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試圖放寬心去接納,一個人想離開想反叛、卻永遠說不出這麼作是為了甚麼。
    但我就是不能忍受與原諒,一個人離去的時候,沒打一聲招呼沒道一句再見就走了。
    已經不是有沒有禮貌的問題,和有沒有家教倒也沒太多關連;一個不懂得不習慣為他的離去發出明確告示音訊的人,到底是在責任心這一塊,出現了觀念上的極大問題與混淆。
    就是不敢面對「向別人說不、同時也在對自己說不」的這回事而已,就是不願意也毫無勇氣承擔,發自內心的抗拒與叛逆,傷害與摧毀對方的摧枯拉朽後所能產生的怨對與苦痛。
    工作的場合上,不告而別,留下一堆即將因這不告而別而一個又一個難堪的大天窗。
    感情的世界裡,不告而別,留下一直為這不告而別苦苦等待答案與奇蹟而失心瘋狂的對方。
    不負責任,表面上主動而強勢、帶點能奈我何的桀傲不馴甚且是自以為是的離經叛道;說穿了看透了後,習慣這麼做的人,都只不過是在極度害怕承認自己的過失、拒絕面對自己的軟弱而已、儘管造成如此過失與軟弱的自己的問題源頭搞不好根本不是自己,卻還是選擇逃避,選擇裝聾作啞。怎料問題的浮現不能因為故作沈默的不告而別,而變得無聲無息。
     就算會讓姿態醜陋、就算會讓氣氛僵冷、就算過程難免驚濤駭浪、還是要有說再見的勇氣,當成一種自然而然的習慣、一種下意識的反射動作,離開的時候,請一定要說一聲再走。
     不告而別,最對不起的,不是被拋下的那些事、那些人,終歸是那最怯弱的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ane Yang 的頭像
Diane Yang

Diane's自己的房間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