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慣常地打開音響聽廣播,聽見主持人在訪問作家王文華。
 
    王文華被問到了自年少起寫作經年、甚至靠寫作成名的心路歷程,他幽幽地說,寫文章其實是人人皆可做好的一件事,只要持續練習。如他,從青少年寫到中年,起出寫文章除了抒發己懷、更有幾分想要在女孩子面前,添增與散發自己才華魅力的心機意味... 隨年歲與人生經歷的增長與更迭後,寫作始終不渝地是自我救贖與實現的途徑、也是意外開啟事業另一扇成就之窗的可能。他鼓勵大家隨處隨時地練習寫文章,從書桌上的便條紙筆記本、乃至電腦裡的部落格視窗... 當下有太多可供寫作的處所與契機,端看自己是否願意把握與踏上,一趟趟寫作的練習旅程。
 
    我開始細想自己的寫作之旅,其實是為了整理整頓自己、進而為自己的自信與存在感強打基礎,而開始的。從小被稱讚到字寫的好看、所以沒甚麼專長的我,一股腦戀上提筆寫字的感覺。一點一滴從無趣的課堂課本、到趣味津津的課外讀物,汲取很多不同面向與風格的故事或散文的精華後,我開始用自己的想法與口氣,寫自己的文章。讀書時泰半文章是寫在考卷、作文本子、甚或作文比賽等場合,那只是供打分數或奪名次用的交代與應付性質;這麼愛寫的自己,當然不過癮於這種虛應故事的寫法,還買了自己喜歡的筆記本和筆,更加暢所欲言地寫。
 
    後來有了部落格,打字外加上傳照片公諸無遠弗屆的網路世界,更加便利也更容易被人看見與回應,於是電腦成為長期馳騁的寫作疆域,少了幾分青澀年代寫文章、那種封閉私密唯有自己知道與懂得的低調孤獨。不變的是,練習從未停歇,微妙的變化是,寫作綿長的旅程一路踏來,回頭看果真能窺見自己的成長。從絮叨的強說愁到爽快的練達、從混沌不明到豁然明澈... 這些轉變,在自己寫下的字裡行間與思維心性裡,雙雙可以被查覺。
 
    我無法想像不寫文章不閱讀的我會變的怎樣,我想肯定是很悽慘的。如果我沒如此寫作,我不能活成現在這般狀態的自己。我能樂於自由自在與自己和睦相處,逍遙灑脫卻不感覺孤單渺茫,全賴寫文章跟讀書的反覆循環與練習,這讓我忘記去在意太多外界的紛擾與複雜,與其說像一種逃避、還不如說是一場最簡單且靜好的自我療癒呢。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