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中秋,颳了個強烈颱風,雙十國慶以後,氣溫開始滑溜梯,一點一點地向下走。
 
    台灣的秋意,經常是不明顯的。依稀記得我還曾把不分明的寶島四季,導致我還沒感受到秋天的氣息、就直接迎向其實也不頂寒冷的冬天,這樣的觀察,在自己的房間裡,寫成小短文以茲感嘆過呢。
 
    沒想到也能在時隔經年以後的此時,來一篇大讚天涼好個秋的文章。
 
    開始穿起七分袖或薄長袖,開始夜裡入睡整晚不必開電風扇,開始一早起床受不住空氣裡的分外冰涼、連打好幾個好響的噴嚏,開始脫皮乾癢,開始想多吃多喝點熱騰騰的.....
 
    還有開始、早就已經開始很久的,思念。
 
    雖說秋意的濃薄,稱不上絕對與思念的深淺劃得上百分百正比的等號;可是來的特別早與強烈的秋涼,倒是格外勾起我將甜美珍貴的回憶、用心檢視用力思念的情緒。
 
    去年的此時,我在英國,碩士生的正式課程才剛剛開學,一顆想玩的心還是不安分地蠢蠢欲動,拿著行事曆卻下意識注意到聖誕假期的起迄日,盤算著該怎麼早早訂廉價航空的便宜機票去玩;上課就是放開心與腳步踏上新鮮與未知鋪成的路,怎麼走穩、通到何處都還懵懵懂懂不甚清楚;一到週末就想帥氣地搭COACH或是火車英格蘭走透透,記得去年約莫此時正計畫好要去林肯看達文西密碼拍攝點之一的林肯大教堂、和吃當地老牌肉店的傳統豬肉派...
 
    如今林肯早已是我地圖上打過記號的城市,當時在腦海裡奔騰泅遊的計畫也都實現,盡是一晃眼就已成為一年前的曾經了的往事了。
 
    一樣不變的是,那多一分嫌熱、少一分嫌冷的舒爽秋涼,不論是英國還是台灣都同般美好。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