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奇怪,當初怕的也恨的牙癢癢的老師,如今卻是我最常回想起也最感謝的老師.
    她是在大三時的日語練習課老師,當人無數,罵功一流,就連稱讚人的時候口裡仍不忘記悠悠飄著一股刺人的寒意.和學生的問答言談之間總是充滿趕盡殺絕般的挫人銳氣,不必等到我們滿心委屈不解地問她為甚麼對待我們如此冷酷毒辣不留情面,她就會先主動開口告訴我們她為何如此用心良苦--
    "我是先讓你們提早了解跟適應外面的世界啊!!出社會後會遇到多少殘酷的人和事啊,你們知道嗎?你們曉得怎麼應付嗎?"
     深陷她嚴格至極的教學地獄中的我們,完全不知也不想領略她的口口聲聲中其實是為了我們著想的別有用心,只知道每週四一大清早就得提心吊膽去接受她2小時絕無冷場的震撼教育簡直是要命的痛苦.
     現在我漸漸開始懂得明白了.在離開校園五年之後,在更像地獄的職場中與更多在明處或暗處與你過招的諸多奇人異事窮攪和,沒有厚一點的臉皮與強一點的心臟,怎麼能毅然挺住與豁然釋懷呢?!
     無可諱言,是這個當初被我們公認宛若鬼見愁般恐怖的老師,早早替我鍛鍊出一顆強有力的心臟,不單是挺的住來自她口中眼中或考卷或功課中尖銳難檔的質問與考驗,也挺過後來人生的幾番起伏與風雨給我的無情試煉.
     可恨之人,必有可愛之處--那可愛總是在狠狠恨過一場後,終會赫然明白,並永銘於心.
     在教師節的這一天,如果被問起我會第一個想起哪個老師,我想我會提起她的名字吧,像當初最怕上她的課那樣地毫不遲疑.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