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了可能沒多少人要信,很快地、開始想念在英國的生活。
 
    昨晚與尚在諾丁漢為即將結束的語言課努力的學妹線上即時通,我和她說,好想念英國,連夜晚CLUBBING拼酒狂歡後瘋瘋顛顛、大吼大叫的英國人,還有賣場裡大街上不時可見、因為媽媽不哄不理而哭鬧不休的小BABY都想念。這感覺,和去年剛離開台灣到了異鄉生活時,對台灣鬧哄哄的車水馬龍、流不盡的八卦口水會的偶然懷念,幾無二致。
 
    唯有出了家門(國門)許久後的人才能明瞭,在自己家賞的月亮時常常會被嫌棄不夠漂亮;跳出自己的筐筐才能把自己的一切,不論好與壞,看的更透徹想的更清楚。但是跳脫後,在別人家待久了,竟也開始不可逆地挑剔起別人家的月亮也沒比較圓,也是有很多丈二摸不著金剛的光怪陸離,可供批判與憂心。
 
    只要把一個地方視做自己的"家",或多或少都是如此,一開始看在眼裡、日久後嫌在嘴邊、而最終愛在心底。
 
    而那份在心底的愛,總是在真正離開那個家離的老遠那一刻開始,才能前嫌盡釋地流露而出;離的越遠越久,愛也跟隨著有增無減。
 
    你不會信也不會懂,如果你沒有身歷其境過。一段段長遠的愛與思念,總來自於一次次深刻的倦與離別。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