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一眼,按下電腦鍵盤上我認為最萬能的一顆”Print Screen”鍵,留下首頁畫面存放電腦以資紀念,因為,這個我寫了五年半的部落格,即將「搬家」了在離開前,像是過客每行旅一個難忘的地方,總想在轉身離去前留下些甚麼,拍照留影,通常是最簡易與最直接的一種留念方式。

 

    幾個月前,每每進入這間再熟悉也不過的「自己的房間」,頁面上方出現一行淺灰底的小字,提點自己,這裡要關起來了,好像被施以都更計畫,此處不能再讓你以原狀態住居、會另外安排一個更新更好的居所,等著你在即將步入歷史的原地先行整頓打包、謹慎帶走想留下的同時拋走可以捨棄也不覺可惜的,清處地打點妥當後,便可整裝上路,往新家遷去。

 

    人生中並沒有太多搬家經驗,但每一次搬遷過程,最辛苦難過的關卡,往往不在整頓那一關;當收拾好了家當,準備轉身的那一瞬,最是掙扎。

 

    有形的包袱就算形體多巨大而沈重,還是能在一陣使勁費功後拖搬移動;可看不見的包袱,卡在心底不是說拋就拋喊搬就搬。對一段過往種下深刻的留戀,那份感情等於依賴與不捨的總和、再乘以無限次的平方…它在人的心中兀自壯大終至難以計量,像萬年琥珀裡那一小隻停留在掙扎姿態的小蟲子,生命儘管已永遠停於一刻消逝的過去、但仍然堅持有所動作。

 

    以前的作家們,創作總下筆打字於紙張,沒有電腦供存檔、只有紙本手稿以留存。剛好逛書店自新書平台上瞥見王文興《家變》手稿被翻印成書,那一張張在A4紙上生動飛舞,揉合以作家隨故事創作的歷程、情緒、靈感而波動而起伏的手跡,就從第一張手稿左上角一小行「July 18, 1966開筆」開始、結束、保留;所有的情感盡留負於每一個生氣勃勃的手寫字及密麻麻的紙背上。現在寫作於blog的我們,可以「留」下的,會是甚麼…

 

    我點了點網路建議我按下的下載鍵-搬往新家之前,倘若擔心搬的不乾不脆就請先存取在舊家的一切後再走吧!清脆的click聲,花了幾分鐘,得到一個17.9MB的壓縮檔,這是我家當的總重量。把包袱般的「家當」備份在兩個disk,得到一股「安頓妥當」的感覺-這是五年半來,在這個房間填塞的生命經歷,保留的很是瀟灑輕快、卻也離開的如此不捨與艱難。

 

(P.S. 「自己的房間」新家, 即將選在痞客邦落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ane Yang 的頭像
Diane Yang

Diane's自己的房間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