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是很短很短的,如果你問我,一年有多長。
 
    2006年的仲夏,八月十一日,我踏上英國的土地,大半的時間當然是克盡學生本分地在這塊土地上生活、學習、走走看看。其間自然也不能免地把握地利與預算之便、到了歐洲其他國家浪跡天涯。2007年的仲夏(這說來勉強,我必須無奈地承認,在英國,今年嚴格講根本沒夏天,因為一點都不熱,還冷的有台灣晚秋初冬的感覺呢!),即將,在明天,我要飛離這一塊異鄉的家,回到最初的地方。
 
    整理行囊時,過程中一度異常慵懶。一方面是擁有太多雜七雜八、二方面是懷抱很多念念不忘。空蕩蕩的大箱子三兩下就被塞擠的滿滿的。被裝進去的沒有甚麼是可以捨得的,超重了該怎麼和機場地勤求情,成了我明天出發踏上歸途前,必須好好預習的功課。很久以前的一首歌,歌詞有一句是這麼唱的:
 
    "過去的記憶,是我沉重的行李;不願帶走、卻也拋不去。" 
 
    說"沉重"太沉重,我情願解讀那是甜蜜的負荷;我不確定記憶需不需要、或適不適用"帶走"這一詞,但"拋不去"是肯定的,為甚麼要拋去呢? 至少這一年,認真生活下,所刻畫的人生軌跡,是再美好不過的記憶。不但不要拋,還想要緊抓不放手呢。
 
    這一年有些遺憾的,一些當初還在台灣時,嚷嚷飛去不可的地方,終歸因為時間有限 (看吧,我就說一年很短) 沒能造訪: 巴斯、巨石陣、蘇格蘭、尼斯湖(水怪)、愛爾蘭、捷克、希臘、葡萄牙(里斯本)........ But somehow, I've visited many cities/countries in this year, so it's okay for me, after all, "You win some, you lose some, that's life".....
 
    下一次再來英國,還有歐洲,不知會是多久以後的何時。這一年,常常與同是異鄉遊子的同學們談天說地的時候,彼此都難免抱怨英國的一些不美好: 難吃的Fish & Chips與其他乏味的糟糕食物、變化無常的天氣、捉摸不定的人、單調無奇的生活型態 (似乎除了pub, clubbing, Tesco或逛逛街看看電影,就沒太多其他了不起的娛樂)... 但是,直到要離開了,才老實感覺它也不是那麼的糟。人,對於自己待上一陣長時間的"家",總是愛恨交織的,非得等到我們終須與英國一別的頃刻,這種微妙的心緒才會冒出來扣住自己的心。
 
    也許等會兒出門,我會再繞到Lace Market附近那間Tommy推薦的Kebab,再吃它一回!
 
    也許等會兒出門,我會再度走到羅賓漢射箭雕像的跟前,還有附近那個傳說全世界第一老的PUB,還有附近Melanie老師說專賣諾丁漢手工蕾絲的小舖去逛逛。
 
    去繞繞我最愛的一條小徑King's Walk,和好友們吃過兩次的Petit Paris法式餐廳,還有我最欣賞的小店JOY都在那。
 
    去校園裡走走吧,圖書館、COSTA COFFEE、CHAUCER、DICe Building...,或者該爬上坡,望望我住了近一年的"老家"GILL STREET呢?!
 
    不多寫了,在明天傍晚飛機起飛、正式說Farewell前,我想溫故知新的"景點"還真不少,看來我得趕快抓緊時間,上路了!!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