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0120211-004903.jpg

   1996年,18歲,第一次去香港。飛機降落的還是啟德機場、香港還是英國人的。

     到黃大仙廟,抽籤,好像是某種約定俗成,不成文的行禮如儀。

     大學聯考完,還在等放榜,當時抽籤所問之事,自然是考試。這隻籤叫「子路拱雉」,粉紅的籤紙上,每個中文字分開來看都認得,偏偏合起來意味不明。

    所以才有那解籤人,在香火與香客一樣鼎盛沸騰的廟裡,氣定神閒地排排坐,等待解讀,籤紙上所預言的、你的人生與運程。

    依稀記得… 替我解籤的是一位老先生,臉上線條嚴肅拘謹、架著一副貌似很有學問的眼鏡。

    「問甚麼?」濃濃的廣東腔、因為我而賣力咬著他顯然不熟悉的普通話。

    「問考試?看得出我會在大學攻讀甚麼嗎?對我的未來好嗎?」但願他聽明白我想求的,所以我放慢速度、縮小範圍寬度。

    老先生拿著一枝原子筆沙沙地在薄脆如蟬翼的籤紙上,草草寫下「考試」兩字。在八十一簽字樣的當頭上,寫下「中上」兩字。

    他把文言文翻成了白話給我聽。大抵是,孔子與學生子路,在山邊看見一隻母雉,正在山路間上上下下地飛呀叫的、看起來相當醒目而自得其樂;可這母雉很機警,一發現周遭有甚麼風吹草動,立刻飛離、等確定安全無事時才又飛了回來… 母雉後來又飛走了,連鳴三響、而後消失在山野之間。

    這跟考試有啥關係?我在心底暗暗納悶,該不會,落得一個解讀不能的下場吧?!

    老先生停頓半响,開始解籤… 大抵是說,我會上的學校科系,不是甚麼大頂尖或大熱門、也許亦不符合旁人的期待;但我偏偏可以獨自樂在其中。也許,自己也會有遲疑徬徨的時候,但總是會繼續獨樂樂,可能有一點偏離主流,卻也不以為意。

    18歲的我,尚沒有能耐領悟老先生的一番解釋。當下只強烈記得他強調,我有一條自得其樂的人生路。

    靈籤沒有靈到直接告訴我-會上東吳日文系。事隔多年、再挖出這一張脆弱的陳年籤詩,對照回憶與思索這15年的人生歷程,才驚覺,早在我還沒有讀懂在異鄉摸到的一紙籤詩之前,那籤詩就已然默默地、讀懂了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ane Yang 的頭像
Diane Yang

Diane's自己的房間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