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最近嚷嚷著,想算命。

    想試試塔羅牌、前世今生也可以。

    剛好,我最近不知哪根筋對或不對,先是對姓名學莫名感興趣、後來又重拾星座命盤想看個仔細... 也拿出了紫微斗數的盤,似懂非懂地重瞄了幾眼。在英國的那一年,不知我哪來的因緣際會,先後給兩個自稱會看紫微斗數的人,研究過我的流年,其中一個人說我32到33歲會出名!哈哈,33歲都過了一半,不知道所謂的名氣,會不會冒出來?或是閃去了哪裡?另一個說我會超級無敵晚婚、但命中會有三個小孩! 這…,以我目前的歲數,晚婚算是成定局了,但孩子… 我想,我還不夠格、也沒機會,去親身驗證這個預言吧。

    我從來沒有花大錢認真算過命,認真想想,只有幾個如下的經驗。

    記得大一那年,好奇經過一個命理研究社團的招生擺攤,一屁股坐下來給一個「老師」算命,用的是姓名學。

    那老師端端正正把我名字三個大字寫在白紙上(他應該寫的手很痠吧?!辛苦他了。),並加出好幾組數字,定睛看了看,沈默一陣後的第一句話是:

    「同學… 妳的數字概念很強喔!妳數學很好呴!?」

    我很不賞臉、不爭氣地,賞給這個老師一串止不了的大笑--是那種啼笑皆非、不置可否的訕笑。因為我的數學爛到無可救藥,是那種連加法都會出錯的孩子。

    「老師,你沒看錯吧?我從小到大都是數學白癡,今年大學聯考數學才考12分耶…」老師見我反應如此激烈,清清喉嚨故作氣定神閑狀,繼續分析: 「數學成績很糟喔... 但,沒關係,這名字顯示的是妳對數字、特別是金錢上的計算,其實很有概念!以後,妳應該是個會理財的人。」

    數學不好不代表不會算錢,這也是一種命理式的另類安慰嗎?「還有呢… 這名字還顯示些甚麼?」我問,坦白講,老師後來分析了些甚麼,我忘了… 那些話,飄在外雙溪校園望星廣場午后的風中,吹著散著,莫名其妙不知跑哪去了。後來,更莫名其妙的是,這個當年對著算命老師大笑的女孩,一心一意以為自己會當文青、會當歌星… 事實證明這都僅只是幻想,女孩做起了天天被數字糾纏、被業績追趕的採購工作。自己的理財是不怎麼樣,但成天幫老闆賺錢數錢省錢,雖然有那麼點不得不、卻也是積極謹慎的很。

    兩年多前,回國後工作終於定下來的我,和英國讀書時期的同學們去師大商圈某餐廳喝咖啡吃飯,吃飽太閒後,發現旁邊有張小桌子坐著一個塔羅牌老師,問一事200元、講解半小時,想來不貴,好奇驅使下就去算了。因為我們有三個人,其中有人問題既多且嚴重,最後不知總共解了多少問題、發出多少張牌、講出多少答案,往小桌上丟出來的鈔票也不斷加碼,不清楚的旁人搞不好以為我們這一桌是在聚賭… 我只記得塔羅老師說我要好好做這份工作、別想太多、穩穩去做就是了。至於我身邊那位為情所困而問題最多的同學,老師不看好她的感情、而她後來真的也和老師從一堆牌裡看出本質不甚可靠的男友,分了。

    去年大學同學會,一個多年不見的同學,說是有特殊體質,能看見每個人身上的能量光束、還會看前世今生與未來。她幫整桌的同學們稍稍「算」了一下,有一個同學婚姻與育兒上正有著無助的問題,以致情緒有些困擾,她一一當面點中這個同學的問題點,點到這同學當場滿臉淚水狂流、吐露出我們所不知的壓抑與心酸。我在當下聽著同學的分析,感覺真的有股難以形容的能量,在我們這一桌流動。輪到我時,她說,她從我的身上看到很亮很亮的光、我筆下的文字有力量,菩薩要我小心腸胃、少吃辣,健康地當大家的小太陽。

    人越是徬徨,越是想用算命求解答找方向尋安慰。我對各種算命管道充滿好奇、甚至想研究其中的邏輯,但終究沒有到達砸大錢深入一算的境地。我不是在人生路上全無徬徨;說穿了,我的徬徨從來沒停過。但,全因為小時候不知從哪個長輩口中聽來的一句話:「當心!命會越算越薄!」所以,對於算命,我好奇、但不投入。

    不知怎地,腦海中關乎算命經驗的回憶景象,突然大幅跳回,在我很小、但已有記憶的時候,好像是10歲上下-我在台南鄉下阿公家的前庭,一個不知是親戚還是誰的老阿婆,笑瞇瞇到皺紋如海波在臉上翻湧、一把抓起我小小的手掌摸啊摸看啊看,說:「這個查某囡仔,一世人會很好命喔!」這應該是我有生以來,最初始的一種算命經驗,完全免費、方法成謎;但那一句好命之說,烙記在心底,不管過了多少年,如今的我,仍情願深信不疑。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