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生日前一天,可愛的同事們幫我「暖壽」慶生,選了我們都愛的麻辣鍋大快朵頤,大口吃肉、高聲說笑、毫無顧忌與憂煩地跳TONE閒扯淡… 完全符合我脾胃與本性的一頓飯哪。

    我沒想到Monica和她親愛的老公陳大華還費心地拎了個小蛋糕前來,一到火鍋店就請服務生先冰進冰箱裡頭。在我們吃飽喝足後,獨留給甜食的胃就醒了,陳氏夫婦於是請服務生端出小蛋糕,陳氏夫婦以一貫地優雅、兼期待狀地一打開,大家就笑翻了-因為小蛋糕面貌歪七扭八,幾乎快看不出「原形」…眾人原已吃撐了的肚子笑到要爆破,有一大部份是陳氏夫婦對著蛋糕大驚失色的反應、比那塊可憐的小蛋糕更人感覺好笑哩!


    遞蛋糕給我們的服務生其實比陳氏夫婦還嚇-因為她很怕我們會責怪嬌弱的小蛋糕,是被他們不仔細安頓才在盒子裡默默「走山」變形的。其實我們不會怪誰啦,我是不在意這種事的人,蛋糕既然能這樣變形、那應該也能儘量「整形」回復它原有的樣態吧…

    於是陳氏夫婦非常煞有其事地「整」那顆蛋糕,還很堅持要插一根小蠟燭-花了很多功夫嘗試很多角度,怎麼插都插不直,跟比薩斜塔一樣,大家就只能在笑到叉氣中勉力完成蛋糕整形的任務…

    差點忘了要借火點蠟燭-陳大華竟然調皮地找來點火鍋爐子用的火槍!說是既然在火鍋店,拿打火機太無聊了、拿火槍點火才酷!


    就這麼一路胡搞瞎搞地慶生了,我應大家要求,默默在閃著燭光下的歪斜小蛋糕前,許下非常簡單明瞭的願望。

    二十幾歲時的願望,如今回想起總是又臭又長,當時還會幼稚地信以為真、其實是過份天真地服膺「許三個願望:前兩個要說出聲、後一個默默講給自己知道才會實現」這類招數。

    年過三十、不、應該是打從活到二十後三十前的階段,自己一回頭細數十幾二十出頭過過的生日與許過的願望,就很清楚感覺,那時的自己與過去的許願,可笑比感動要來的多很多!

    很多人、尤其女人,怕老怕年紀增長於是怕生日的來到。我則相反…我喜歡現在的生活現在的狀態現在的朋友,當下這一個歪歪倒倒的小蛋糕與一根勉強站立的小蠟燭,也遠勝過以前安排的那些通宵達旦的熱鬧KTV排場-過去的自己是活的比較慌亂而沒信心的、而過去的那些朋友於內心於現實後來都幾乎失去穩定的連結;但現在的我,越來越知道自己是甚麼要甚麼,這樣狀態下的自己所得到的一切,才能顯得多麼的真實明白而可貴。

    我發現我就像這一根蠟燭,我的人生沒有特定的路線與既定的模式,可以毫不顧忌地站在一個不成形的蛋糕上,以一個輕鬆自得的姿態,挺著腰桿穩住步伐、給我一把火槍、縱然很無厘頭,我照樣能優雅自在地大放光芒!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