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電子郵件方便普及的近幾年,挑選風格互異的聖誕卡片、提筆親手疾書對親友的想念與祝福,是不是已成一種old fashion,逐漸悄然式微於電腦螢幕前的彈指之間?
 
    似乎是的。每年聖誕前,買卡片寫卡片寄卡片的勤快率,於我似有逐年下滑的趨勢。今年至今才寄了兩張聖誕卡,一張往德國一張到日本;這週一問了郵局,到日本的能否趕在聖誕前送到?郵局小姐沒好氣地淡淡說,最近信件很多啦!就算寄航空信件也趕不上吧!?我隨口問了快捷的所需時間,沒想到郵局小姐的反應更加狐疑連帶冷漠,一副「有必要動用快捷寄卡片嗎?」的表情。我不禁開始揣想…傳統的手寫郵件、不論書信或是卡片,如果真會有一天希罕過時到瀕臨絕跡,到底是這種相較電郵顯得緩慢的方式,注定不會受時下講究快速的人們慣用;抑或是問題根本不是出在方法的快慢,而是出自人們內心對傳遞情感這回事、本就已心生一股孤絕且無所謂的情緒?
 
    打從心底還是對寫卡片給別人、或收到別人寫給我的卡片,充滿期待與喜愛的,遠勝過從電子信箱點連結,看著聲光動感十足、但有時效性且毫無人情味的電子賀卡。只是,快速流動變換的人際與境遇,常會讓人在信封上提筆寫收件人與其地址的那一刻,遂已心生不安、疑惑這卡片是否真能成功送達這個人手上?就連電郵地址,可能因為人們各自不斷轉換的身份與經歷,產生這類不知今夕是何夕的不可靠感。
 
    只有那些自己親手收下與閱讀過的卡片,還忠實地躺在自己小心收納的角落,偶爾心血來潮、拂塵開封細細重看,腦袋裡不斷如跑馬燈般迴轉出,與寫卡片的那些人、一起經過的那些時光與互動,卡片與回憶,如果沒有卡片掉了或毀了、自己沒有徹底失憶,就會是實實在在的存在與陪伴。
 
    最弔詭的莫非親手寫出去的祝福,似乎沒有特別值得收藏的方式與記憶的必要-那是收到自己祝福的人才要作的功課,就像自己不時會拿出一疊信與卡片重溫舊夢那樣。那些認真寫下的祝福,最終都到哪兒去了呢?祝福的人都還安好嗎、那些祈祝成真的願望都被實現了嗎?那些精心挑選的卡片與認真刻畫的字跡塗鴉,都被存放在哪裡呢?
 
    於是,幾年前有了這種習慣-把寫好待傳送的祝福,在寄送前一刻,以相機鏡頭拍下記憶並收藏。如果這些鏡頭都有幸被好好存檔,一段時日後重拿出來看,也是一種與回頭看曾收到的卡片,同樣有趣而百感交集的溫故知新呢…
 
(PS: 兩年前,百感交集地旋風式離開一段僅作了三個月的工作。當時適逢聖誕將至,臨走前收到尚不知我要離開的門市人員們寫給我的聖誕卡:我於是在離開前決定親筆回張卡片給他們,塞在信封前把寫好的卡片拍了下來…兩年後的我很好;而這張卡片與他們,不知是在何方、甚麼心情與模樣?)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