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嬰兒時期曾經因為頭圍過大、學說話跟走路進度都明顯落後,被當時已遭忍無可忍的疑惑包圍的媽媽帶去給醫師檢查我是不是智障了。
    好不容易剛剛會走路了,我在回鄉下阿公家過年時,獨自走近旋即掉入一條滿是深不可見的漆黑水肥堆積的大水溝內,幸好有路過的路人發現水溝裡有不知什麼的在動來動去,才一把將深陷其中我拉出地表重見天日,媽媽說我真命大,要是再拖晚一點甚或不被人發現的話,一定就是一命嗚呼去見閻羅王。
    我直到幼稚園小班時都還不會說也不會聽國語,去到幼稚園覺得老師和同學全都操著我未曾聽聞的外星話,然而他們卻全是以把我看做外星人的表情看待我,老師還主動央求來學校接我的媽媽趕快叫我講國語,不要再只說台語了。
    我國小體重就飆到快50公斤,國中畢業更是上看70公斤大關;身高卻勉強號稱150公分,制服百褶裙硬是被我穿撐到媽媽辛苦為我燙得每一條摺線都不復見、大腿內側因為太肥胖走路會互相摩擦碰撞而擦破皮。那時正值人生醜之顛峰的我卻不以為忤忝不知恥地狂愛搶鏡頭照相,嫌平時生活照照不夠過癮還去趕流行照一堆沙龍藝術照,結果現在每看一張就驚嚇噁心一回。
    上了大學體重還是6字頭降不下來,進社團第一次報到還被熱心卻無意白目的學長親切問候:「請問您是哪位學生的家長嗎?需要叫他出來跟您說話嗎...?」
    「我是來報到的。」鎮定地回答後,我暗暗下了一個此生最剛毅果決的決定:非得瘦到可以穿得下S號的衣服不可。在光吃了不知多少顆蘋果、喝了沒算多少罐的健怡可樂後,站上體重計我看到了小學六年級時磅秤上的數字--48,正式揮別了XL沒腰身的大T恤和33腰的牛仔褲歐巴桑式的波浪彈性燙髮型。漸漸地,聽到的讚美不再是帶有為難的其實很可愛,也開始有發自真心的變得好美麗。
    我一想到就會和我的舊朋友新朋友們述說著以上發生在我人生裡的真實。我說的句句實話、句句認真;他們聽的笑的笑、驚的驚,覺得簡直是笑話,不敢相信在我身上的確發生過這些笑話也似的實話。這種種,到底像什麼話,我偶然也會靜下來認真想;不過至少,當我肯定它們並不像也不是平淡無奇的廢話,而是瘋狂劇烈荒唐得活生生而血淋淋時,像什麼話、倒也不必容我太用心計較思量了。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