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同齡的朋友說,現在的20多歲、甚至再年輕點、10幾歲的人,大抵不那麼熱衷唱KTV當娛樂了。我說,真的嗎? 說時還睜大了我一雙不可置信的眼。

    在我10幾20歲的時候,KTV是否為當下的主流娛樂,我沒有做過調查所以不知道;但,至少是我與一群當時相熟的朋友,最主流的娛樂方式。就好比,較我們年長10多歲的中年人,在他們年輕求學的時候,偏好以打撞球或是相約到西門町看外國電影,作為他們最時髦的消遣那般,於我們,就屬唱KTV最in了。

    現在,KTV一到了週五下班後的入夜,仍會客滿,不早點預定位置,難以十拿九穩取得最想要進入的包廂類型呢。平常時的業績如何,因為我也沒空閑在平時去唱KTV了,我也不明白。上週五的下班後,一群同事心血來潮齊去唱KTV,本來打算預訂的一間較新開幕的KTV一如預期地全滿、得等到半夜才有位;負責張羅訂位的主事者於是改訂錢櫃敦南,一個我好久沒再踏進過的錢櫃店別。

    是啊,錢櫃! 我大學時代翹課時的首選去處! 之後出社會的頭幾年,同事間殺時間解煩悶、慶祝各種想大肆慶祝的... 也都往錢櫃跑。只是後來,這群同事也不同事了、朋友般的關係自然也莫名消失亦難以再續了;一些學生時代的歌友呢? 隨著時間無情流逝,各自有各自的生涯與前程在追尋著發展著,不知不覺也各自為政了起來,連要吃個飯都很難空出共同可行的時間,更何況唱歌?

    那時一起瘋狂愛唱的歌,漸漸,也不再唱了...  儘管多年以後的如今聽到幾段前奏,仍會下意識地心底雀躍起來,暗暗高聲吶喊: 我會! 我知道到怎麼唱! 歌詞搭著旋律、能一字不漏一音不跑,老實唱出來到整首歌完結為止。可那僅止於自己關起門來在浴室的邊哼邊唱邊回憶邊暗爽,已不再是昔日那種眾聲喧嘩的眾樂樂了。

    與同事魚貫步入訂好的錢櫃敦南小包廂。 

    裝潢沒太多變化,就是從桌到椅連電視與喇叭都黑壓壓的色調,光線仍是一樣黯淡昏黃。音響有我對錢櫃的印象--響又大聲,加上大家點了旋律強烈節奏重的HIGH歌,把音量再調得更大聲,有幾度以為自己簡直要聾了。

    有幾個同事年紀小的讓我心頭不免微微一驚,民國74、76... 我開始小小擔心等一下他們看到螢幕跳出的,我點的歌,會不會滿臉問號,心底咕噥: 這是誰的歌? 這唱歌的又是誰?

    結果我似乎多慮了,有70幾到我忘記幾年次的小妹妹,點了陳曉東心理遊戲! 接著還有人點起鍾漢良的OREA,帥! 真帥! 他們怎麼可以這樣帥! 就算髮型以現在流行角度看來是有點土了、90年代舞步手勢的小繁複也顯的頗為過時,又儘管--這一間包廂內的我們,年齡差距有起碼將近一輪... 面對KTV螢幕中的陳曉東和鍾漢良在熱舞與拋媚眼時,大家的尖叫,還是齊聲大響的!! 這時候,我們沒有年紀的差距、沒有成長時代的殊異,你國小時候看到的不過就是我國中著魔般地狂迷的嘛,我們,在這晚復古風席捲的KTV世界裡,其實,都是一樣的!

    在同樣的時空,唱著同樣的歌--年齡? 某時代的流行? 其實沒有明顯的界線,誰跟我站在一起開口唱有著相同共鳴的歌曲,我就與誰是同年紀的人... 在我生日的這一天,我期許自己,永遠唱著自己的歌,永遠記住每一個唱歌的青春時分。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