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如果當初有被選入海選,接著再有幸突破海選的人海、進入決選,10月1日這一天,我,應該是站在國父紀念館的舞台上,面對日本NHK揚聲歌唱in台灣的鏡頭,唱著日本歌,然後,10月底某一天某一小段片刻,我那舞台上的聲音與身影,會在日本NHK頻道,全國放送。

    以上,純屬不會發生的幻想。因為,沒進入海選、就連單純索取入場參觀的門票,也會接獲落選通知! NHK,妙哉!

    10月1日這一天,我比平時上班還早起,下著滂沱大雨的週六早上七點半,跳上遊覽車,目的地是桃園縣復興鄉、與大學合唱校友團的朋友們,出遊。

    承蒙老天眷顧,遊覽車到了桃園境內,滴滴答答的惱人雨水一滴也沒、朝氣蓬勃的陽光露了臉。

    我們是陽光的團體,每到一個目的地,下車就是一陣乾爽、玩到要上車,雨才開始下。同遊的每個人都對上天給我們的強運,嘖嘖稱奇!

    在車上的時候,儘管窗外有時陰風慘慘、細雨飄飄,車內倒是繼續陽光燦爛。愛唱歌的我們,怎可能放過音響、伴唱帶跟麥克風? 所以,大家把遊覽車當KTV包廂,輪番翻著厚厚的點歌本,一首過一首地點歌、飆歌。

    坐在我一旁的Viola學妹,不知哪來的靈感,無意間瞥到日文歌的頁面,說: 學姊! 妳唱這首吧!

    她指著: 津輕海峽冬景色。

    我心中首先閃過的OS是: 學妹呀... 妳怎麼知道,我是真、的、會、唱、這、首、歌!

    姊姊是有練過的。只是,當Viola興高采烈地幫我寫點歌單、衝上車頭去交歌單給領隊的那一刻,我真的害羞了。演歌再怎麼意義深奧又重大,畢竟,難免顯得老氣橫秋。我這一唱,該不會把年輕到小我一輪的學弟妹、還有一些學長姊同行的小孩子們給嚇著了?!

    輪到我了,拿著麥克風的手竟然微微發抖,是因為我坐在車尾、屁股底下剛好是後輪胎的位置? 還是冷氣孔正對著我呼呼吹?

    哪來這麼多藉口牽扯哩? 說穿了就是我在緊張!

    好像很久以前,參加日文系的卡拉OK大賽,要走上舞台的那瞬間。等在簾幕後的我滿手冰冷、手上握著的麥克風也是冷吱吱,等舞台彼端的司儀報完幕叫了我名字、台下響起掌聲,我走出簾幕站上舞台正中央,台上的燈光好熱,霎那間好像從極地瞬間移動到赤道,又冷又熱地,忘了發抖,只記得唱、唱、唱。

    就是愛唱才想上舞台唱的,這場合上的一切,於是,都是我自找的! 唱吧! 管他那麼多,就當台下坐的都是大西瓜! 他們看的見我、我面對的台下可是一片黑壓壓,誰也看不清楚。所以,沒甚麼好怕的! 就這樣,我大學四年,年年參加日文系卡拉OK,最後一年得了冠軍,自小到大與大獎無緣的我,那一天好像飄在雲端,簡直活像作夢。還有評審的老師勉勵我以後跟當時很紅的宇多田光看齊! 哈哈,謝謝老師如此看的起我。

    遊覽車上的我,剛好坐在車尾,大家都安分地塞在座位上,我面對的是一堆椅背和微微冒出的頭頂。這就是我今天的舞台,我的歌來了、開始唱了! 大家笑了、也給我不少呼聲與掌聲。

    我喜歡這個舞台,顛簸的遊覽車車尾,echo頗大聲的麥克風,熱情給我掌聲的老朋友新朋友們,還有唱罷後,Viola對我說的那一句:

    妳當初報名NHK,應該拿這首歌去報耶! 如果妳報這首,搞不好妳就會入選了!

    傻瓜呀! 學妹,如果姊姊我今天跑去上了NHK的舞台,我就不能在遊覽車這個流動的陽光舞台,唱歌給你們聽了呀!   

   

    全站熱搜

    Diane 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