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Diane的記憶心存摺 (7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忍不住要順帶一提,我和介紹我養小水滴的老同學,重逢的過程。
 
    當我們認識的時候,國中一年級,都只有十三歲呢! 如今都是近三十或已經滿三十的準熟女了。
 
    如今多年不見,透過一個為人熱心的國中、同時從國小五六年級就與我同班的超級老同學告訴我,說是今年二月底,擱了整整三四年多沒開的國中同學會,總算又開了! 雖然當天現場只到了十一個同學,但是大家都太久沒見,彼此的變化、與之前相見時比較之下、想當然爾自是差異甚鉅,所以大家忙著不斷分享交流種種關於自身的變化,也開始逐我們每一個人的座號一一唱名,不想遺漏地、訴說著每一個人的變化。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Do you wish you could 'turn back time'? In the UK, I even don not 'wish' to do so... I am asked to and allowed to NOT FORGET to do like this!!!!!!!!!
 
你希望讓時光倒流嗎?英國格林威治時間十月二十九日的早上,我從香甜睡夢醒過來,照往常先打開我的電腦,看看BBC,頭條新聞不是蓋達又想蠢蠢欲動地進行甚麼嚇人計畫、也非現在英國社會又出現何等詭譎或的人物或現象;而是斗大的一個標題:TURN BACK TIME…緊接這讓我感覺丈二摸不著金剛、奇異地頓時說不出話的標題之下的,是這麼一行「貼心」的簡潔扼要小提醒--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09 Thu 2006 23:14
  • 尼爾

    前幾天和幾個大學同社團的老友吃飯聊天。
    聊過去的點滴回憶,聊現在的喜樂傷悲,聊未來的夢想憧憬。
    與過去相比,現在我們所經歷與面對的一切,令我們感覺很難快樂,於工作、於感情、於人際...,感覺每一個領域都是水深火熱諱莫如深,所以我們在這一關關複雜的關卡中掙扎與磨難,所以我們容易感覺受傷感覺困難不快樂;莫非是因為,以前的我們,天真的不知天高地厚、幼稚的不能想像天塌了誰能去挺著,我們只一味專心地活在每一個當下,只管把書念好了、把活動辦好了、把上台要唱的歌練好了、把約會的時間地點對象搞定了,就會很容易地開心好久。
    為甚麼會這樣呢?好多人都在問:似乎,長的越大煩惱越多,活的越久越不容易快樂。
    因為長大成熟,是一直被是這麼以為的:長的越大、理應該越成熟懂事,那就得代表越來越有能力挺身而出、負責承擔、去挑戰與被挑戰,而這些,都是費神費力而又不一定會穩贏不輸的,因為這樣的你我,已成熟到會懂得為每一個努力與付出後的獲得與結果去算計得失利害,特別會越來越習慣對挫折與不順遂的部分放大檢視,鑽牛角尖地感覺傷痛與背叛的殺傷力,全因為你我越來越不知道怎麼去將這些討厭的困擾視而不見、連假裝的能力或勇氣都沒有了。
    尤其在講到工作這一塊,大家停不下來講著讓自己氣惱或委屈的人事物,有多麼荒謬怪誕,讓自己越來越不懂如何繼續試著理解並承受。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an 22 Sun 2006 23:14
  • 銷毀

    一年多前的畫面了.....,錄自好友的一場生日派對。
    大家按照身為派對主人兼主角的她的指示,試圖妝扮成上流社會的紳士或貴婦,在飯店房間裡搔首弄姿,大啖肥死人的披薩可樂,手忙腳亂地陪壽星拆禮物,瞎起鬨地捉弄她和心愛的男友擁吻,玩著她親自出題、高難度的比手劃腳遊戲,輪番在DV鏡頭前說出對壽星的祝福...。
    那些畫面,那些聲影,一分一秒一景一幕都被好友用DV給拍錄了下來。我還依稀記得我笨拙地幫她轉動鏡頭挪移角度與在它跟前促狹地擠眉弄眼的模樣,但那天之後我就再也沒時間找機會去看這一段畫面。它成了記憶,被小心翼翼地停泊在我腦海,與其他多如牛毛繁星、或遠或近或長或短的記憶們,在那已稍嫌擁擠的海面上相依。
    前陣子和這位好友小聚,談笑間回想起了這一段。
    「我還沒看過那一天拍的帶子呢!改天放出來給我們回味回味吧?!」我說。
    「妳再也看不到了啦!我把它銷毀了!」她幽幽地答,臉上飄過一抹不經意又難掩淡淡哀愁的神色。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年四季裡,最想念的季節。
    寒冬的凜冽冷風刺骨、冰冷空氣包圍,其實都是為了凸顯,想念與隨之而生的祝福所產生的溫暖而存在。又一個強烈大陸冷氣團籠罩的嚴冬夜裡,最想念哪些景色哪些事、哪段人生哪個誰?
    我想念兒時,一到此刻,我一定買一堆花花綠綠的聖誕卡片、一邊搔著小腦袋一邊小手振筆疾書寫卡片給同學給老師給親戚給已搬走的鄰家玩伴。
    我想念移民到冰天雪地的加拿大的老友、想念跑到日本東北工作的學姐,今年會下雪的好多異國城市都是大雪紛飛天寒地凍,想必你們一定好冷好冷,但願我遙遠但深沈的想念能隔空溫暖你們。
    我想念曾在過去每一個聖誕和我歡度的朋友,曾經一起開派對、不計形象地淨玩些怪誕又愚蠢、瘋狂卻快樂的遊戲的時光;雖然大家各自為理想為現實分離奔忙,我仍會用想念緊緊牽掛分散各處的你們。
    聖誕前夕,在最想念的季節裡,容我對每個由衷想念的人事時地物,將想念加上無盡的愛,化為最衷心的祝福,溫暖彼此;想念著想念著,我渾然不覺也不記得要感到陣陣寒意逼人了,這個冬天,將會好暖好暖!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是愛攝影的爸爸鏡頭下最閃耀的一顆小明星。

    因為是家裡第一個出世的孩子,因為是他三個小孩中最活潑的一個,我的獨照照片最多、我總是跟著爸爸的鏡頭走--從家裡的客廳到陽台、從植物園動物園到中正紀念堂、從爺爺家後院的小花園到外公家附近的小路邊、從馬來西亞的潔淨白沙灘到瑞士少女峰的皚皚高峰頂。

    這麼多鏡頭下的臉孔與身影,從稚嫩到青澀到成熟、從傻里傻氣到無憂無慮到千頭萬緒,我最鍾愛的是下頭這幾張,四歲時的獨照,那個戴著小竹編帽穿著小洋裝撐著小花傘的小女孩,每一個眼神流轉每一舉手投足,都是我行我素不受人擺佈的真情流露,直到現在一路走來始終如一,那個小女孩,總是堅持用自己的方式面對鏡頭、還有鏡頭以外的世界。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Oct 20 Thu 2005 00:30
  • 婚禮

    截至目前為止參加過的婚禮都不是很有趣。
    有趣的反而跟婚禮的最重點無關,舉凡和同桌相熟的親友故舊們東家長西家短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彼此間的過去現在與未來、一起對一道道酒宴菜色或鄰桌賓客或婚禮主角指點評比一番、相互觀察較量身上穿的臉上化的手裡拎的精心刻意行頭...。
    至於稱的上是婚禮真正重點的,司儀矯揉造作的開場串場、重要來賓的沒重點的滔滔演講、不知何時開始成為一種必要卻宛若雜耍的上餐秀...反而成了受邀的我們看在眼裡想在心裡,最不在意甚或最想詬病的橋段了。
    我記憶中最盡興的一場喜宴,是台南表姊的歸寧喜酒。
    沒有投影片沒有節目式的典禮排場當然也沒有幻麗的布置與燈光音響,因為那不過就是一場鄉下人式的辦桌,就是流水席罩著帆布棚,就在靠海的小漁村裡表姊家前的庭院,吵吵鬧鬧地、一堆親朋好友圍坐,節奏快速地上著一道道裝盤滿溢俗麗無美感可言、但滋味道地料豐實在的菜餚。邊吃邊吹拂帶有鹽田鹹味道的海風、不時得你一手我一手的揮趕飛舞桌前的蒼蠅;但是鄉下的親友們對彼此的說話打扮與成就完全不當一回事、只管問這好不好吃誰有沒有吃飽甚麼時候要敬酒要不要再乾一杯...。
    大家都很有默契地,不用甚麼主持人司儀引導流程,我們有自己的進度流儀,想大笑就大笑、想亂晃就亂晃,這粗魯但隨意至極的一切,與正襟危坐在金碧輝煌的五星級飯店會場裡根本不能相比也無法做到;最印象深刻的,莫過我的大阿姨吃飽喝足後拍拍屁股站起說的一句--「草地親戚、呷飽就走!」(台語發音)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嬰兒時期曾經因為頭圍過大、學說話跟走路進度都明顯落後,被當時已遭忍無可忍的疑惑包圍的媽媽帶去給醫師檢查我是不是智障了。
    好不容易剛剛會走路了,我在回鄉下阿公家過年時,獨自走近旋即掉入一條滿是深不可見的漆黑水肥堆積的大水溝內,幸好有路過的路人發現水溝裡有不知什麼的在動來動去,才一把將深陷其中我拉出地表重見天日,媽媽說我真命大,要是再拖晚一點甚或不被人發現的話,一定就是一命嗚呼去見閻羅王。
    我直到幼稚園小班時都還不會說也不會聽國語,去到幼稚園覺得老師和同學全都操著我未曾聽聞的外星話,然而他們卻全是以把我看做外星人的表情看待我,老師還主動央求來學校接我的媽媽趕快叫我講國語,不要再只說台語了。
    我國小體重就飆到快50公斤,國中畢業更是上看70公斤大關;身高卻勉強號稱150公分,制服百褶裙硬是被我穿撐到媽媽辛苦為我燙得每一條摺線都不復見、大腿內側因為太肥胖走路會互相摩擦碰撞而擦破皮。那時正值人生醜之顛峰的我卻不以為忤忝不知恥地狂愛搶鏡頭照相,嫌平時生活照照不夠過癮還去趕流行照一堆沙龍藝術照,結果現在每看一張就驚嚇噁心一回。
    上了大學體重還是6字頭降不下來,進社團第一次報到還被熱心卻無意白目的學長親切問候:「請問您是哪位學生的家長嗎?需要叫他出來跟您說話嗎...?」
    「我是來報到的。」鎮定地回答後,我暗暗下了一個此生最剛毅果決的決定:非得瘦到可以穿得下S號的衣服不可。在光吃了不知多少顆蘋果、喝了沒算多少罐的健怡可樂後,站上體重計我看到了小學六年級時磅秤上的數字--48,正式揮別了XL沒腰身的大T恤和33腰的牛仔褲歐巴桑式的波浪彈性燙髮型。漸漸地,聽到的讚美不再是帶有為難的其實很可愛,也開始有發自真心的變得好美麗。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很奇怪,當初怕的也恨的牙癢癢的老師,如今卻是我最常回想起也最感謝的老師.
    她是在大三時的日語練習課老師,當人無數,罵功一流,就連稱讚人的時候口裡仍不忘記悠悠飄著一股刺人的寒意.和學生的問答言談之間總是充滿趕盡殺絕般的挫人銳氣,不必等到我們滿心委屈不解地問她為甚麼對待我們如此冷酷毒辣不留情面,她就會先主動開口告訴我們她為何如此用心良苦--
    "我是先讓你們提早了解跟適應外面的世界啊!!出社會後會遇到多少殘酷的人和事啊,你們知道嗎?你們曉得怎麼應付嗎?"
     深陷她嚴格至極的教學地獄中的我們,完全不知也不想領略她的口口聲聲中其實是為了我們著想的別有用心,只知道每週四一大清早就得提心吊膽去接受她2小時絕無冷場的震撼教育簡直是要命的痛苦.
     現在我漸漸開始懂得明白了.在離開校園五年之後,在更像地獄的職場中與更多在明處或暗處與你過招的諸多奇人異事窮攪和,沒有厚一點的臉皮與強一點的心臟,怎麼能毅然挺住與豁然釋懷呢?!
     無可諱言,是這個當初被我們公認宛若鬼見愁般恐怖的老師,早早替我鍛鍊出一顆強有力的心臟,不單是挺的住來自她口中眼中或考卷或功課中尖銳難檔的質問與考驗,也挺過後來人生的幾番起伏與風雨給我的無情試煉.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聽廣播的時候,不經意聽見節目中受訪的來賓相主持人說著他周遊多國,行經各條著名河川,在河畔的遊歷與記憶.
    從家鄉的河堤談到泰國的湄公河,歐洲的萊茵河...從童年回憶描述至水上人家的日子與許多美麗河岸流動映照著的歷史背景與風情...,也牽引出專屬於我自己的一段河濱記憶.
    我的童年,從呱呱墜地到小學二年級,都在永和度過.
    我最常跟爸爸妹妹到一個叫河濱公園的公園遛達.
    公園很大很大,不知它真的是幅員遼闊還是那時置身其中的我實在太幼小了,我常常感覺公園沒有圍牆,沒有邊界,除了靠近河的那一邊可以清楚望見高高的河堤.
    最常在周六或周日向晚黃昏的時刻到河濱公園.公園裡鄰近一個小小司令台(那時不以為怪,現在回想起來,才覺公園裡和體育場或學校操場一樣有司令台很妙!)的地方總有很多有趣的攤子--打彈珠台,撈金魚的攤位,射汽球,套圈圈...我常常伸手向爸爸要零錢,流連這些熱鬧好玩的遊樂攤位,贏來一條過一條的夢17香水口香糖和小玩具小玩偶,提著一袋游動靈活輕快的,有紅有黑有白也有花的小金魚踏著金黃的夕陽餘暉漫步回家.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