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到大的記憶與人生經驗中,「過年」之於我,非指西方社會的新曆新年、而是按照農民曆節氣走的舊曆新年-在小年夜前懷抱送舊、懷舊情緒去掃除整頓存在生活空間與心間的成堆積累,然後一身神清氣爽與參雜幾許雀躍地在除夕夜守歲迎新;在大年初一起早向身邊親友走春賀年、也上廟裡忍著香火繚繞與人聲鼎沸拜拜祈福;初二隨著媽媽回娘家,娘家恰好在漁村裡的我母親的家,等著我們坐定開飯的飯桌上,總是豐盛活跳的新鮮魚蝦海味…然後,初三、初四等接下來的日子,開始變得接近尋常,沒有太多非此時不作不可的流儀等著我照辦,假期裡可任性地讓意念與行動付諸合一與自由,朝向假期與純然的自由自在的結束,又放縱又不捨地倒數著。
 
    這樣過年的形式已在生命裡漸成一種復古、待成追憶的過去式。老親友開始在俗世凋零、往他界遠去;幼年長成了青壯,開始追尋並設定出,順應自己心性與意志的生命節奏與方向…我,就正屬後者。歷年過年時順手拍下的鏡頭,成為可珍藏與隨時拿出來回味的記憶,當下光景雖已無法重返,但追憶的滋味,可以是美好而恆久的。
 
    ~~兩年前春節返台南老家,這是老三合院大翻修前,最後一次看它以「老瓦厝」風貌呈現眼前。

    ~~一年前再回到台南老家,同一個區塊,老瓦厝面貌已改頭換面成這樣新潮了-不過老厝裡的老東西依舊完整留存,可手磨黃豆漿或米漿的老石臼、可釀存酒的老甕,擁有妝點嶄新後院花園的裝置藝術新功能。
    ~~餐廳裡,儘管已換上新式餐桌,古早時期趣緻地嵌上彩色花磁磚的圓木凳,還是捨不得汰換,照三餐繼續使用中。
    ~~去年大年初三清早,陽光透入老厝餐廳、灑落在飯桌與圓凳上的一景。
~~我很喜歡的兩個鏡頭。去年的南下過年,非常巧合地,我拍下兩個迎門而立的背影-彩色的攝於台南老家,年近九旬、依然能耳聰目明地自理生活、與我們對門為鄰的老嬸婆,探望她時,趁她想開門讓陽光與晨風納入家門內時拍下的;特別調成復古黑白效果的、攝於南投草屯妹夫家的祖厝,妹妹站在貼有「歲月」紅底金字春紙的廚房門口的背影。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