數峰出雲間。」-唐‧王維,崔濮陽兄季重前山興

    黛色,青黑色;古代女子畫眉的標準用色。也是遠山山巔的顏色。

    有一天與蘭達聊到取名字,我說起自己名字的來由,其實純粹是由顏色組成的。「瑩」是白淨剔透的色澤,「黛」是青黑。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常常懷念。過去的人、事、物、地,那些已逝與存在的、種種變與不變的。

    我不太主動察覺,原來,我也是被懷念的。仍一如往常的我、早已經變了的我、還有我所不知道的我。

    懷念,只要不過量,其實是有益身心健康的。被懷念,也是吧!

    特別是在清楚地知道,自己被誰、被如何地懷念時。

    3月1日是一位大學同學的生日 (根據臉書的提醒)。她嫁到日本多年、我鮮少與她連絡。我有她的臉書,但,跟現實世界一樣地、極少看她在虛擬的社群裡露臉。

    寫了幾句祝福,在她的臉書塗鴉牆上,不管她會不會回應任何訊息,都無所謂、卻仍必須;這是我能傳遞祝福給她的,僅剩的唯一渠道。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11 Sat 2012 01:01
  • 籤詩

p20120211-004903.jpg

   1996年,18歲,第一次去香港。飛機降落的還是啟德機場、香港還是英國人的。

     到黃大仙廟,抽籤,好像是某種約定俗成,不成文的行禮如儀。

     大學聯考完,還在等放榜,當時抽籤所問之事,自然是考試。這隻籤叫「子路拱雉」,粉紅的籤紙上,每個中文字分開來看都認得,偏偏合起來意味不明。

    所以才有那解籤人,在香火與香客一樣鼎盛沸騰的廟裡,氣定神閒地排排坐,等待解讀,籤紙上所預言的、你的人生與運程。

    依稀記得… 替我解籤的是一位老先生,臉上線條嚴肅拘謹、架著一副貌似很有學問的眼鏡。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四天,大年初二】

    難得的舒爽艷陽天,難得的全家出遊。暫時拋下對於阿嬤病況的憂慮,一早便驅車出門往南元農場,出發。

    雖說是「一早」,其實還是拖拖拉拉了一會才出門。老爸早上一起床後,就忙著在老家院子貼春聯。我與老媽老弟則忙著與被新貼上的豔紅春聯妝點出春之喜氣的院子,合影留念。在陽光灑落的院內角落,拉一張雖然陳舊卻仍堅固的小木板凳、配著陽光語新鮮空氣、沖一杯咖啡佐土鳳梨酥兩塊、完成了我的簡單早餐。不想慌忙追趕一直在走的時間,我只想認真地在短暫的鄉居歲月裡,按部就班地一次專心做好一件事情,「早睡早起→靜靜吃早餐→鄉間小路散步→整裝待發、從容出門」,這個在都市生活中難以實踐的SOP,我在鄉下切切實實執行了四天,也是一種難得的美好與功德圓滿吧。

1327367474043.jpg  

    到達南元農場時已經是近午的早上11點多。陽光更烈艷了、天空的雲朵與蒼穹呈現精神奕奕的藍白分明;就連草地上的樹、草、花兒們,也層次豐富地爭豔著。

1327376733080.jpg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與同事阿姐,在座位上聊到了鄭愁予。書展上據說有多場朗讀會。

      老大說,難以想像鄭愁予的詩被讀出來的感覺。

      阿姐說,如果找錯人朗誦、聽了保證渾身不對勁、後果不能設想。

      我說,我唱過鄭愁予呢! 合唱的【錯誤】。

      阿姐說,是錢南章老師的曲,對嗎? 我猛點頭,眼睛發出光。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DSCF2271.JPG

    都說… 花開、富貴。龍年,就在遇見滿園花開中,繽紛、帶有吉祥氣味地,展開。

     今年的農曆年來得早,假期也比較長,一休九天。偷得浮生半日閒,那麼九天,足足可以正大光明地、晃悠上好幾日好幾夜了。

    當然… 好整以暇地悠哉放空度日,並不是人人皆能。我的這九天,閒情是有、腦袋與心思淨空的分秒不少、憂愁與匆促卻也懂得找出空隙參上幾腳。假期給這些情緒填的滿滿,一晃眼,儘管意猶未盡、卻也就要過去。

    【第一天,小年夜】

    休假第一天就鬧胃痛!莫非是這一兩個月吃太猛了?大過年之前,我竟然又拉又想吐,接下來的吃吃喝喝怎麼應付?於是,到康是美買了「古早味」-張國周強胃散。這老玩意兒除了圓鐵罐的老包裝、竟還出了分裝成小包的攜帶包款,大年初一即將南下的我,毫不猶豫(事實上是胃痛難耐、沒多少時間與力氣猶豫甚麼了!)就買了攜帶包。一整天只敢吃稀飯配菜心喝白開水,按三餐飯後服用強胃散。超節制、極出世的生活形態,幾近停機狀態的胃腸近乎淨空、感覺飄飄然,彷彿快成仙!稍晚,強胃散與我的清心寡欲似乎發揮療效,胃逐漸不痛、只剩空虛感。就這麼空空、飄飄然地去浴室刷浴缸-這份出力的工作,讓我邊刷邊抱著肚子邊產生「變瘦了」的幻覺!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1年,以出人意表的快速度,即將過完。

    是因為,隨年紀增長、對於時光流逝的飛快就會更覺敏感嗎?還是,因為經歷過太多,充實而美好的事,日子因為不間斷的豐盈而有了重量、重力加速度,讓日子飛快以度?我想,我該慶幸,我感覺到,2011是快速而過的;這代表,我擁有一個很充實、美好、豐盈的2011年。回顧這一年,感恩老天理解並眷顧我這個愛四處走跳玩耍的人,不論國內還是海外,出遊運均佳、活動運也不錯;也因為一些人、一些分享與交流,而想通、獲得、放掉了更多事。

    【一月】第一個月就開了國中同學會,事實上十二月底前也開了一場,有始有終有情義的我們啊。農曆年間,迴避高速公路塞車與人潮,選擇一家人靜靜留守台北,到新北投一帶小散步,逛溫泉博物館、于右任故居、重回小時候常去煮蛋的地熱谷。愜意、省卻了舟車勞頓、重溫許久沒有過的闔家近郊小出遊,可貴的小確幸。

    【二月】幸運地從同事那兒得到一個機會,去聽孫燕姿新專輯的導聽會,不只先聽為快了她的新歌、最後還意外地看到她本尊現身會場,與我們聊她人生與事業的起伏,更大方清唱讓我們一飽耳福。對於孫燕姿,始終有一份特殊印象與感情,一來是她與我同年、二來是一路聽她看她-從她出道、大紅、得獎、沉寂與重整、蟄伏、到重出江湖;聽她自己講述這十年的經歷與轉變,同時會不禁回想這十年的自己,到底都經過了些甚麼呀,微妙。去探望大病初癒的大姑姑,看到她從人生又一個幽谷奮力爬起,陪她又哭又笑地聊了許久,總之,替她始終不容易的人生,從擔心、進步到可以漸漸寬心。

DSCF1667.JPG  【三月】晚冬早春之際,去淡水天元宮,首度在台灣賞櫻。自己土地上的櫻花,也很美,老實說,不輸日本。這算是為四月的京都賞櫻行,預作暖身。也就在三月,東日本不幸遭逢了世紀強震,駭人震度與滔天海嘯,無情摧毀東北地方、撼動首都東京,動搖了日本國民與世人、對於日本是否能劫後重生的信心。一場驚世大震,讓不少原先計畫赴日賞櫻的旅人,腳步停滯或轉向;我的腳步幾經躊躇,仍履行原定計畫,前進關西。

DSCF2294.JPG  【四月】櫻花時節。戰戰兢兢踏上日本國土,儘管已到過日本多次、儘管關西未受震災影響,但這趟日本行的情緒,期待中、難掩忐忑與複雜。行前,特別上行天宮向關公與諸神稟告行程、擲筊求得一副保佑出外平安的契孫平安符隨身。途中,深受眷顧,氣溫開低走高、櫻花花況及美景也一天比一天好。完整目睹花開花落的過程-在短短六天內,感恩自己有眼福之餘,同時不忘每到一座廟宇就祈福一次,祈禱上天能多擋著、別再讓災厄蹂躪這塊土地了。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被回憶嚇一跳,有時是主動拿回憶出來嚇人、有時則是被動地讓回憶冷不防嚇著自己。

    回憶,除了溫馨甜蜜、讓人想深陷進去不要再出來;更多時候,其實帶有自欺欺人的驚魂成分。

    前陣子,因為大學時代參與的合唱團,在校瀕臨倒社風波,促使了校友團的誕生;一群校友們在網路上迅速集結、群起想當年,於是很多回憶,就冒出來了-在無遠弗屆的網路平台上。

    我也在自己的臉書上,登過幾張翻出相本翻攝的照片-舞台上搖頭晃腦唱的投入的,我們那既緊張又驕傲的面容與身影;小廳巡迴表演過後、在後台捧著獻花頂著妝的合影;畢業典禮穿學士服戴學士帽領畢業證書的那天,和同屆朋友、學長姐或學弟妹在校園裡四處擺POSE的合照。

    一個學姐在臉書上提醒我:嘿!千萬別把有我的放上來唷!

    放心,我不會輕易這麼做的!這方面我是很纖細敏銳、知道如何拿捏、出手前務必深思熟慮。我懂學姐在想甚麼!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15 Thu 2011 19:06
  • 算命

   同事最近嚷嚷著,想算命。

    想試試塔羅牌、前世今生也可以。

    剛好,我最近不知哪根筋對或不對,先是對姓名學莫名感興趣、後來又重拾星座命盤想看個仔細... 也拿出了紫微斗數的盤,似懂非懂地重瞄了幾眼。在英國的那一年,不知我哪來的因緣際會,先後給兩個自稱會看紫微斗數的人,研究過我的流年,其中一個人說我32到33歲會出名!哈哈,33歲都過了一半,不知道所謂的名氣,會不會冒出來?或是閃去了哪裡?另一個說我會超級無敵晚婚、但命中會有三個小孩! 這…,以我目前的歲數,晚婚算是成定局了,但孩子… 我想,我還不夠格、也沒機會,去親身驗證這個預言吧。

    我從來沒有花大錢認真算過命,認真想想,只有幾個如下的經驗。

    記得大一那年,好奇經過一個命理研究社團的招生擺攤,一屁股坐下來給一個「老師」算命,用的是姓名學。

    那老師端端正正把我名字三個大字寫在白紙上(他應該寫的手很痠吧?!辛苦他了。),並加出好幾組數字,定睛看了看,沈默一陣後的第一句話是: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21 Tue 2011 00:58
  • 鉛字

DSCF0065.JPG

    自從週末窩了一陣子的永康街「地下階」,一連翻看了多本鉛字印刷的老書之後,我開始很認真地尋覓鉛字在我生活角落裡的,可能出沒的蹤跡。隨手從書架挖出一本爾雅出版的《春天該去布拉格》,1994年出版仍是堅持用鉛印呢!在鉛印開始衰落的90年代初,這本可算是一本「末代」鉛字書了。

    鉛字印刷成的書本,看起來不單是一本書,還有藝術品般的存在姿態-在這個早已習慣電腦排版的時代,鑄字是沒入夕陽西下底的蕭條行業、鉛字印成的書刊篇章,假以時日也許就像幾百幾千年前的書法或甲古文龜殼,被人當成藝品古董一樣地檢視收藏。

    當生活中的一個習以為常,變成絕版藝術,是一種心酸的沒落,還是一種飄飄然的昇華?

    我終於知道,為何現在的我買書,對略呈粗糙的紙質很偏執地喜歡-因為我莫名迷戀手指划過書頁時那不平滑的摩擦,那種觸感,類似用指尖輕撫鉛印書頁不甚平整的凹凸… 這意外地,讓翻閱書頁的每一瞬的時光,每一段字句給我的感動或涵養,更有存在與記憶感。

    鉛字產生的視覺極有份量,那是壓印時的力道透過被鑄刻成各種文字、符號與圖案的鉛塊,在紙上留下一個個三度空間的立體印記,「盡力」造成的穩重。鉛字給我的感覺,穩重、誠懇、老時光老精神的深刻與執著,雖然以鉛字排版印刷,緩慢而急不來,早已跟不上當今快死人不償命、且追求視覺衝擊越多變越好的時勢所趨;但鉛字印成的文字讓我慢下來,更專注於逐字逐句地閱讀,我實在很難解釋鉛印的字,為何於我會有這樣的魔力發酵…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That Lonesome Road》-我參與東吳合唱第一年的時候,第一次期末公演登台時,唱的歌之一、也是我在那場表演的曲目中,最喜愛的一首,至今仍能清楚記得旋律、以及我聲部Alto (女低音)怎麼唱。那時的我未滿20,雖看的懂也唱的出英文,卻對字裡的意境,懵懵懂懂。如今,我懂得了... 謹獻給今天登台的學弟妹們、願你們用歌聲為我們曾同在的東吳合唱團,畫一個完美的休止符。也送給每一個曾為了共同的理想,孤單又熱鬧地在人生每個階段、每條路上,唱著歌的我們…

 

Walk down that lonesome road all by yourself

(一個人,走在寂寞的道路上)

文章標籤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曾有同齡的朋友說,現在的20多歲、甚至再年輕點、10幾歲的人,大抵不那麼熱衷唱KTV當娛樂了。我說,真的嗎? 說時還睜大了我一雙不可置信的眼。

    在我10幾20歲的時候,KTV是否為當下的主流娛樂,我沒有做過調查所以不知道;但,至少是我與一群當時相熟的朋友,最主流的娛樂方式。就好比,較我們年長10多歲的中年人,在他們年輕求學的時候,偏好以打撞球或是相約到西門町看外國電影,作為他們最時髦的消遣那般,於我們,就屬唱KTV最in了。

    現在,KTV一到了週五下班後的入夜,仍會客滿,不早點預定位置,難以十拿九穩取得最想要進入的包廂類型呢。平常時的業績如何,因為我也沒空閑在平時去唱KTV了,我也不明白。上週五的下班後,一群同事心血來潮齊去唱KTV,本來打算預訂的一間較新開幕的KTV一如預期地全滿、得等到半夜才有位;負責張羅訂位的主事者於是改訂錢櫃敦南,一個我好久沒再踏進過的錢櫃店別。

    是啊,錢櫃! 我大學時代翹課時的首選去處! 之後出社會的頭幾年,同事間殺時間解煩悶、慶祝各種想大肆慶祝的... 也都往錢櫃跑。只是後來,這群同事也不同事了、朋友般的關係自然也莫名消失亦難以再續了;一些學生時代的歌友呢? 隨著時間無情流逝,各自有各自的生涯與前程在追尋著發展著,不知不覺也各自為政了起來,連要吃個飯都很難空出共同可行的時間,更何況唱歌?

    那時一起瘋狂愛唱的歌,漸漸,也不再唱了...  儘管多年以後的如今聽到幾段前奏,仍會下意識地心底雀躍起來,暗暗高聲吶喊: 我會! 我知道到怎麼唱! 歌詞搭著旋律、能一字不漏一音不跑,老實唱出來到整首歌完結為止。可那僅止於自己關起門來在浴室的邊哼邊唱邊回憶邊暗爽,已不再是昔日那種眾聲喧嘩的眾樂樂了。

    與同事魚貫步入訂好的錢櫃敦南小包廂。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an 31 Mon 2011 00:51
  • 懷念

DSCF0873.JPG

剛剛接到台南叔叔的電話,
說是他們的大伯母、也就是我的祖伯母,四天前的早晨,平靜地往生了。
生前無大病痛的她,是壽終正寢的。
爸爸的堂哥、也就是祖伯母的兒子說,
四天前農民曆上註明那天是「送神」,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則丹麥籍台灣交換學生Emma住宿期間,疑似噪音擾鄰,使住隔壁的台灣女學生不堪其擾而試圖反應、反遭Emma「烙人」威嚇該女的新聞,勾起以前我在英國學校宿舍居住時的回憶

     西方人與東方人不只長相、語言大不同,在生活習慣上也差很大,是我在英國生活一年多來最深刻的感想。喜歡在房間裡放很大聲的音樂、廚房碗盤堆疊到塞爆了才動手洗、洗衣時不分類地一股腦亂扔導致洗衣機不堪負荷常把衣物攪壞或洗不淨 大抵,西方人重自我、講隨性;東方人懂自制、求規矩,潛在性格的天差地別,外顯於生活常規時,經常就是兩造相處衝突的引爆點。

    我曾聽過同flat的日本室友,因為受不了住她隔壁的英國女生常帶男友留寢,談笑及叫床聲浪太響亮,半夜通宵趕報告準備考試已經很火大的她,就順著一肚子火氣、抄起桌上最厚重的課本,狂敲牆壁嚇止兼洩恨;甚至還曾出房間大敲他們的房門大喊shut your FXXX mouths… 也曾聽住隔壁棟的台灣同學,受不了廚房兩個水槽總是被某歐陸國的男同學刻意堆放的髒碗盤塞滿,讓其他人每次都沒位子清洗餐具,她跳出來主持公道屢勸此男無效後的一天,這同學決心替天行道,抓起水槽裡又油又臭的噁心陳年杯碗瓢盆,全數往垃圾筒丟掉! 當時課業繁重心情超差的她說,丟光的瞬間有種飛天小女警上身而義憤填膺的正義與成就感、也得到超脫壓力的快感。更不可思議的,那餐具被丟光的男生竟也不聞不問不抗議哩! 會不會搞不好,這仁兄暗自高興有不明人士幫他解決了那堆髒東西、自己也樂得海闊天空呢

    最經典的一次是在我flat發生的爭執,像一場歹戲拖棚的肥皂劇,起因是英德混血女發現她購入後存放公用冰箱的有機雞蛋,多次數量短少,她懷疑是那個吵鬧的英國女及其男友吃了她不翼而飛的蛋,於是開始寫字條貼在冰箱上argue偷蛋的行為很卑劣、還繪聲繪影描述可疑人士是誰 孰料,另一同flat的英國肥男以為混血女講的是他,又氣又笨地對號入座,在紙條上洋洋灑灑寫出反擊之語! 那對嫌疑犯男女當然不是瞎子,經常在廚房出沒吃個沒完的他倆看到冰箱字條後,吵鬧英國女也火了,寫了幾句加入拌嘴筆戰、她那研讀英國文學的男友,最後拿醒目紅筆跳出來在精采的筆戰紙條上批改起來!! 又圈又劃的挑起亂對號入座的英國肥男文法與拼字的漏誤還外加一些類似「這人長這麼大還不會用標點符號耶! 連這字也不會拼? 很悲哀!」的譏諷,那評語雖顏色火紅、一如筆戰戰火般炙熱;可底子裡的溫度與態度,就跟這張快被眾人寫爛的字條所在位置--冰箱冷凍區一樣,冷吱吱!

    我與台灣、日本、奈及利亞室友,那幾天在廚房不斷看字條越寫越滿,默默隔岸觀火的感覺很微妙;偶爾「苦主」混血女看到我會跟我訴苦: 有機雞蛋多貴哪、老是被偷讓她很煩,反應後的結果才發現她的室友們淨是笨蛋、厚臉皮、諷刺鬼的組合除了低調和氣、此時還會反過來安慰她的亞洲與非洲人以外啦當然,我們也是她僅存可以和平講話的對象囉,因為其他人忙著跟她打筆戰哪…!!

    同文同種的人一起相處、甚且一家人同一屋簷下,就很難保平靜無事了;更何況是異文化與背景的人呢? 多國學生如聯合國般地同宿相處,大不易哪! 但很多時候自己當下調整心態、加粗神經,事後回憶起來,是有趣大過氣憤的!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再看一眼,按下電腦鍵盤上我認為最萬能的一顆”Print Screen”鍵,留下首頁畫面存放電腦以資紀念,因為,這個我寫了五年半的部落格,即將「搬家」了在離開前,像是過客每行旅一個難忘的地方,總想在轉身離去前留下些甚麼,拍照留影,通常是最簡易與最直接的一種留念方式。

 

    幾個月前,每每進入這間再熟悉也不過的「自己的房間」,頁面上方出現一行淺灰底的小字,提點自己,這裡要關起來了,好像被施以都更計畫,此處不能再讓你以原狀態住居、會另外安排一個更新更好的居所,等著你在即將步入歷史的原地先行整頓打包、謹慎帶走想留下的同時拋走可以捨棄也不覺可惜的,清處地打點妥當後,便可整裝上路,往新家遷去。

 

    人生中並沒有太多搬家經驗,但每一次搬遷過程,最辛苦難過的關卡,往往不在整頓那一關;當收拾好了家當,準備轉身的那一瞬,最是掙扎。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小到大的記憶與人生經驗中,「過年」之於我,非指西方社會的新曆新年、而是按照農民曆節氣走的舊曆新年-在小年夜前懷抱送舊、懷舊情緒去掃除整頓存在生活空間與心間的成堆積累,然後一身神清氣爽與參雜幾許雀躍地在除夕夜守歲迎新;在大年初一起早向身邊親友走春賀年、也上廟裡忍著香火繚繞與人聲鼎沸拜拜祈福;初二隨著媽媽回娘家,娘家恰好在漁村裡的我母親的家,等著我們坐定開飯的飯桌上,總是豐盛活跳的新鮮魚蝦海味…然後,初三、初四等接下來的日子,開始變得接近尋常,沒有太多非此時不作不可的流儀等著我照辦,假期裡可任性地讓意念與行動付諸合一與自由,朝向假期與純然的自由自在的結束,又放縱又不捨地倒數著。
 
    這樣過年的形式已在生命裡漸成一種復古、待成追憶的過去式。老親友開始在俗世凋零、往他界遠去;幼年長成了青壯,開始追尋並設定出,順應自己心性與意志的生命節奏與方向…我,就正屬後者。歷年過年時順手拍下的鏡頭,成為可珍藏與隨時拿出來回味的記憶,當下光景雖已無法重返,但追憶的滋味,可以是美好而恆久的。
 
    ~~兩年前春節返台南老家,這是老三合院大翻修前,最後一次看它以「老瓦厝」風貌呈現眼前。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電子郵件方便普及的近幾年,挑選風格互異的聖誕卡片、提筆親手疾書對親友的想念與祝福,是不是已成一種old fashion,逐漸悄然式微於電腦螢幕前的彈指之間?
 
    似乎是的。每年聖誕前,買卡片寫卡片寄卡片的勤快率,於我似有逐年下滑的趨勢。今年至今才寄了兩張聖誕卡,一張往德國一張到日本;這週一問了郵局,到日本的能否趕在聖誕前送到?郵局小姐沒好氣地淡淡說,最近信件很多啦!就算寄航空信件也趕不上吧!?我隨口問了快捷的所需時間,沒想到郵局小姐的反應更加狐疑連帶冷漠,一副「有必要動用快捷寄卡片嗎?」的表情。我不禁開始揣想…傳統的手寫郵件、不論書信或是卡片,如果真會有一天希罕過時到瀕臨絕跡,到底是這種相較電郵顯得緩慢的方式,注定不會受時下講究快速的人們慣用;抑或是問題根本不是出在方法的快慢,而是出自人們內心對傳遞情感這回事、本就已心生一股孤絕且無所謂的情緒?
 
    打從心底還是對寫卡片給別人、或收到別人寫給我的卡片,充滿期待與喜愛的,遠勝過從電子信箱點連結,看著聲光動感十足、但有時效性且毫無人情味的電子賀卡。只是,快速流動變換的人際與境遇,常會讓人在信封上提筆寫收件人與其地址的那一刻,遂已心生不安、疑惑這卡片是否真能成功送達這個人手上?就連電郵地址,可能因為人們各自不斷轉換的身份與經歷,產生這類不知今夕是何夕的不可靠感。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