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目前為止參加過的婚禮都不是很有趣。
    有趣的反而跟婚禮的最重點無關,舉凡和同桌相熟的親友故舊們東家長西家短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彼此間的過去現在與未來、一起對一道道酒宴菜色或鄰桌賓客或婚禮主角指點評比一番、相互觀察較量身上穿的臉上化的手裡拎的精心刻意行頭...。
    至於稱的上是婚禮真正重點的,司儀矯揉造作的開場串場、重要來賓的沒重點的滔滔演講、不知何時開始成為一種必要卻宛若雜耍的上餐秀...反而成了受邀的我們看在眼裡想在心裡,最不在意甚或最想詬病的橋段了。
    我記憶中最盡興的一場喜宴,是台南表姊的歸寧喜酒。
    沒有投影片沒有節目式的典禮排場當然也沒有幻麗的布置與燈光音響,因為那不過就是一場鄉下人式的辦桌,就是流水席罩著帆布棚,就在靠海的小漁村裡表姊家前的庭院,吵吵鬧鬧地、一堆親朋好友圍坐,節奏快速地上著一道道裝盤滿溢俗麗無美感可言、但滋味道地料豐實在的菜餚。邊吃邊吹拂帶有鹽田鹹味道的海風、不時得你一手我一手的揮趕飛舞桌前的蒼蠅;但是鄉下的親友們對彼此的說話打扮與成就完全不當一回事、只管問這好不好吃誰有沒有吃飽甚麼時候要敬酒要不要再乾一杯...。
    大家都很有默契地,不用甚麼主持人司儀引導流程,我們有自己的進度流儀,想大笑就大笑、想亂晃就亂晃,這粗魯但隨意至極的一切,與正襟危坐在金碧輝煌的五星級飯店會場裡根本不能相比也無法做到;最印象深刻的,莫過我的大阿姨吃飽喝足後拍拍屁股站起說的一句--「草地親戚、呷飽就走!」(台語發音)
    前幾天,當我坐在高中同窗的喜宴席間,我們面面相覷地聽著司儀的冷笑話和看著不知所云的上餐秀,友人在一旁低聲慨道:「婚禮一定都得這樣搞嗎?」「如果是你會想怎麼辦?」時,我的腦海裡,強烈浮現與記憶與屬意的婚禮畫面與雰圍,盡是來自那場小漁村自家庭院的午後辦桌。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