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東京,到處都充滿了自由,多到走在路上常會不經意地踩到。
                               -- Lily Franky 《東京鐵塔》
 
    東京真的是一個自由滿溢到隨腳都可踏及的城市嗎? 記憶中的東京,真的是可以看到很多,你本能或下意識覺得,不可能同步並存於同一個時空下的人事景物,比如莊嚴古典的明治神宮,隔沒五分鐘腳程的過兩條街,就是打扮奇異的年輕人和便宜新掀貨滿街賣的竹下通。神宮前的那塊空地,不知現在還是否如此,我記得每次去都經常可見,裝扮得像漫畫或是中古世紀跑出來的人的COSPLAY重度成癮愛好者。總是讓懷抱著一顆明澈平穩如鏡的心、閑適地繞完明治神宮裡裡外外一大圈出來後的我,被突如其來的超衝突與脫離現實的畫面,猛烈地震撼,從眼睛直通心底。
 
    又好比新宿,若是從JR山手線的西口一走上來,看到的都是一排排線條色調流線而簡潔的辦公高樓(多數據說是公家機關所在),靜靜而井然有序地聳立,說不出的嚴肅與秩序感讓你走在其間步履都變得規規矩矩、暫時忘卻旅遊書上所描述,新宿是百貨商家林立敗家女必敗金無數、難以空手而返的地方;可是一出了東口,櫻花電器屋的紅底白字、マツモトキヨシ藥妝店的黃底黑字霓虹招牌,又大又閃地對你放電放光,對比顏色的快速交替閃爍項是對你眨眼示意,要把一時還很茫茫然不知從何逛或買起的你,硬生生從外頭吸進它懷裡不可。還有走深點那一彎"歌舞伎町"的大拱門,夜裡一踏進去,兩旁盡是毫無遮掩、露奶開腿的酒家女風騷寫真,在燈箱上排排秀任君挑...,不過就是一個在西一個在東,就有宛如天地之遙的反差,共處同一區域之中。
 
    我想所謂東京裏的、俯拾即是的自由,應該偏向"兼容並緒"的意涵與境界。你可以找到短暫的平靜、嘩然的超脫、唯物的現實、片刻的激情。進出穿梭在一個個你想要的氛圍裡,當你在那圈圈之外,它是虛幻;當你渴望傾全力全身而入,它是實;進出盡其在你,喜樂傷悲滿足虛空也隨你去感覺。而這些看似遙遠的一個個虛虛實實,卻都只是相隔幾步路或幾條街或幾個電車站的比鄰存在而已。
 
    自由,原來不過就是,創造並賦予人,可以短暫而任意地來去,每個想到的地方的可能與權力。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