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直接,好處是不拐彎抹角、清楚懇切地直搗問題或感觸的核心,無須費過多時間與心思和說話的對手攻防或猜疑。但也正因為說話直接,許多尖銳的部份未經修飾、鋒芒盡現之處常以或明或暗的姿態痛擊對方,這樣的言語傷害力最後也極可能回擊說話的自己、最終來個兩敗俱傷甚且老死不相往來的結局。
 
    我是個說話直接的人,個性使然,驅使我無法太婉轉以及扭曲矇蔽自己心智地說瞎話;但每字每句出口前,我都力求達到爽快、痛快而不具殺傷力的直接為原則。讓然感覺自己是個直接、但不傷人的人,是藝術、需技巧、重練習,也必須藉由過往一些不慎禍從口出的意外所得到的教訓、來琢磨精進自己說話爽直快活卻無殺傷力的能力。
 
    不久前見識了說話太直的人,所帶來的尖銳殺傷力,來自一位少有往來的親戚。
 
    她年近四十,罕見地帶老公小孩前來家中作客。席間我與她分享我將過年日本行美食照片配上感想紀錄、自費編排印製成的小書。她逐頁細看,邊看邊評論與發問: 
 
    --這誰負責編輯、排版面? 妳喔? 那妳有沒有看到妳第一頁的標點符號都沒對齊,妳都沒發現就印出來嗎?
    --這幾張照片可惜了... 看起來顏色好黑、光線過暗耶! 誰拍的、用甚麼相機拍的呀?
    --這就是日本的煎餃嗎? 哈哈... 妳覺得這跟我們的四海遊龍或八方雲集有何差別? 一樣吧?! 只不過比較大吧?!
    --日本拉麵吃起來真的好吃嗎? 到底是好吃在哪? 跟台灣的日式拉麵有不同嗎? 我超不喜歡吃拉麵!
    
    其實,以上這些發問與想法,都沒甚麼大問題,問題是出在說出口時的表情、語氣等態度,不是爽朗的那種直、而是不客氣的直,一種被磨得銳利無比的刀鋒出鞘、直直地刺入人心的直,顯然,這種直是刺痛的、攻擊式的、過分高調的、當場令人語塞且不舒服的。
 
    這位高談闊論的親戚一家離開後,除我之外的其餘家人,紛紛做出大鬆一口氣的表情,異口同聲地批那位親戚未免太直接了,只不過輕鬆地看一本輕鬆的、自我留念成份居多的自製小書罷了,怎麼好像拿著案件卷宗審拷犯人一樣的口吻說話? 著實叫人輕鬆不起來也不敢恭維哩。
 
    也許,多年密切與人接觸溝通的工作經驗洗禮下,我不是那麼直接了吧?! 又或者,我仍是直接的、只不過直接功力不若她的百萬分之一,所以一股"真是敗給她了!"的輸感,在她翻著我的小書說個沒完的那時,微妙地伴著看不見的頭上三條斜線、在心底冒了出來呢!!
 
    有有技巧的直接說話,呈現的是爽朗開懷無心機的好感覺、也許能視為一門藝術;反之,就成了傷人害己又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武器、被人視為沒人緣的眼中釘了。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