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常懷念。過去的人、事、物、地,那些已逝與存在的、種種變與不變的。

    我不太主動察覺,原來,我也是被懷念的。仍一如往常的我、早已經變了的我、還有我所不知道的我。

    懷念,只要不過量,其實是有益身心健康的。被懷念,也是吧!

    特別是在清楚地知道,自己被誰、被如何地懷念時。

    3月1日是一位大學同學的生日 (根據臉書的提醒)。她嫁到日本多年、我鮮少與她連絡。我有她的臉書,但,跟現實世界一樣地、極少看她在虛擬的社群裡露臉。

    寫了幾句祝福,在她的臉書塗鴉牆上,不管她會不會回應任何訊息,都無所謂、卻仍必須;這是我能傳遞祝福給她的,僅剩的唯一渠道。

    我們不是極度親密的那種手帕交,但我還記得曾一起做過的事。翹課去唱KTV、圖書館裡不念書不打瞌睡不發呆卻壓著聲音瞎聊天偷笑、在哲生樓走廊上等著進教室上課前的每一次招呼與打屁。印象深刻的事: 她猜我的星座,認真又氣惱地把十一個星座都唸了一輪還猜不到,最後才知道,原來我們是同一個星座。

    後來她到日商上班,認識了日本人客戶、最後這人成了她老公、她嫁雞隨雞從此去了日本。畢業後再也沒見過面了,我想具有小女人溫婉特質如她,應該過著很幸福知足的婚姻生活。

    臉書上,她回應了。意料外的事,謂之驚喜。

   「謝謝美女呀,懷念妳美麗的歌聲。」她這麼寫道。

    被說是美女,歌聲被說是美麗、且被懷念... 驚喜之餘的絃外之音,撩撥並響徹了整片腦海。

    很開心,從寥寥幾字的回應,我感覺到她在日本過的很好。很感動,即便過了那麼久、相隔那麼遠,我在她心中,是如此地被懷念著。

    被懷念的幸福。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