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林克孝日前山中遇劫意外身故,他窮其力畢其心、找尋沙韻之路的漫漫心路歷程,才在媒體因他的猝逝而群起報導下,給揭露而出。

    沙韻,一個日治時代時的台灣原住民少女,據傳在大好芳華時,在一趟替日籍老師送東西的途中,不慎失足落橋、墜入湍湍河水而逝… 有一說指她當場死了、也有人說少女並沒死、只是失蹤;甚有傳說,她在意外後大難不死、幸運獲救、但日本戰敗退守台灣後,國民政府接續統治的台灣社會下,肯定不見容這位日本殖民時代的愛國少女,沙韻只能避風頭、隱姓埋名大半生,神隱於深山內,低調孤絕、終至暮年…

    一場生死不明的原民少女意外,沙韻,就此搖身一變成日治時期的,愛國象徵。她的際遇,神秘如謎又悲戚。當時的日本因為她,拍了電影、更譜出一首傳世經年的「沙韻之鐘」,這也是很多中、老生代台灣人,孩提或青壯年時的聽覺記憶-月光小夜曲。

    在那個物資與科技均匱乏、沒有網路、沒有電視、沒有便捷複雜的人際網絡交錯的年代,單純地傳唱或聆賞一首歌-不管是透過旁人的口耳傳遞、或是透過老曲盤或收音機,收聽流洩出的每一個音符、每一串旋律、每一句吟唱,在在是難得的娛樂恩賜。也許,正因如此,這首歌之於長輩們,記憶深切、意味與情感格外深重。最近,我家老爸,就反覆哼唱月光小夜曲,欲罷不能-他說,這是他爸爸年輕時常掛在嘴邊唱的歌,他聽著聽著,就學會了。

    爸爸的爸爸愛唱的歌,傳到了爸爸的女兒,我的耳朵。隨手在youtube上搜尋,無意間找到這個版本,蔡琴沉穩感性的低音,配著寧靜如夜又如流水行雲的鋼琴伴奏,LP版本透著真空管發聲,黑夜裡獨自聽來,很是感動。果真,我也跟爸爸一樣,很快地學會了,一遍又一遍聽與唱,一種無盡的迴旋。

    很多謎一般的思緒與感觸,從沙韻的迷離身世、到世間男女的情感心事… 在靜好皎白的月光下,或許始終如謎費解;也或許,可以清晰鑑明… 我只能說,以前的人才是寫歌詞的高手,寥寥數字,就能觸動感慨與想像,萬萬千千、直到無限。

    文章標籤

    月光小夜曲 沙韻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